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逍遙仙醫 > 第86章 中毒
    <!--go-->    吳云認真的斟酌著這番話,聽起來的確有幾分道理,但是完全忤逆了內功學。自古以來內氣由丹田所孕,而如今卻變成了心臟,這倒讓吳云有些懷疑起來了,這書有幾分可信?

    管他的呢!反正修煉這個也沒什么害處!他想著《天巫雜論》里面的第一重,人乃靈氣所孕,所謂通靈者,乃擁最純靈體,從而刀槍不入。通靈者必先辟谷三日,再練氣由心生,方可練成靈體。

    對于長期受到鍛煉的吳云來說辟谷三日倒是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氣由心生到底咋搞啊?這書只對氣由心生留下四個字,自行領悟,沒差點把吳云氣的吐血。

    吳云閉上了眼睛,開始自己的辟谷行動,三日之后他終于可以進食了,他先給自己坐了一碗清淡的小粥喝了下去,他吃的是狼吞虎咽,雖然對于辟谷三日沒問題,但是他肚子終究還是餓啊!

    吳云忽然想了想自己的五指針法,倒是也有好幾天沒練了,想前幾日著司徒老爺子夸他學得快,心中自然得意的很,但是到底學的是什么程度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雖然控針和領悟力極高但是控針不穩,領悟不到位,沒能與針融為一體,也沒有達到通感銀針地步,這才是他的死脈啊!這幾日在辟谷期間他也嘗試著氣由心生,這體內的內氣果然穩定了許多而且有增強的趨勢。

    他摸著脈門手持五道銀針,神色一凌,快速的擲出那五道銀針發出極其刺耳的悲鳴,似乎劃破了天際,那五道銀針狠狠的刺入墻壁內,墻壁上開始出現了裂痕,吳云頓時一驚,這……進步也太大了吧!

    詭異!僅僅這三天辟谷和感悟氣由心生,居然能如此強硬的將這五指針法拉高一個層次,這簡直就是質的飛躍啊!實在是厲害,吳云心情頓時大好,這三天的辟谷的痛苦也總算是沒有白受。

    他心想著等下一定要將這氣由心生給感悟到!奇怪的是他氣由心生明明也沒有多少感知,但是卻能如此大大提高他的陣法,那如果全部領悟?吳云不敢相信完全領悟之后他的陣法是什么地步,反正一定非常厲害強大。

    正在行氣之間,突覺事情不妙,正想站起身來,突然覺得天旋地轉的。

    “不好,有人在空氣中下毒。”他心里剛叫了一句,然后整個人便暈了過去。過了片刻,便有人從吳云房間走出,扛了一個大大的麻袋趁人不注意下了樓梯,走到樓下的停車場將麻包塞了進車之后,便開著車子一溜煙的走了。

    在落花酒吧一個特殊的包廂里,司徒嫣然正守著昏迷不醒的吳云憂心不已。她是接到青云幫副幫主凝邵平趕來這里的。

    在東華市,凝家有著難以想象的勢力,和另外三大家族的公子被譽為東華四杰,并且還是東華地下勢力青云幫的副幫主,暗地里對蘇冰心心儀已久。今天他突然給司徒嫣然打來電話,說是要給自己一份驚喜,沒想到卻是昏迷不醒的吳云。

    “你說你什么時候才能醒過來呢?明明凝邵平給你喝了醒酒湯的啊!”司徒嫣然喃喃自語的說道:“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人家還真是有些擔心呢!”

    漸漸地,吳云像是聽到了什么眼睫毛微微的顫動了兩下,眼睛忽的一下子張開,身子從床上彈了起來,身子滾到床下。

    “你快走。”吳云醒來,雙眼充血,努力的與司徒嫣然拉開距離。此刻他感覺自己全身浴火高漲,需要找個人發泄。雖然如此,但沒失去理智,所以他一看到司徒嫣然就立馬叫她離開。司徒嫣然雖然是他的未婚妻,但他不能這樣跟她茍合。

    司徒嫣然被嚇了一跳,眼睛呆呆的看著吳云,忘了應該做出怎樣的反應。

    她是在是被吳云嚇壞了,以前的吳云一向都只是嬉皮笑臉的,哪里像今天這樣,身體顫抖,面目猙獰?

    不對勁!這是司徒嫣然的第一感覺,好像吳云受了什么摧殘似的,要承受著無盡的痛苦。

    吳云見司徒嫣然還沒有要出去的打算,嘶聲力竭的吼道:“我讓你出去。”

    司徒嫣然眼眶之中蘊含著淚水,非但沒有出去,反而將身體從床上爬了了下來,邁開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到吳云的身邊,聲音哽咽著,輕言細語的問道:“吳云,你怎么了?”

    此時的吳云尚且還有一絲理智存在,猩紅的眼睛瞪了司徒嫣然一眼,再次叫道:“快滾出去。”

    司徒嫣然咬了咬牙,不顧一切的撲在吳云的懷里,緊緊的將吳云抱住,帶著哭腔,說道:“吳云,你怎么了?你跟我說啊,你到底怎么了?”

    感受到司徒嫣然身上的體香,吳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雙手環上司徒嫣然的腰肢,一只大手開始粗暴的在司徒嫣然身上游動。

    這個時候,饒是司徒嫣然單純如一張白紙也知道吳云是怎么回事了?

    難道是凝邵平給的醒酒湯有問題?

    司徒嫣然來不及多想,感受到吳云粗重的喘息聲,還有他的那一雙大手在她身上不斷游動,試圖尋找突破點。

    嘶啦――

    衣服破裂的聲音在整個安靜的房間響起,仿佛優美的樂章在等待下一次節奏感的來臨。

    咔擦――

    又是一聲衣服撕裂的聲音傳來。

    司徒嫣然清醒了過來,看到自己的短袖t恤被吳云撕扯了裂開,露出兩片白嫩如雪的肌膚,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是的,她喜歡吳云,她愿意為吳云做任何事,也愿意將自己的身子交給他。但是,那都得吳云愛上她以后,不是現在,稀里糊涂的就將身子交給他。要是現在就將身體交給他,他會把自己看成是什么樣的女人。

    不行,堅決不能讓他得逞。

    吳云就像一匹惡狼,在司徒嫣然的身上侵襲狂虐,出手也不知道輕重,將司徒嫣然身上雪白的肌膚弄得隱隱發紅。

    司徒嫣然在跟吳云做著抗爭,可是她一個弱女子,哪能敵得過吳云?

    不一會兒,司徒嫣然上身的t恤就被吳云直接撕裂開來。

    佳人的軀體,自然是美得冒泡。胸前隆起一對山包,腰間沒有一絲贅肉。她的身體就像是造物主特意勾勒出來的一樣,胖一些影響美觀,瘦一點影響整個視覺。

    她就像童話書中走出來的精靈一樣,美艷不可芳物。

    吳云見身前白花花的軀體,嘴唇就湊上去。

    司徒嫣然伸手推著吳云,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掉。

    一個要進攻、一個要防守。一個身子往前湊,一個伸出雙手往前推。

    終于,司徒嫣然累了,她已經生不起反抗的力氣。

    “吳云。只要你記得我的第一次交給你的,那就夠了。”司徒嫣然喃喃的說道。

    “吳云。來吧,我給你。從今以后,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司徒嫣然再一次說道:“我都會給你。”

    遇上一個人要一分鐘的時間,喜歡一個人只需一小時的時間,愛上一個人要一天的時間,可要我忘記你卻要用上一生的時間。不是因為寂寞才想你,是因為想你才寂寞。孤獨的感覺之所以如此之重,只是因為太想你。

    我愛你,我就愿意為你傾注所有。

    多么美麗的愛情啊!

    聽司徒嫣然這樣說,吳云的動作僵住了,仿佛恢復了理智一般。

    “嫣然,你快離開這里。”吳云大聲叫道。

    離開?

    司徒嫣然苦笑著搖搖頭,現在上身的衣服都被你撕裂了,難道要我光著上身出去。再說了,凝邵平既然有心要對付咱們,那門他還不給你堵死。

    司徒嫣然看著吳云的身體在不住的顫抖,牙齒緊緊的咬住下唇,都已經滲出血水了。

    這一次,她主動的將身子靠近了吳云。

    她雙臂張開,將吳云抱在懷里。

    她就這樣**著上身緊緊的與吳云的身體貼在一起,她不顧一切的將嘴唇湊向了吳云的嘴唇。

    撕磨,啃咬,糾纏。

    禽獸,她還是一個如花般的女子,你這樣做會害了人家的。人家還沒有享受過一段美好的愛情,你這樣做簡直豬狗不如。

    你怎么能夠做出這樣的事?

    吳云腦海之中唯一幸存的理智在喚醒他,他不要命的推開司徒嫣然,弓著身子,頭朝前,奔著窗戶處而去。

    哐當――

    窗戶被撞開,吳云的身子也從窗戶上跌落下去。

    司徒嫣然快速的跑到窗戶旁邊,眼淚無聲的從眼眶之中滑落。

    這可是三樓!

    看著靜靜躺在地上的吳云,司徒嫣然的身體靠著窗戶的墻壁一下子癱軟下來。

    仿佛,這一刻,司徒嫣然的世界已經失去了色彩,天空已經變得昏暗,她的世界變成了純白,沒有一絲色彩。

    怎么會這樣?不應該這樣的啊!

    吳云,我喜歡你還沒有讓全世界都知道呢!所以,無論如何你都要答應我,不能出事。

    司徒嫣然還保持著最后的一絲理智,從地上爬起來,尋找之前扔在床上的手機。

    嘣-――

    青云幫副幫主凝邵平直接敲爛了手中的玻璃杯。站在他身旁的是他的副手文是非,此時兩人正站在吳云剛才跳下的位置。

    現在,那個位置上哪里還有吳云的身影,有的只是一點點殷紅的血液。

    他原來是不想跟吳云作對的,但是自從得知蘇冰心跟他的關系之后,他就覺得心里不平衡了,想找個機會毀了他。

    他們本來是在另一間房間里面監控著吳云跟司徒嫣然在屋子里的動靜的。可是誰知道,吳云居然跳窗戶了。

    本來這就是他設下針對吳云的局,讓吳云跟司徒嫣然發生關系,這樣的話,可以讓司徒家的人對付他,又或者直接將視頻遞給蘇冰心,讓他知道吳云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

    可是,現在吳云都走了。

    他怎么能現在就走了,他都沒有跟司徒嫣然發生實質性的關系?他怎么就那么走了?

    凝邵平淡淡的看了一眼天上的星辰,對著文是非說道:“你是個什么看法?”

    “全由凝少做主。”文是非說道。

    市人民醫院,一間病房里,吳云躺在床上,在床邊坐著的是蘇冰心。

    吳云現在根本就沒什么事情,只是來醫院為了讓醫生解決他被凝邵平下了迷藥而留下的后遺癥。他身手本就不錯,再加上修煉內家功法,提氣運氣,掌控好下降的力度,三樓對于他來說還真不是什么難事。

    只是下地的時候有些眩暈,腳被擦破了皮,就在地上躺了會兒。

    還好司徒嫣然打電話的時候就已經告知那頭有人吃的是迷藥,需要解藥,那些醫生在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將迷藥的解藥給帶過來了。

    凝邵平本想著在吳云墜樓的時候跟出來,但是他站在落花酒吧門口的時候已經發現有很多人圍著吳云了,再然后就來了醫院的車子將吳云裝上車了。

    “冰心,這么晚了,你睡會兒吧!”吳云看著還坐在自己病床前的蘇冰心,溫柔的說道。

    “我不累,我要陪著你。”蘇冰心倔強的說道:“對了,那嫣然她沒事吧?”

    吳云在蘇冰心過來的時候就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跟蘇冰心說清楚了,蘇冰心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吳云知道她的眼里其實還含著醋意。

    “嫣然她應該沒事,凝邵平還不敢對她怎么樣?”吳云伸手摸了摸蘇冰心的頭發,笑道:“將你不是我陪著我嗎?上來床上吧,我人也不胖,睡兩個人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才不要跟你一起睡呢!”蘇冰心面色嬌羞的說道。

    這個女人是極美的,尤其是撒嬌的模樣讓人新生迷醉。

    “好啊!你不跟我一起睡,那就我跟你一起睡好了。”吳云邪邪一笑,輕輕的坐了起來,直接跳下病床,將蘇冰心抱了起來。“現在你沒得選擇了。”

    吳云將蘇冰心輕輕的放到病床上,眼神柔情的看著她。之前雖然跟司徒嫣然接吻撫摸啊什么的,那時候都是藥物性質的,根本就不帶有絲毫的感情。

    而現在不同,現在可是兩廂情愿的兩個人在進行著世界上最偉大的情侶之間的對視。

    蘇冰心躺在床上,眼眸微閉,呼吸急促,胸前兩團飽滿也是隨著呼吸起伏。

    這個女人充滿了誘惑,尤其是躺在床上的模樣,能夠徹底激發男人心中的**。

    吳云是站在床下的,身子低著看向蘇冰心。

    見蘇冰心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嘴唇就情不自禁的湊了下去。

    咚咚咚-――

    就在吳云的嘴唇快要觸碰到蘇冰心的兩片薄唇的時候,病房的門被人敲響了。

    圈圈叉叉你大姨媽啊!什么時候敲門不好,偏偏這個時候敲門,打擾別人辦事很不禮貌好不好?

    吳云很是不情愿的走向門口,輕輕的將門拉開,問道:“什么事?”

    “先生,你要的晚餐。”門口站著的是一名穿著紅色皮衣的女子,她的左手托著餐盤,看上去就像小孩子一般,只是她的聲音卻無法掩飾她的成熟。

    “不好意思,我想你一定是弄錯了。”吳云說著就要關門。

    “一定不會弄錯的。”女子在這個時候突然從餐盤地下抽出一把匕首向吳云刺過來。

    9604

    ...

    ...<!--over-->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