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機甲時代 > 第34章 中央星域之諾藍
    蕭逐月原本還想問蕭子琰幾個問題的,不過聽得蕭媽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來,是在叫下樓吃早餐了。

    于是只得暫時作罷。而且,她還要去叫蕭小胖起床。

    “大哥,我先去過去叫小胖。”她說罷,也不等他同意,掀開被子跳下了床,穿上毛絨拖鞋就吧嗒吧嗒的跑出了門,朝著蕭小胖的房間走去。

    蕭子琰望著那個小小的身影,眼底掠過一絲笑意。

    ——

    自從有了蕭逐月之后,蕭媽媽的生活才真正豐富充實起來。

    每日早起為兩個孩子準備早餐,周末以及節假日便帶著他們去游樂園玩,或者單獨帶著蕭逐月去逛街。

    一個學期下來,她原本的那個衣柜早已經裝滿了,還是后來又增加了幾個,才勉強裝下了所有的衣服。這樣的數量,即便是她每天換一套,也夠不重樣的穿完一個學期。

    她原本在游戲里也算得上是個瘋狂的外觀黨,且劍三的蘿莉外觀大多都很萌。背包的容量十分有限,又還要隨身帶各種小藥武器什么的,于是就只能拓印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拓印了多少套外觀了。可是跟那一屋子的衣服比起來,簡直就是個渣渣。

    蕭媽媽這樣只要是看得順眼的衣服,都會叫她去試,然后直接讓人包上,送到蕭家大宅。有的時候忙了,就會直接聯系專賣店那邊,把當季所有的新款全送過來。這才是真正的不差錢的表現。

    蕭逐月甚至有一段時間,只要一想到換衣服這三個字,就覺得頭疼。

    蕭媽媽準備好了早餐,由深藍幫忙端到了餐桌上后,一抬頭,便看見大兒子穿著一身制服站在樓梯口處,視線落到另一頭。

    “呀,子琰你什么時候回來的?”蕭媽媽驚喜道。她之前還從蕭爸爸那里聽到消息,說他這次要去三級星域與蠻荒星域的交界處那邊進行訓練,少則半年多則一年都不會再回到家中來。如今忽然見到兒子回來,她在驚喜之余,卻又有些不安,總覺得不太對。

    “昨夜。”蕭子琰道。

    “沒發生什么事吧?”蕭媽媽有些擔憂的問。

    “沒。”蕭子琰謊話說得很順口,臉上完全看不出一絲心虛的表情。

    蕭媽媽一向很信任自己的兒子,特別是長子,從小就沒叫她操過心。是以,也就散去了心底的疑慮。

    而拽著蕭小胖的衣領把人從房間里拖了出來的蕭逐月剛好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有些無語,心想面癱也不是沒好處的,至少撒謊的時候不容易被人拆穿。

    仿佛感受到了她的腹誹一般,蕭子琰將視線落到她身上,與她對視。

    蕭逐月默默扭頭去瞪蕭小胖,“還睡,當心直接由小胖升級為大胖!”

    后者睡眼惺忪,一手還揉著眼睛,“你管我!”

    蕭子琰不過是看了她一眼,便率先下了樓。

    蕭逐月拖著蕭小胖跟在了后面。

    花了十分鐘的時間做完早餐日常之后,蕭逐月在蕭媽媽仍俊不禁的笑意以及蕭小胖毫不掩飾的嘲笑下,被蕭子琰抱上了樓。

    目的:補習功課!

    ——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個小小的身影坐在書桌前。窗外的陽光透過輕紗的窗簾照射進來,在她身上鍍上了一層淺淺的金色。

    木樁樣式的桌椅上,爬了幾條翠綠的藤蔓,不知名的小花靜靜綻放。

    小女孩兒穿著一身米白色帶蕾絲邊的連衣裙,露出了胳膊與小腿,腳上踩了一雙毛絨拖鞋。她右手手肘撐在桌上,手掌托著下巴,指間還夾了一只筆,正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望著前方的某處。

    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只見不遠處的光屏墻前站了一個身姿挺拔的年輕男人,穿著一身聯邦正式軍人制服,一手背在背后,一手指著光屏上的圖片,在細心的講解著。

    他原本是背對著小女孩兒在講課的,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講解到一半,他便忽然轉過身來,面無表情的望著那個坐得并不端正的小女孩兒。

    這兩人,自然就是蕭逐月,以及她的男神蕭子琰。

    蕭逐月原本是專專心心的在聽講的,奈何她的男神身材太好哪怕只是背影,也依舊帥得驚天地泣鬼神,她聽著聽著,就被誘惑了。

    于是,原本被蕭子琰矯正過的坐姿,不自覺的改變了。

    與忽然轉過神來的蕭子琰目光對視了兩秒之后,她才從花癡狀態清醒過來,立馬將手指間夾著的筆放回了桌面上,而坐姿也一下子轉變成他之前示范的樣子,抬頭,目光直視前方,背挺直,仿佛身后就靠著墻一般,兩手放回腿上。

    蕭子琰瞧著她做完了這一番動作,又過了兩秒,才轉過頭去繼續講課。

    蕭逐月則是努力保持這樣的狀態,一邊認真聽講。

    而這樣的情形每天都會上演那么幾次,蕭媽媽偶爾會上來看一下,事后都是捂著嘴笑著離開,而蕭小胖剛開始的時候,直接沖過來狠狠嘲笑了她一番,不過視線跟屋里的蕭子琰對上之后,一瞬間就慫了,灰溜溜的轉身離開。

    蕭子琰這次在家里差不多待了一個月的時間,使得蕭媽媽一邊打心底里高興,一邊又抑制不住的去擔心。

    好在,在她兩種矛盾心理突破平衡線之前,蕭子琰接到了蕭爸爸的通訊,第二天就要歸隊了。

    他離開的時候也是在夜里,將蕭逐月抱到了床上又替她蓋好了被子之后,在她額頭上落下了一吻,便轉身大步離去。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不曾回頭。

    蕭逐月望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后之后,視線望著天花板上,發了半天的呆后,便閉上眼睛入睡了。

    而在蕭子琰離開之后的第二天下午,順利完成了學院的實訓課的蕭子墨回來了。

    蕭媽媽原本因為大兒子離開而稍稍有些低落的情緒立馬高漲起來,而蕭小胖的心情卻是變得十分的差,沒辦法,任誰跟一個現階段在各方面都可以穩勝你的天敵同住在一個屋檐下,心情沒法好起來。

    不過,他這次運氣不錯。

    當天的吃過晚餐之后,一家人一起看,更確切的說法是陪著蕭媽媽看電視劇情的時候,蕭子墨簡單跟蕭媽媽說了一下這次的實訓課內容,以及他這次只是暫時回來住兩天而已,之后還要去參加下一次的實訓課,又得在外面待半年。

    蕭小胖聽得這個消息,當即就拍掌叫好了,不出意外的被蕭逐月白了一眼,以及被迫跟蕭子墨交流了一下兄弟感情。

    蕭子墨這次會中途回來,一來是怕蕭媽媽擔心,所以回來露個臉,二來是想他撿回來的萌蘿莉妹妹了,擔心要是長時間不回來,她會把他給忘了。

    至于蕭小胖,他也是想的,雖然是想揍他。

    于是,一夜休息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吃過了早餐,他便將蕭逐月帶出了門,據說是去參加幾個朋友的聚會,臨走前,還特意將成天好吃懶做體積幾乎暴增了一圈的凱撒給塞進了蕭逐月的小背包里。

    望著蕭子墨那張笑容格外燦爛的臉,蕭逐月忽然就有一種不太妙的預感,而這種預感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懸浮車停在了一個莊園的大門口,車門打開后,蕭子墨直接無視蕭逐月的拒絕,將人給抱了起來走下了車。

    幾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迎了上來,臉上都帶著笑容,渾身洋溢著特屬于這個年紀的少年的朝氣。

    他們走上前來,與蕭子墨打過了招呼之后,便將視線紛紛投向他懷里抱著的小女孩兒身上。

    “老早就聽說你家認養了一個女孩,就是這個嗎?”一頭亞麻色短碎發的少年率先開口問道。

    “幾歲了,叫什么名字啊?”另一個人接著問。

    “長得還行。”一個長相可以稱得上是妖艷的少年懶懶道。

    而唯一一個蕭逐月認識的人,則是直接朝她揮了揮手,笑道:“嗨,蕭秀秀!”正是那個曾經在入學測試時遇到過的金發少年蘭德爾。

    “你好。”蕭逐月不怎么熱情。

    “喲,這是不高興了?”那個長相妖艷的少年斜睨了她一眼,怪聲道。

    其余幾人則是十分好奇的瞅著蕭子墨。要知道在這半年的時間里,他們可是時常從他口中聽到關于這個妹妹的各種信息,且無一例外全是夸獎的話,聽得他們耳朵都快生繭了。一旦有誰敢提出一旦質疑,他就能二話不說拉著你出去好好交流一下兄弟感情,搞得大家對這個小女孩兒更加的好奇了。

    今日見到了,雖然看起來樣貌的確十分的精致,但除此之外,也沒發現什么別的不同之處。

    而他們此刻則是在等著蕭子墨暴跳如雷的拉著妖艷少年去交流感情,只是等了半天,也不見他有什么動靜,不由得有些好奇,這廝平時不是容不得任何人說他的寶貝妹妹一句不是嗎,今天怎么就轉了性子了?

    蕭子墨其實并沒有轉性子,而且聽著少年那怪異的語氣,他簡直快火冒三丈了,不過,他今日可是有準備而來的。

    “凱撒。”他平靜道。

    “怎么,我有哪兒說錯了嗎?”妖艷少年冷眼望著他。

    蕭逐月直接無語了,她就知道蕭子墨這廝帶著某只大型毛團過來,根本就沒安什么好心。

    果然,背包里的某只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于是小腦袋一拱一拱的,接著整個身子都鉆出了小書包,跳上了蕭逐月的肩膀,對著喚它的蕭子墨“汪汪”了兩聲。

    后者拍了拍它的腦袋,夸獎道:“真乖,晚上回去給你加餐!”

    余下幾人見此情景,都自覺的退得遠遠的,生怕被接下來的戰斗波及到。

    開玩笑,凱撒這小子一向是個死要面子的人,如今蕭子墨直接弄了一只觀賞性寵物給冠上了他的名字,他能忍下就有鬼了。

    果然,凱撒聞言,危險的瞇起眼睛,對蕭子墨道:“蕭子墨,你好樣的,既然你這么不想要這只垃圾,那我就免費幫你清理一下了。”他說吧,按下了通訊,對著通訊器道:“安格,帶著泰坦過來!”

    在這兒的幾人家里都是有妹妹的,聯想起小女孩兒們心愛的東西被毀掉之后那驚天地泣鬼神的哭聲,他們紛紛抖了抖身體,勸道:“蕭子墨你作死呢,干緊把這只小寵物帶走,不然一會兒被凱撒那只泰坦弄死了,你妹妹哭起來,咱們誰也別想好過。”

    蕭子墨自然是知道分寸的,凱撒的那只名為泰坦的異獸雖然身體龐大實力不凡,但其實只是五級異獸而已。可是蕭逐月的凱撒卻是八級異獸,盡管如今尚且還在幼生期,但等級擺在了那里,要知道異獸之間的等級可是十分森嚴的。

    只是,凱撒說完話便掛斷了通訊,也沒仔細聽那頭說了什么,在他掛斷通訊的一瞬間,一聲巨大嘶吼聲從后方傳來。

    蕭逐月也聽到了久違的系統女聲——

    警告!危險臨近!危險臨近!

    蕭逐月瞬間將目光挪向莊園的大門處,只見一只身軀異常龐大的野獸正向著他們所在的方向奔來,雙目變得一片赤紅!

    蕭逐月剛想提醒蕭子墨快閃開,卻又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只見原本乖巧的蹲在她肩頭的凱撒低聲吼叫了一聲之后,舉起爪子朝著那只奔來的異獸虛空一揮,空氣中憑空出現了五道手臂粗細的閃電,劈向那只異獸。

    雖然眼下的情況十分的不妙,但是蕭逐月還是忍不住無語了一下,心想這五道閃電劈一下人大概還可以,可是劈那么巨大的一只異獸……

    臥槽!

    她目瞪口呆的望著那五道閃電在接觸到異獸身體的一瞬間,體積猛然增大,最后將異獸的身體完全覆蓋住,片刻后,空氣中傳來一股焦臭的味道,只見那只原本發狂奔來的異獸被劈得渾身焦黑,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而凱撒這時從她肩上一躍而下,踏著優雅的步伐,走到了已經死透了的異獸身邊,對著它的腦袋凌空又揮出一爪,一塊散發著火紅色光芒的石頭被彈了出來。

    凱撒跳起來用嘴銜住,接著轉身朝蕭逐月走來,在她面前停下,將散發著火紅色光芒的石頭丟到了她面前,接著又“汪汪”了兩聲。

    蕭逐月保持著目瞪口呆的表情,機械式的低下頭去看那個東西,然后再次被驚到了。

    臥槽臥槽!誰來告訴她,那塊散發著紅色光芒的石頭,為什么那么像五行石?!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裝尸體的懶貓、solphis的地雷,摸摸大o(*▽*)q】

    →_→過渡章,馬上就去喂秀秀吃化肥,讓她蹭蹭蹭的長大

    →_→我已經不敢去數昨天有多少個去面壁的孩子了

    →_→今天好慘,又累又餓又怕。幫忙招呼客人什么的,站得好累,滿桌子的菜全踏馬的是肉,吃不了,好餓,回來的時候老爸把車讓給我弟來開,可是他還在考駕照途中,好怕

    →_→總結:不會再愛了

    →_→然后我要去弄吃的去了,留言晚點或者明天回復_(:3∠)_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