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機甲時代 > 第50章 中央星域之機甲大賽(完)
    如果有一天,有那么一個基本只會出現于美好幻想中的男人忽然出現在你的身邊。

    他家世極好,俊美不凡,卻近乎苛刻的潔身自好,身邊不曾出現過一個女人;他素來沉默寡言,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神情,卻唯獨對你言語和緩關心備至;他責任感極強,是一個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工作狂,卻會在你迷茫無助的時候,放下手中的一切趕到你身邊,他不會說什么安慰人的話,然而,只是簡單的三個字——我來了,便能讓你覺得心安無比。

    仿佛即使下一刻便是天塌地陷,也無需畏懼。

    如果,這樣的一個人同你一起生活了八年。陪著你從初來時的惶恐不安到如今的既來則安。期間教會你生活所必須的知識道理。

    如果,你是一個心智成熟的女人。對于這樣的一個男人,如何能不心動?

    所以,八年走來,蕭逐月漸漸淪陷,最終愛上了這樣一個男人。這個名為蕭子琰的,是她沒有血緣關系的哥哥的男人。

    只是,他那么優秀,讓她只能仰望。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他的感情越深。越來越在意,便滋生了想要與他并肩,能夠站在他身邊的心思。

    八年來,蕭逐月付出了多少的努力,終于等來了一次獲取榮譽的機會。雖然只是星域性質的賽事,但卻是她在中級學府期間,唯一能爭取的榮譽。

    抓住每一個機會。總有一天,她會走到與他同等的高度,讓他的私人收藏室里,擺上屬于她的無上榮耀!

    然而,還不等她踏完第一步,原本構建好的道路框架,一瞬間坍塌崩離,支離破碎!

    在摒除生存所必須掌握某些知識這個原因之后,她所有的努力,都只是為了他。如今早已生活無憂,他卻在忽然之間答應跟別的女人訂婚。

    她的努力,如今就只是一個笑話。失去了動力,也沒必要再繼續。

    ——

    “秀秀寶貝怎么了?”蕭媽媽見她臉色不怎么好,不由得有些擔心,“是生病了嗎?要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一定要跟媽媽說哦!”

    蕭逐月聞言,回過神來,輕輕搖了搖頭,道:“媽媽,我很好。只是星域決賽就要開始了,有些擔心。”

    蕭媽媽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寶貝,你已經很優秀了,媽媽以你為傲。比賽的結果如何,并不重要,因為你跟凱瑟琳并不是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只要努力了就好了,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蕭逐月抿了抿唇,點頭道:“我知道了,媽媽。我先上樓去了,媽媽你去忙吧。”說罷便轉身上樓,回了自己的房間。

    蕭媽媽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

    機甲大賽星域總決賽,是在第二天下午開始。

    一大早的,蕭逐月便爬了起來,洗刷穿戴完畢,下樓吃過早餐之后,便出門了。

    她不是要去參賽場地,而是去找人。

    因為軍部臨時有重要會議召開,蕭爸爸跟蕭子琰都無法來觀看她的比賽。不過,他不來,她卻可以去找他。

    下了公共懸浮車,繞了小道去往軍部的路上,卻遇見了意想不到的人。

    太陽再明媚,也總有照不到的陰暗地方。所以,哪怕是在中央星域這樣治安森嚴的地方,也會出現違法犯紀的事。拜敏銳的聽覺所賜,即使隔了一個巷子,她也能聽到拳腳狠狠加諸到人身體上的聲音。

    原本,她是不想去管的。只是,那個壓抑的悶哼聲,有些熟悉。

    運起輕功,攀上十來米高的貼墻,站穩了腳步后往下張望,便看到了那個算得上是熟悉的身影。

    自那次爭執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的容小柔。

    被四五個人圍住,有男有女,下手的力道一點也不含糊。她毫無還手之力,只能蜷縮著身體,縮在墻角,雙手緊緊抱著頭,盡可能的護住自己的要害,不被傷及。要不是其中一個女人抓著她的頭發迫使她抬起頭來,蕭逐月還認不出那個人是她。

    若這還是八年前初遇時的那個容小柔,蕭逐月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可是后來,她不知道因為什么,整個人變得仿佛是另一個人一般。同樣是手無縛雞之力,她卻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色,尋得庇護。

    蕭逐月扭頭朝兩邊張望了一下,發現這兒并不是絕對的死角,只要她張口大喊一聲,十之八、九可以引來巡邏的機器警衛。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選擇默默忍受。

    蕭逐月深深看了容小柔一眼,并不想插手。因為這是她自己的選擇。就在她轉身想離開的時候,卻聽到她嘶啞的呼救聲。

    “蕭秀秀!”容小柔壓抑著嗓音,嘶喊著,眼睛死死盯著前方。

    圍住她的幾個人愣了一下,循著她的視線看過來,便發現了站在墻頭的蕭逐月。

    “別多管閑事!”其中一個青年男人看著蕭逐月,警告道。

    “幫我!”容小柔的聲音隨后響起。

    蕭逐月卻搖了搖頭,“我只是路過,不會插手你們的恩怨。”想了想,又對容小柔道:“與其求我幫你,不如自己幫自己,只要你喊一聲,就會有機器警衛過來。”

    換了別人,她也許會搭個手,可這人卻是容小柔。

    她跟容小柔之間,從來只有利益交換,因為她最初找上來的時候,就是抱著目的的。在彼此有約定的時候,她可以幫她打發所有想要對她不利的人。如今交易兩清,她也可以看著她挨打而無動于衷。

    “趕緊走!”青年男人指使著女人狠狠扇了容小柔一耳光后,對蕭逐月道。

    容小柔嘴角滲出了血絲,卻固執的看著蕭逐月。

    “我幫不了你。再見。”她說罷,縱身一躍,跳下了墻頭。

    這邊的幾人嚇了一跳,那可是十來米高的墻壁,普通人這樣跳下去,絕對沒什么好結果。同時也松了一口氣,還好這個小女孩識趣,自己走了,不然他們今天的任務怕是不好完成了。

    “繼續。”青年男人話音落下,其余幾人便又繼續對容小柔拳腳相加。

    ——

    蕭子琰剛才參加了一個會議,回到休息室里,通訊器便響了起來。他看了一下通訊id之后,接受了通訊請求。

    “大哥,我想見你。”通訊器那頭,傳來少女清淺的聲音。

    他聞言,面上表情幾不可察的緩和了一些,問道:“你在哪兒?”雖然知道她今天下午有一場比賽,但在知道他今日有重要會議需要開的前提下還說出了這樣的話,也就代表了她現在不會在比賽會場,最有可能的地方是……

    “我在軍部大門口。”少女回道。

    果然如他所想。“我這就通知人去帶你進來。”蕭子琰說完,便掛掉了通訊,按下屋內的通訊按鈕,叫來他的勤務官,讓他去將人接進來。

    哈里待在蕭子琰身邊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了,卻是第一次接到這樣的任務,他不由得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叫他的指揮官大人親自過問。于是,帶著這樣的好奇,他驅車從軍部內區出來,來到大門口。見到那個站得筆直的少女的身影,他驚訝極了,又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再沒別的人之后,才敢相信,這么多年來身邊從來沒見有過一個女人的指揮官大人叫他來接的,竟然會是一個女孩!

    一瞬間,他又想起昨日聽到的傳言,據說指揮官大人即將訂婚,對象是北區那邊的顯貴家族的小姐,好像是叫羅琳。于是,他驅車過去,停在少女身邊,試探的喊道:“是羅琳小姐嗎?”

    又一次聽到這個名字,蕭逐月只覺得呼吸有一瞬間不暢,面無表情看了來人一眼,“不是。”之后便不再說話。

    哈里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將她請上了車,略帶歉意道:“抱歉!”

    蕭逐月微微搖頭,卻依舊沉默不語。

    于是就這么一路沉默的來到了蕭子琰的休息室。途中幾次被錯認,聽到那些人用十分的驚訝的目光看著她,用同樣驚訝的語氣低聲交談,猜測她是否是即將跟蕭子琰訂婚的羅琳。她第一次痛恨自己擁有這樣絕佳的聽力。

    哈里順利將人帶到之后,便回去繼續做自己的工作了。

    這是八年來,蕭逐月第一次來到蕭子琰的辦公場所。承襲家中臥室以及私人書房的風格,這兒也是以冷色調為主體。而跟家里不同的事,這兒再沒有那種出自童話世界的畫風不同的桌椅沙發。大約,他也沒想過她會來這里吧。

    蕭子琰坐在純黑色的辦公桌后,一邊在光幕上處理著公事,偶爾會扭頭看她一眼。

    她幾乎熟悉了他的所有眼神,不用他開口,她也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比如現在,他看過來的目光,明顯是在問,她過來做什么。

    “大哥。”蕭逐月咬著唇,小聲的叫他,“我想你了。”終究還是把這句話說出了口。

    很明顯的,蕭子琰的思想跟她不在同一頻道,他自發的將她的話理解成了另一個意思,并且安慰道:“下午的比賽,盡力就好,結果并不重要。”

    蕭逐月順著他的意思,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問道:“大哥,我聽媽媽說,你決定跟羅琳……姐姐訂婚了嗎?”

    蕭子琰不曾猶豫,直接點頭,“是的。算是了了媽媽的一樁心愿。”他又再一次的把她的話理解成別的意思,“你們不用擔心,即使訂婚,或者將來結婚,家里也不會有什么變化。我不會帶她到家里住的。”蕭家人向來排外,不會輕易接受別人介入自己的生活。

    蕭逐月聞言,面上沒有什么表情,心底卻是想哭。她在意的不是將來會成為他妻子的那個人會不會住到家中,她只在意,他即將別人訂婚。這樣冷漠得不帶一絲感情的敘述方式,證明他根本不愛,甚至不在意羅琳,會跟她訂婚,只是因為有這個需要而已。

    只是,既然誰都可以,那么,為什么不能是她,為什么不能等她兩年?!

    如果,她一早就把自己的感情說出來,結果會不會如她所愿?還是會比現在更糟?

    久違的系統女聲忽然響起——強制任務開啟,請打開任務面板查看!

    她驚了一下,而后看了眼埋頭工作的蕭子琰,不動聲色的打開了系統面板,調出任務面板,只見上面出現了一個新任務。

    任務名:重回薩拉爾

    任務提示:八年時光已過,初來之地忽然發生了某些奇怪的變化,請攜帶上得于此地的寵物,速速前往查看!

    任務時限:12小時

    失敗懲罰:強行抹殺

    她打開了自己的人物面板,果然,等級欄下面,出現了一個buff,已經開始倒計時!

    不清楚為什么一向和平,存在感幾乎為零的系統忽然間發布了這樣的任務,蕭逐月也沒有時間去思考了,強行抹殺這個懲罰,是她所不能承受的!抬頭看了一眼仍舊埋頭工作的蕭子琰,她一咬牙,心一橫,站起身來朝他走去,無視他疑惑的目光,一下子撲到了他懷里,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湊到他耳邊呢喃道:“大哥,我怕!”莫名的有些心慌,總覺得此去,不會如以往的任務那般順利。

    蕭子琰雖然不解她的行為,不過卻沒放在心上,道:“別怕,只要盡力就好。”他始終以為,她擔心的是下午的比賽。

    蕭逐月不由苦笑,卻也無可奈何,“祝我平安歸來!”中間那兩個字說得極其含糊,便是近在耳邊,蕭子琰也沒能聽清,沒等他想清楚,便覺得眼前一暗,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覆上了他的雙眼,下一刻,溫熱的呼吸灑在臉上,唇上傳來微微濕潤的觸感。

    “大哥,再見!”少女略有些緊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