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機甲時代 > 第世66章 黑暗世界
    這樣的事,其實怨不了誰。而且,這樣的例子,蕭子琰也見過不少。或許在外人看來,這樣有些涼薄了,但卻是能讓利益最大化的選擇。聯盟境內,每年失蹤的人口數目十分的大,如果每一個都這樣花費巨額的人力物力去尋找的話,聯盟的財政早就被拖垮了。

    可是,知道,理解是一回事,但當它真正的發生在自己身邊,并且與自己緊密相關時,接受起來卻很難。

    蕭子琰看著父親臉上嚴肅的表情,最終沒有反駁什么:“我知道了。”他說話,便起身離開了書房。

    蕭爸爸從書桌后站起來,走到門邊,看著他一手帶大的長子離去的背影,目光深邃悠遠。

    ——

    一樓禁閉室內。

    蕭子鈺坐在地上,背靠著金屬墻,一條腿伸直,一條腿曲起。這樣的動作原本是很瀟灑的,但由他做來,卻莫名讓人覺得有些好笑。

    禁閉室采用了最原始的人工鎖,而非智能密碼。蕭子鈺可以輕易攻破家中的智腦防護墻,卻沒有實力拆掉那手臂粗的鎖環。于是,他除了等著蕭爸爸發話放他出去以外,別無他法。

    蕭子鈺很清楚,他這次是徹底惹怒了蕭爸爸,估計未來幾天,甚至是更長的時間里,他都只能待在這里了。好在雖然控制了他的人身自由,封閉了星網入口,但并沒有完全屏蔽了網絡信號。于是,他打開了智腦,調出飛船被劫事件的最新消息,開始瀏覽,同時以郵件跟卡桑德拉彼此交流意見。

    【蕭子鈺:我被我爸關進了禁閉室,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出不去。】

    【卡桑德拉·愛爾柏塔:發生了什么事?】

    【蕭子鈺:因為秀秀的事,發生了一些爭執。】

    【卡桑德拉·愛爾柏塔:這樣啊。那以后有什么內部消息,我都通過郵件告訴你吧。聯盟這邊,搜尋還在進行中,范圍再一次擴大,已經延伸到灰色領域外圍了。我還爭取到了母親的支持,她同意派人組建搜尋隊,前往更遠的地方尋找秀秀,直到得到確切結果為止。】

    蕭子鈺看到這兒,心里忍不住難過。所謂的確切結果,用一句古話來說,就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要么找到秀秀將她帶回來,或者,帶回的是她的尸體。

    【蕭子鈺:你母親怎么會支持你?】

    商人重利,而卡桑德拉的母親作為聯盟最大的機甲戰艦生產商愛爾柏塔集團現任執掌者的妻子,更不可能愿意去做這樣一件付出遠遠高于回報不知道多少倍的事,除非有什么利益值得她去投資。

    蕭子鈺問出這個問題之后,過了很長時間,卡桑德拉才回復了郵件。

    【卡桑德拉·愛爾柏塔:很抱歉,我將秀秀是治愈系異能者的事告訴了母親,不然她不會愿意出資幫我尋找下去的。而我之前攢下的所有積蓄,已經快要耗光了。】

    蕭子鈺看了這段,心中情緒復雜無比。

    雖然不知道暗中支持這樣的搜尋行動需要多少資金,但那絕對是他無法想象的數字。卡桑德拉的確很富有,但這天底下富有的人何其多,誰的錢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有幾個人肯不計回報的為另一個人付出這么大的代價?

    【蕭子鈺:值得嗎?她甚至都不喜歡你……】

    這次,卡桑德拉的回復很快。

    【卡桑德拉·愛爾柏塔:為什么會這么問呢?不是所有的事都能用價值來衡量的。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我是心甘情愿的。至于她喜不喜歡我,那是她的自由。在做出決定之前,大哥問我,你就非她不可嗎?未來的事誰也不知道,但她卻是至今為止,唯一一個讓我心動的女孩。錢沒了可以再賺,但有的事,一旦錯過了,就會是一生的遺憾。或許我最終無法跟她在一起,但我不想將來為此后悔。】

    蕭子鈺看著這段回復,完全無法將寫它的人跟記憶中那個十分容易害羞,動不動就臉紅,就連說話的大聲了抖會不好意思的少年聯系在一起。

    或許,有的人只是不善于在別人面前表達自己吧。

    只是,對比卡桑德拉的態度,卻讓他愈發的覺得父母的行為涼薄。

    他不懂蕭爸爸作為一個上位者一個父親的額決策,也不懂蕭媽媽作為一個母親的取舍,他只知道,蕭逐月八年前在撒拉爾救了二哥,如今又以命換命救了大哥,兩條命的恩情,就能這么輕易的被忽略。而她在蕭家的八年所受到的待遇,以她的能力,隨便去到哪里,都只高不低。

    那邊,卡桑德拉又發來了回復。

    【卡桑德拉·愛爾柏塔:母親那邊說有重要消息,我得過去一趟,如果有什么新的線索,我會跟你聯系的,再見。】

    【蕭子鈺:再見。】

    蕭子鈺敲下這兩個字,發送過去之后,眼角的余光掃到前方似乎多了一個人影。他緩緩抬起頭看去,只見身著聯盟軍官制服的蕭子琰正面無表情的站在禁閉室的鐵欄外,目光直視著他。

    兄弟倆便這樣四目相視,相對無言。最終,是蕭子琰先開了口。

    “我不相信她死了。”他說。

    蕭子鈺聞言,別過了頭,不再看蕭子琰,隨意道:“你可以不相信,但這是事實。反正她只是收養的孩子,而且你也不愛她,還在乎這些做什么?”他這態度,明顯就是遷怒了。

    蕭子琰聞言,微微皺眉,嚴肅道:“父親母親做出的決定,并不代表我的態度。我要知道,她還活著的可能性,有多大?”

    蕭子鈺這才扭過頭來看他:“我不知道。但我不會放棄,直到,找到她為止!”

    ——

    灰色領域的邊緣地帶,某顆荒蕪的星球上。

    蕭子墨跟幾個一起執行任務的隊友躲藏在參天巨樹茂密的枝葉間,偷窺著遠處那場可怖的廝殺。即便他們都是聯盟最頂尖的士兵,無數次從生死線上掙扎過來,但此刻眼中都沾染了揮散不去的恐懼。

    從來沒有人見過如此多的異獸,成千上萬,數之不盡。從最低級可輕易清理的異獸到讓人談之色變基本只出現在各種真實紀錄片中的頂級異獸都在其中。異獸之間雖然等級制度森嚴,偶爾也會因為食物地盤或者配偶之類的原因彼此爭斗,不死不休,但這樣大規模的廝殺,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怎么會這樣?軍部的機密文件,不是這里很可能是低等蟲族據點之一,于是派我們前來查探的嗎?怎么會遇上這……”其中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眺望著遠方的景象,低聲問道。

    蕭子墨從懷里摸出紙質的文件,鋪展開來,其余幾人也湊了過來,仔仔細細的查看了幾遍之后,紛紛搖頭。

    “文件上的確是這么說的,這件事,大概是意外吧,聯盟軍方應該是不知道,不然的話,這樣大規模的異獸之間的廝殺,根本不可能只派我們幾個人過來。”蕭子墨說道。

    其余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根據從捕獵者那里的得來的消息,這顆荒蕪的星球上,異獸的等級普遍偏低,而且地理位置十分的特殊,附近有好幾個不穩定的空間跳躍點,能通往聯盟的三級星域境內。機密文件上說,這里可能是低等蟲族的據點,他們雖然只有幾個人,但攜帶的武器裝備卻十分的齊全,即便被發現了,很大幾率能全身而退。

    他們從森林中穿行而來,所攜帶的磁場屏蔽器一直開啟著,無論是蟲族還是異獸,只要不是面對面的碰到,根本不可能發現他們的存在,不過這屏蔽器的作用也有限制,越高等的蟲族或者是異獸,起到的作用越小。

    這次也算是他們幸運了,本來在頂級異獸面前,磁場屏蔽器幾乎就是個擺設,但不知道那群種類齊全數目龐大的異獸為了什么而廝殺,此刻根本就沒注意到,或者說即使注意到了,也懶得理會他們。

    不過他們此刻的情況也十分的不樂觀,如果不能在這群異獸廝殺完了,分出了勝負之前離開這顆星球的話,再想活著離開的幾率,幾乎小得可以不計。

    “這次的任務只能先放棄了。”蕭子墨收起了機密文件,對著其余幾人道:“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繼續進行任務,反而是這次異變,需要及時告知軍方。雖然千百年來,異獸跟人類之間一直相安無事,但如今的情況卻十分的可疑,在蟲族大舉侵襲聯盟邊境線的同時,異獸之中發生了異變,怎么看都不會是一件單純的事。”

    “現在,我以行動小組組長的身份,發起表決,同意撤離的,請舉手。”

    蕭子墨話音落下后,余下的斷斷續續的舉起了手來,最終全數通過。

    蕭子墨正準備下令讓所有人從樹上下去,前往飛船所在地,集體撤離的時候,忽然一個人指著手上的微型雷達探測器:“有人過來了!”

    蕭子墨聞言,忙轉頭去看,只見雷達探測器的最遠探測范圍內,出現了兩個光點,正向著他們所在的地方緩緩靠近。

    蕭子墨不再說話,做了幾個手勢,余下眾人紛紛拔出武器,嚴陣以待。

    沒一會兒的時間,那兩個光點便移動到了他們附近。眾人凝神以待。先是一陣有規律的響聲穿來,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快速奔跑著,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人類的腳步聲。

    接著,便有兩道影子出現在眾人眼里,一黑一白,正飛速奔跑著。待離得更近了,眾人才看清,那一黑一白的兩道影子,竟然是兩匹馬,分別馱了兩個人!騎著白馬的,看身形是一個男人,倒是沒什么特別的,而騎黑馬的,卻是個一頭白發的人,遠遠看去,服飾似乎也很奇異,原以為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但從遠望儀中看到的,卻是個年輕女子,背上還背著兩把閃速著瑰麗光芒的雙劍!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宛芙、洛洛的地雷~

    ps:某個盜文的, 我真不想開口罵人,煩請隔個一到兩章的進度,可以嗎?別跟我說是機器盜的,拓麻的你家的機器盜還會自動更新替換后的章節啊?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