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懷瑾成悅 > 第八十三章 章婚禮
    李小玲和田心怡也走了過來,李小玲把一套首飾端了過來。

    辜懷芮點了點頭,把盒子接了過去。

    “這是你當天我們行禮時候戴的珠寶,看看吧,喜歡嗎?”

    那是一套亮白色的鉆石,全套的鉆石,接著他又把田心怡手里的東西也接了過來,那也是一套首飾,但是這套首飾是他母親送過來的,說送給她的兒媳婦。

    本來不打算把這首飾給田悅的,覺得這首飾田悅壓不住,可是他母親一番心意,他也不好拂了她的好意,畢竟母子一場,總是該給她一點尊重的。

    那是一套老坑冰種翡翠在光的照射下呈半透明一透明狀,那是翡翠中極品,翠的讓人心碎的翡翠。

    當他看到這一套就知道這應該是他母親的壓箱底的東西多的,這種翡翠拿出去也是幾千萬的價,甚至更高,本來想拒絕的,可是還是想了想為田悅留下來了,算是她作為母親的一點心意吧。

    其實如果他想為田悅做一套,他自己還是有存貨的,可是他覺得這樣的東西田悅帶著不合適,就沒有給她做了。

    “這個是?”

    田悅覺得太震驚了,這個可是具有收藏價值的翡翠,其實她這人不怎么喜歡鉆石這東西的,額外喜歡這些看著很有歷史感的東西,以前沒有錢喜歡到處逛,也會買一些,但大多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東西,而現在親眼可以看到翡翠中的極品,她覺得真的很不可思議,望了望辜懷芮。

    “這是給我的嗎?”

    田悅指了指自己,天哪,這是極品翡翠,要很多錢的。

    “我母親給的,怎么看你的樣子很喜歡,難道你喜歡的不是鉆石?現在喜歡這個了?我一直以為你喜歡鉆石呢?”辜懷芮覺得有些驚奇,他覺得像田悅這樣的年輕女孩應該都是喜歡那種大顆大顆的鉆石,沒想到她居然喜歡這種東西,笑了笑。

    “我不喜歡鉆石,覺得那東西太浮夸了,沒感覺,還是這些東西比較有感覺,好像有一種歷史的感覺,我就喜歡這樣的東西。”田悅摸著那一套綠的滴水的翡翠,心里一陣陣的激動,這東西真的實在是太珍貴了,她感覺拿在手里都怕掉到地上摔壞了。

    “你喜歡就好,那這東西是你拿著,還是我幫你收起來。”辜懷芮覺得這東西還是他拿著比較好,說不定田悅就把這東西放在那里就不見了。

    “我以為你會不問的直接幫我收起來呢?”田悅把手從盒子里拿出來,眼睛還依依不舍的看著那一套東西,真是好東西啊。

    辜懷芮把田悅的反應都看在眼里,真那么喜歡,如果他告訴田悅自己手里還有翡翠原石,那么她是不是更喜歡,笑了笑,就示意旁邊的梁無德把東西收了起來。

    車子開到酒店后,辜懷芮跟著田悅回到房間,田悅也沒有管他,自顧自的把衣服一脫,全部扔到地上,然后躺倒床上,蓋上被子睡覺,困死她了,一早上起來就要她去試衣服,都忙到現在。

    辜懷芮走過來,摸了摸田悅的頭,低著聲音說道:“喝完牛奶在睡,乖。”田悅覺得這辜懷芮真的很煩,每天都要她和牛奶,她還真的和牛奶杠上了,掙扎了,翻了一身繼續睡,理都不理辜懷芮。

    “真不喝?”辜懷芮還是很擔心田悅的身體,這幾個月田悅也沒怎么鍛煉,她這小身板這幾月更瘦了,感覺風就會倒一樣,沒辦法啊,只能在飲食上幫她補。

    辜懷芮沒有辦法,只能把牛奶就放在桌子上了,這田悅一直這樣扭的很,什么話也聽不進,他她要做什么事,別人怎么說,她還是要做。

    他看了看滿地散落的衣服,嘆了口氣,又一件一件的幫田悅撿了起來,放在一旁的衣服架上掛著,然后幫田悅把室內的空調調高了點,把室內的燈光調暗了,然后關上門出去了。

    田悅睡的迷迷糊糊感覺有人在敲門,可是心理告訴自己要起來開門,可是身體硬是醒不過來,輾轉了半天還是摸著爬了起來,也正好看著田媽媽抱著一堆東西進來了。

    “媽,你做什么啊,我還沒睡醒呢?”真是煩人。

    “什么什么,你幾個叔叔都來了,還有你堂姐,表哥,你的舅媽,舅叔都在外面等你,你一個人就在房間里睡覺,不知道的以為是我沒教好,趕緊起來換衣服,出去見見他們。”田媽媽覺得她這女兒怎么越來越懶了,以前不是這樣的啊,睡覺都睡到現在了,看看現在什么時間了,都中午三點了,她這是打算一天睡過去的意思啊,這幾個叔叔幾個伯伯,都是今天早上到了,一群人連休息都沒怎么休息,就是為了來看看田悅,可是這孩子在干嘛,居然躲在這里睡覺,雖說她不是很見的上這些見錢眼開的親戚,可是畢竟是親戚,也不能不見啊,要不然以后人家會在背后說她教的女兒沒家教。

    “媽,我不見,我煩他們,這么多年都沒見了,現在見了干嘛啊,湊熱鬧啊,看我是不是腿殘了,是不是嫁了一個有錢人,還是想再占占我家的便宜,然后到了我家倒霉的時候,一下子把我家踹開,媽,我告訴你,我家沒有這樣的親戚,今天我就是不見了。”田悅想到那群親戚火就冒的整個頭腦都是昏的。

    “田悅,你見還是不見,你說個話。”田媽媽還是很威嚴的,把田悅的衣服往沙發上一扔,她也生氣了,連女兒都沒管好。

    “我爸呢?”田悅站起來,把被子掀了,然后把頭發隨便綁了綁,這長發真的很煩人,真想把它剪了。

    “在外面和他們說話呢。”田媽媽把田悅的衣服拿過來遞給她,田悅看了看,這不是她的衣服啊。

    “媽,你這衣服哪來的啊,這么難看,我不穿,把那衣服架上的裙子遞給我吧,我就穿那些。”田悅覺得她媽媽這衣服是不是從那個墻角弄過來的吧,這么難看還給她穿。

    “說什么呢?這是你五嬸給你買的,穿著吧,讓他們看看。”田媽媽覺得這死孩子說的什么話,難看哪里難看了,這衣服買的都好幾百呢。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