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兄弟戰爭]妹妹的桃花債 > 第39章conflicto39
    待朝日奈眾兄弟們回到別墅,右京和祈織已經開始著手準備起了今晚bbq。

    烤肉架子已經被搬到庭院中,蔬菜和肉類也已經清洗完畢,剩下的就是將牛肉羊肉用黃酒和鹽腌制一下,使得味道更鮮美可口,以及將那些已經腌制好的肉穿在竹簽上。

    作為大哥的雅臣不好意思將活全部交給弟弟們干,將小彌拜托給夏樹照顧,便拉著要和光一起去給兩人幫忙,而椿和梓被委以去附近超市買回酒水和飲料的任務,昴和侑介也被叫到廚房里打下手,而大閑人夏樹陪著小彌坐在客廳里看著電視,心里總有一種愧疚的感覺。

    “啊哈,哦內桑快看,是小風哦,”在電視上看到自己英俊的哥哥,小彌興奮的揮手大叫。,突如其來的叫聲把毫無心理準備的夏樹嚇了一跳。

    一邊摸著自己的心臟,夏樹的目光順著小彌伸出的食指看向電視屏幕,原來是風斗代言的時尚潮牌的廣告啊!

    夏樹驚訝的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屏幕里那個穿著帥氣時尚的服裝,舉手投足間散發著青春瀟灑氣息的男孩竟然會是自己那個性格囂張惡劣的小惡魔弟弟,果然人不可貌相,他的那些粉絲們知道他在家里的種種劣跡么?

    夏樹還在心中腹誹著小惡魔,小彌卻突然皺起粉嫩嫩的小臉,惋惜的說道:“要是小風能和大家一起來旅行就好了。”

    “可惜人家是偶像,工作可是很忙的喔!”夏樹笑瞇瞇的接過話,安慰似的拍了拍小彌的肩膀。

    小彌這個孩子就是太善良了,她倒是覺得小惡魔不在,對于她來說感覺輕松了不少呢!她不知道該如何與那個小惡魔相處,因為風斗總是讓夏樹有種游戲人間的感覺,而她,只是他看中的一個玩物而已。

    “不過我還是希望小風能夠一起來啊......”小彌不死心的嘟囔了一句,客廳外的回廊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哦呀呀,小彌這么希望見到哥哥我么?”隨著一個略帶輕佻的聲音,一身帥氣休閑裝的風斗酷酷的倚在門框上,小彌和夏樹下意識的朝著聲源看去,一亮一暗的眸光形成鮮明對比,看著夏樹眼底還未來得及掩飾的愁苦,風斗酒紅色的眸子閃過一抹陰霾。

    “小風!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吶!”小彌見到風斗,如一顆快樂的小炮彈朝他飛撲了過去。

    風斗承受著小彌的沖撞力,炙熱的視線看的卻是夏樹,扯了扯嘴角,他邪惡的笑了出來,“家庭旅行我再忙也要趕回來參加啊,再說,如此難得的機會,錯過了不就太可惜了么,你說對嗎,哦內桑?”

    看到風斗意味深長的笑,夏樹后背毛毛的,心里更是有種不好的預感,為什么她剛剛在心里得意了一會,這么快就遭到報應了......

    bbq的氣氛很熱烈,夏樹和繪麻是哥哥們重點關愛的對象,一個晚上幾乎都不用自己動手去烤肉,哥哥們的殷勤讓兩個妹妹頗為不好意思,可是卻也不能拒絕了兄弟們的好意。

    第一次感受到親人們熱熱鬧鬧聚在一起的繪麻很是高興,而要和椿又在旁邊哄鬧,于是她索性就多喝了幾杯,昴有些擔心的看著繪麻,生怕一個不小心繪麻就要被其他人占了便宜似的,唉,真是越來越有男朋友的自覺性了啊......

    夏樹的目光從姐姐和昴哥哥那邊收回來,又看了眼正在因為風斗偷吃了自己好不容易烤好的肉串而吐著槽的侑介,恨鐵不成鋼的嘆了口氣。

    “吶吶,哦內桑烤的雞翅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小彌不知什么時候跑到了她的身邊,此時他正用那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看著夏樹手中的雞翅,一副垂涎的模樣,夏樹忍俊不禁,正巧手里的這串雞翅已經烤得很熟了,于是就將它遞給了小彌,小彌甜甜的道了謝,兩個淡淡的梨渦印在雙頰上,小彌的笑容向小天使一般。

    雅臣見自家弟弟如此不見外,有些頭痛的對她笑了笑:“妹妹醬請別介意,小彌他很喜歡吃雞翅的

    “誒~~妹妹醬竟然將我特意烤給你的雞翅送給小彌~~~”椿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溫熱的氣息雜夾著啤酒的香醇向她撲來,夏樹下意識的回頭,猛然發現椿的臉竟然離自己這樣近,鼻尖輕觸微涼的觸感讓微醺的夏樹清醒過來。

    “不,不是的,剛剛那個是我自己烤的,椿哥哥的那串,已經被我吃到肚子里去了。”夏樹慌亂的解釋著,微紅的雙頰印在椿迷蒙的紫眸中,有種說不出的魅惑,椿只覺得喉嚨有些燥熱。

    吃到肚子里......椿的耳邊不斷回蕩著這句話,目光落在夏樹泛著粉嫩光澤的櫻唇上,好想......好想吃到肚子里,椿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微紅的臉朝著她的唇壓了下來,忽然一雙手拽住了椿的后領,一把將他拉離了夏樹。

    “喂,大庭廣眾下做出這種輕薄妹妹醬的舉動,你是在給你自己拉仇恨么?”

    果然隨著梓的話,環顧一周的椿看到了來自各種方向凌遲一般的目光,不過他在意的可不是這些,看了眼正垂著頭沒有看自己的夏樹,椿悻悻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忽然意識到什么不對勁,胳膊肘撞了撞身邊的棗:“小琉那個家伙呢?”

    棗在專心烤著蔬菜和牛肉,頭也不抬的回答道:“大概是剛剛逛累了,回房睡覺了吧!但是他今天總是有些心神不寧的。”

    “嘛嘛也是,琉生是美容師吶,又怎會吃這些對皮膚不好的油膩食物呢。”椿毫不在意的打了個哈欠,轉換了話題道:“真期待等下去泡溫泉吶,好想快點看到妹妹醬穿浴衣的樣子!”

    “噗——”剛剛喝了啤酒的梓一個沒忍住全噴了出來,雙頰呈現出不自然的紅潤,看著自家兄弟的慫樣,椿一臉鄙視的道:“喂喂,很臟啊梓。”

    “是你喝醉了吧椿!”梓優雅的掏出濕巾擦了擦嘴角的啤酒,該死的,竟然讓椿那個家伙看出了自己的心理活動!

    ......

    豐盛美味的bbq結束之后,便是此次旅行的重頭戲泡溫泉了,美和阿姨的別墅正好擁有兩個露天的溫泉池,與那種公共的溫泉池相比不算很大,但是就他們這些兄弟來說是綽綽有余的了。

    最好運的應該是兩個妹妹醬,男湯和女湯占地面積一樣大,可是女湯那邊卻只有夏樹和繪麻在,她們可以舒舒服服的玩,想怎么泡就怎么泡了。

    在日本泡溫泉不能穿泳衣,繪麻和夏樹剛入溫泉池那會還隱隱有些拘束,可是后來并沒有發生什么意外情況,而且哥哥們在隔壁似乎玩得很瘋狂,時不時會有打鬧聲,哄笑聲傳過來。

    椿和風斗就算泡溫泉也不安分,時不時對繪麻和夏樹隔空喊話,于是他調戲妹妹醬的結果就是被兄弟們按在溫泉里一頓胖揍,歡歌笑語連成一片,場面好不熱鬧。

    夏樹仰望著繁星密布的夜空,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舒舒服服的泡了溫泉,夏樹和繪麻順便洗了個澡,寬松的浴衣包裹著她香香軟軟的身體,夏樹從湯池里走出來要去冰箱拿點喝的,誰料突然有人大力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一把帶進了一間沒人住的客房里。

    房間漆黑一片沒有開燈,夏樹被那人緊緊摟著,驚嚇與害羞使得她的心跳的飛快,然而她的力氣太小掙扎不開他的禁錮,接著月光從窗戶透射過來的淡淡光輝,她似乎看到了那人的亞麻色的頭發,心猛然停滯了一瞬,夏樹不確定的輕聲開口:“琉生哥哥?”

    “是我,小樹。”被拆穿面目的琉生絲毫不見半分緊張,垂下溫柔的眸子,他輕輕抬起夏樹的臉頰,在她的額頭印上一吻,“我,好想你,小樹。”

    夏樹的身體輕顫了一下,拼命壓制著自己的緊張與羞澀,蹙了蹙眉問道:“琉生哥哥,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點。”琉生淡淡的回答,放下一只手摟住夏樹的腰,掌心的溫度透過浴衣燙著她的肌膚上,夏樹臉紅著伸出雙臂抵在他的胸膛上,隔著薄薄的衣服,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琉生哥哥此時急促得嚇人的心跳。

    “我說過的,小樹,我會做你的守護者。”沉默了許久,琉生突然悶悶的說了一句,讓夏樹有些摸不著頭腦,輕輕動了動身子,她有些焦急的說:“琉生哥哥你快放開我,你弄疼我了!”

    被她這么一說,琉生下意識的松開禁錮在她腰間的手,臉上有些淡淡的失落,“對不起,小樹,我只是,見到椿哥吻了你,我的,這里很疼。”

    琉生呢喃著撫上自己的心口,繼續道:“而且,整整一天都,沒有和小樹說話,小樹是,兄弟們捧在手心里的,月亮,我,雖然只是一顆平凡的星星,但是我,只想默默的保護小樹,可是我,沒想到,椿哥卻對你......”

    “小樹,我也,喜歡你,甚至比椿哥,還要喜歡,所以我,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的。”

    “琉生哥哥......”怔怔的望著突然間變得堅定起來的琉生,夏樹心里五味陳雜,琉生哥哥到底也對她......

    “椿哥吻過的地方,我也要,全部吻一遍。”琉生壓抑著聲線,臉上帶著幾分孩子一樣的固執。

    夏樹“別,別開玩笑了琉生哥哥,我...唔.....”

    剩下的話全部被琉生用唇堵了回去,唇瓣相碰輕柔溫暖的觸感讓夏樹全身一顫,本能的想躲開他的侵略,然而事與愿違,琉生哥哥似乎真的生氣了,夏樹反抗一下,摟在她腰上的手力道就加重一分,吃到苦頭的夏樹不敢輕舉妄動,只能任由著琉生哥哥將她抵在門框上,放肆而貪婪的享受著她的甜美。

    琉生只是做著與椿哥哥相同的事,吻著夏樹的額頭,眼睛,臉頰和嘴唇,緊接著順著她嬌俏的下顎,細細密密的吻滑落至她柔軟白皙的的脖頸上,想著琉生剛剛說的那句話,意亂情迷的夏樹猛然清醒了不少,她脖頸上的吻痕剛剛消退,她可不想再次被留下痕跡引火上身!

    “不,不要......”心急之下夏樹顫抖著發出聲音,而琉生絲毫察覺到她的顧慮,停下親密的動作,抬起一雙水霧迷蒙含著笑意的眼眸,伸手替她將散落在臉頰上的碎發別到耳后,“別怕,我不會,留下痕跡,小樹很美,我,舍不得。”

    “啊......”細密灼熱的吻再次傾灑在她的脖頸上,夏樹忍不住輕輕呻||吟了出來。

    琉生的吻很溫柔,很耐心,像是對待瓷娃娃一般,細細的舔吻,一寸一寸吞噬著夏樹軟綿的肌膚,沒有椿哥哥那樣的狂熱和強勢,卻同樣帶給了她不能自已的歡||愉。

    也不知過了多久,琉生才戀戀不舍的放開她,夾雜著酒香的呼吸噴灑在夏樹的臉頰上,攪得她仿佛也跟著一起醉了一樣,相顧無言的場面,沒有比這個更尷尬的了。

    夏樹暗自做了幾個深呼吸,迫使自己淡定下來,“琉生哥哥,我知道你今晚是喝多了所以才變得沖動,我.....我們就當做什么也沒發生過,你也忘了吧!”

    說到這里,夏樹再也說不下去了,紅著臉道了晚安,夏樹窘迫的推開門想要逃走,誰料琉生察覺到她的意圖,先她一步從后面緊緊擁住了她,“小樹,不要,討厭我。”

    “......我沒有討厭琉生哥哥啊,琉生哥哥是我的親人,我又怎會討厭呢?”

    夏樹的這句話是真心的,她不討厭琉生哥哥,甚至還有一點點的......喜歡,可是,她分不清這種‘喜歡’是像親人那樣的感情還是男女之間的愛情,就像她對椿哥哥一樣,都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復雜情緒。

    “我只是想,陪在小樹身邊,也希望小樹你,能夠把我,當做一個愛著你的,男人來依靠。”琉生板過她的雙肩,讓夏樹面向自己,俯身再次吻住了她的唇瓣,將她緊緊擁在自己的懷里,仿佛要狠狠嵌入自己的身體里一樣。

    琉生哥哥......夏樹半睜著茶色的眼睛,迷離的望著窗外皎潔的月光,緊抓著琉生衣服的手也無力的垂了下來。【請菇涼們仔細閱讀作者的話】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盜文黨太過猖獗,小山君本來就很苦逼的收益這下完全被虐成狗,盜文黨給小山君留點過年前唄~~~~oo ~~

    于是可能會有不定時的防盜措施,請菇涼們一定要留意小山君文文后面的‘作者的話’呀!!!!!要是有防盜章節什么的,小山君會提前通知大家的!!!一定要切記~~~~~

    ps:盜文者死全家~~~~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