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千年若水 > 第71章 殿王子殿下2
    “不請我進來喝杯咖啡嗎?”

    男人的藍綠色的眼睛閃爍著光芒,笑著看著他問。

    “請進。”

    若水無奈地說,已經都快要天亮了,一整晚他和這個男人都在玩貓抓老鼠的游戲,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他是老鼠,而這個男人是貓,不論他玩車技還是玩輕功都沒有能擺脫這個男人的追逐。

    “藍山還是拿鐵?”

    若水走去櫥柜煮咖啡。

    “還是白水好了,還是無法適應這中黑漆漆的飲料。白水是我的最愛。”

    這個男人還完全不將自己當外人,徑直走去客廳中的淡黃色織錦沙發上坐下,半靠在沙發上一副慵懶的樣子。

    若水端了一杯水放在男人的面前。

    “還沒有請教您的名字。”

    既然這么有緣,想不做朋友都不行。

    “亞歷克斯。”

    男人用藍綠色的眼睛盯著他問:“你呢?”

    “若水。”

    幾乎是在亞歷克斯看著他的那一瞬間若水就脫口說出了隱藏在心中已久的名字。

    在他說出之后又突然反應到自己竟然將秘密就這樣輕易地告訴這個剛剛才見面一天的男人,他和楚毅在一起生活了幾年都沒有提起過自己真實的名字,然后這又有什么呢?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而這個名字早該在千年前都隨著他埋入皇陵的那一瞬間湮滅。

    這個男人的眼眸很是邪魅,應該是有著催眠的能力,而且催眠的段數不必自己低,若水在心中這樣想。

    亞歷克斯將杯里的水喝完之后環顧了一下這座房子,這座房子的裝修雖然看起來很簡潔卻用料考究精良,在k市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而且還是顯要的地段能夠擁有自己獨棟的宅院,他的身份一定不僅僅是‘舞蹈演員’這么簡單。

    “舞蹈演員是你的業余工作吧?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亞歷克斯抬眼看著若水。

    藍綠色的眼眸中閃爍著狡黠的光,唇角略微上揚,像是品位著這個名字一樣:“水兒……”

    若水算是拿這個臉皮厚得跟城墻一樣的男人沒有什么辦法了,刻意地忽略他念著自己名字的時候那種曖昧的語氣,簡潔地回答道:“房地產。”

    “你呢?”若水抬起眼眸看這個男人,說實在的,雖然這個男人很無賴地追著他跑了一晚上,而且還明目張膽地登堂入室,看著和自己在夢中都不會忘記的臉孔如此相似的一張臉,他再怎么都討厭不起來呢。

    那時候即使分開,錯的那個人也是自己,他是虧欠著他的吧,所以才會在千年之后還會有這樣一個跟他長得一樣的人來上門來討債。

    亞歷克斯瞇著眼睛笑了笑。

    若水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不論從哪一方面都是優秀的,無可挑剔的出色容貌,讓女人著迷男人嫉妒的高挑勻稱的身材,他的氣宇也是特別的,帶著身處高位者獨有的威壓氣場,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貴族式的氣息,那雙藍綠色的眼眸笑起來的時候格外的迷人。

    若水覺得自己的好脾氣在這個男人面前被吃得死死的,這個家伙簡直就是個無賴!

    而當亞歷克斯笑著看著他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根本無力拒絕他。

    這個家伙明明是一副貴族般的氣質,可是行徑卻像是痞子一樣,實在是讓人無語。

    前一天晚上剛剛演完了一場舞劇,若水那天宅在家里沒有出去,而這個剛剛進門的時候說只是來喝杯水的家伙,一直賴到晚上都沒有走,甚至坐在他家的沙發上還從包里將他自己的pad拿出來上起網來,躺在沙發里一副很舒適的樣子。

    “你難道沒有定酒店嗎?亞歷克斯。”若水無奈地問他。

    掃了一眼這個男人,渾身上下都是名牌,限量版的d&g小牛皮皮鞋,范思哲的手工西裝,勞力士的鉆表,隨便哪一件都不是一般人買得起的,怎么會淪落到無家可歸,更不要說停在他家門外的那輛全球限量蓮花跑車。

    “有啊,半島酒店,在尖沙咀那邊。”亞歷克斯一邊埋頭上網一邊回答道。

    這個家伙,有五星級酒店住,還要賴在自己這里不走,真是好過分啊!

    “那你還在這里做什么?還想在我家過夜不成。”若水瞪著他,不過他的眼神太過清澈,完全顯不出威懾力。

    “你這里比酒店舒服多了啊,還有美人在旁,真是不錯啦。”亞歷克斯從冰箱里拿出了一支冰水喝了一口瞇著眼睛地看著若水說道:“留下了過夜,這里主意很不錯嘛!”

    什么?這個家伙還要在他家里過夜!

    ……

    車子開在d城的海濱大道上,望著遠處高樓的燈光,亞歷克斯還在想著上一周的那一幕,若水抬起眼睛看他的時候他覺得自己被電到了,那雙眼睛如此清澈,仿佛將他的心魂都被吸進去了。

    而他這一周雖然已經回到了d城,可是卻總是在不知不覺直接就回走神,這真是邪門了!

    他從來不相信一見鐘情這種東西,像他這樣活過一千年神鬼不怕的,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突然喜歡上了一個人,突然才明白什么是愛一個人的感覺,那他之前的一千年難不成都白活了!

    可是那個人實在他特別,那個人的周身仿佛帶著一種莫名的光華籠罩著,整個人都那樣空靈,在這個滾滾紅塵之中,即融入其中,又一塵不染。

    怎么會有這樣的人呢,只用一個眼神,就能將人心俘獲。

    讓他那顆覺得已經冰冷了千年的心開始猛烈的跳動。

    不行,他無法甩開那種心跳的感覺,他一定要回去找到他!

    亞歷克斯急剎車之后,在身后一片的喇叭鳴聲中掉頭開去機場。

    從d市到k市飛行的航程有近10個鐘頭,飛機著陸之后,亞歷克斯在機場看到了的海報宣傳,那天晚上正好還有一場蘭陵王的歌舞劇,亞歷克斯出了機場之后又直接去了劇院,當他進到劇院里的時候那場歌舞劇已經接近了尾聲,他看到若水一身白衣在舞臺上的旋舞,就如同他夢中那樣飄逸靈動,他看得很仔細,在舞臺上,若水的身體在幾分鐘之內都是騰空在半空中的,沒有鋼絲!

    轟鳴的掌聲的劇場中響起,在謝幕的時候亞歷克斯還陶醉在剛剛的那一幕之中,當他再走到后臺的時候劇場的工作人員已經不去攔他了,亞歷克斯站在若水的身后一直等到他謝完妝,換完衣服。

    “又來看這場舞劇了嗎?”若水似是不經意地問他:“你不是之前已經看過了嗎?”

    在狹窄的劇場后臺的空間里,亞歷克斯靠得很近:“我每天都想看到你,是你用什么魔法讓我著了迷?”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