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綜漫 修羅無心1 > 第80章 番外:血契(塞巴斯蒂安)
    伊莎貝爾·凡多姆海伍,夏爾·凡多姆海伍的姐姐,某一天突然出現在所有人記憶中,然后又突然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女子。

    看著那個抱著一個嬰兒,站在自己面前被少爺抱住的少女,塞巴斯蒂安皺起眉頭。他知道,面前突然出現的少女并不是少爺的姐姐,而且她的身上有著一種近似于惡魔的味道,讓他不得不戒備起來。

    他是一個惡魔,惡魔都是自私自利的,所以他看中的獵物豈容他人來奪取。一瞬間,他就將面前表情茫然的少女定為敵人。

    似乎她也已經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如此,他更不允許身邊有一個未知的危險存在。

    在那天夜里,他知道了她的名字與身份——修羅無心,在各個平行世界穿梭的旅者。

    雖然不知道這些的真實性,但是他突然想要將她留下,將她留在凡多姆海伍莊園,總感覺會很有趣。

    當然,如果她會威脅到自己的利益,那他會毫不猶豫的將她鏟除,她的靈魂看上去似乎很美味呢。

    就這樣,凡多姆海伍莊園多了一位小姐和一位小少爺。

    一年的相處,塞巴斯蒂安可以肯定,修羅無心對他可以說是毫無威脅。

    修羅無心受了傷,這在他第一次遇到她時就知道了,所以當初他才會放心的將她留在凡多姆海伍莊園。

    每天除了看書、玩,基本上是無害的存在,當然,前提是不要總是跟那笨蛋三人組制造一些混亂來讓他善后。

    修羅無心雖然無害,卻是個很惡劣的人,比他這個惡魔還要惡劣。

    試問,有哪位母親可以將自己的孩子隨手亂扔的?即使那不是她的親生兒子,但那還是個孩子。好吧,他一個惡魔去擔心一個嬰兒的安危確實有些奇怪,更奇怪的是他還成了這個嬰兒的父親,于是他這個惡魔莫名其妙的有了個兒子。

    不得不說,自從修羅無心出現以后,他的生命里多了很多意外。

    比如自己多了一個兒子,比如自己會被當作禮物送給少爺,再比如,他會去在意那個名叫修羅無心的女子,最后還跟她締結了血契。

    * * *

    第一次發現自己在意她,是在一次意外里。

    那天送走了來訪的客人后,他感覺到莊園外不遠的林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正要去查探時,梅琳三人帶著伊凡走了進來,唯獨缺了那個人。

    問過之后才知道他們剛結束野餐,而那個人說有事要解決,所以讓他們先回來。從梅琳他們的話中,他知道,那股力量是沖著她來的。

    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煩躁感,什么都沒說就離開莊園,順著那股力量尋去。等他趕到時,看到的是渾身是傷向前倒去的修羅無心,想都沒想他上前接住了她。

    看著滿身傷痕、十分狼狽的無心,他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就好像他中意的玩具被別人毀壞了一樣。

    意識到什么的他,那一瞬間升起了一絲殺機,除去面具的修羅無心沒有任何的力量。他知道現在就算一個普通人都可以殺死她,所以要殺她就要趁現在。可是當聽到她那聲“塞巴斯不會……”的時候,心中的殺機莫名的消失。

    回到莊園,因為少爺的命令,他不得不陪在修羅無心的身邊。

    看著那滿身的傷口,以及被血染紅的衣服,最終他還是決定先幫無心處理傷口,順便將她身上已經臟了的衣服換下來。然后他看到了無心胸前的印記:擁有黑色羽翼的逆十字與黑色六芒星交織的印記。

    抬手輕輕碰觸著那個印記,他的心里升起一絲不悅,惡魔看中的玩具竟然會被人搶先呢,不過,再搶回來就好了。

    微微一笑,幫她換好衣服,抱著她躺在床上,看著她那毫無防備的睡容,他突然覺得,將她留在自己身邊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似乎夢到了什么,無心的臉上浮現出溫柔的笑容,不時的吐出一個有些模糊不清的音節。

    聽清楚那個音節的他輕聲笑了起來,伸出修長的手指描繪著她臉部的輪廓,雖然不知道留下她的命是對是錯,但是被惡魔看中的人,是永遠屬于惡魔的。

    * * *

    血契不管是對惡魔還是對人,都是很特別的契約,因為只能與自己所愛之人締結。

    惡魔是不會輕易地去愛上一個人,一旦愛上了,那就是生生世世。為了束縛住自己所愛之人,惡魔將契約刻印在自己所愛之人的靈魂之上,即使對方逝去,契約也會隨著靈魂被帶入輪回,以便他們尋找自己的愛人,將她再次帶回自己的身邊。

    惡魔是自私的,他的愛同樣也是自私的,所以才會有血契的存在。

    塞巴斯蒂安不知道無心是如何知道血契的,因為這是一個古老的契約,更因為惡魔不會輕易的愛上一個人,這個契約幾乎被惡魔遺忘。如果不是無心提起來,或許他同樣也不記得還有這樣一個契約存在。

    聽到無心說出自己所知道的血契,他不由得勾起嘴角,告訴她血契的那個人似乎在某些地方說錯了呢。

    雖然知道無心所以理解的血契與真正的血契有很大的出入,但是他只糾正了其中的一部分,而最重要的那個他卻沒有糾正——血契因愛而存在,一旦締結,就無法再解除。

    看著思考了很久然后堅定的看著自己說“要”的無心,他只是輕笑著說:“遵命。”

    他知道無心要締結血契只是為了借助自己的力量沖破她體內的封印,而他不過是借由她的這個心思用了一點小小的計謀,讓她屬于自己而已。

    他是個惡魔,而惡魔的愛是自私的,被惡魔看中的人,是逃不開躲不過的。

    契約締結的過程中會有力量的融合,他雖然知道無心不同于一般的人類,卻從沒想過她的力量竟然與自己不相上下。

    契約成立后,他笑著在無心耳邊說出自己隱瞞的一部分,看著她因憤怒而瞪大的雙眼,以及因為剛才的吻而緋紅的臉,他發現自己現在的心情非常的好。

    看著氣呼呼離開的無心,他愉悅的勾起嘴角,果然,快樂還是要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才好呢。

    * * *

    血契可以讓惡魔感覺到自己所愛之人的所在,會在那人遇到危險時告知自己。所以在塞巴斯蒂安感覺到無心遇到危險并趕過去時,看到的卻是無心沒有任何反擊被人甩出去的景象。

    上前接住被甩出去的她,看到她那了無生氣的樣子,以及暗淡無光的眼眸,他扭頭看向站在一邊笑的溫柔的安吉拉。

    那個安吉拉果然不簡單,只是,他低頭看著懷中依然無神的無心,隨即皺起眉頭,意識竟然被困在了夢中。

    喚醒懷中的人,看到她那無力的笑容,他有的只是無奈,為什么總是不能好好的照顧自己呢?每次都弄得滿身傷,明明最怕的就是疼痛了。

    無心說先放過安吉拉,于是他抱著無心看都沒看安吉拉一眼,回到了無心的房間。

    因恐懼產生的顫抖,像一個無助的人一樣縮在自己的懷里,看著完全將脆弱展現在自己面前的無心,他緊了緊自己的手臂。

    脆弱的如同玻璃娃娃,仿佛自己微微一用力就會碎掉一樣,其實,他還是想看到她碎掉的樣子呢。

    * * *

    一直都知道她很遲鈍,卻不想連一個孩子都看的出來的她卻看不出來,自己這個惡魔都只能對她無奈。

    不過,不管她是否明白,她都注定是屬于惡魔的人,即使她會離開。

    知道她會離開,卻沒有想到會這么快。

    看著一臉淡笑的無心,他突然覺得,或許應該拿條鏈子將她鎖在自己身邊,這樣她才不會亂跑。

    那就這樣好了,等這邊的事情結束,就去找她,然后用鏈子將她鎖在自己身邊。

    作者有話要說:最后一篇番外,明天進入火影的世界~~~

    其實,到這里三個男主都出來了……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