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室家 > 第七十八章 定親(加更)
    過了初十,蘇玨被她母親徹底的摁在了家里,給她好好的上了一堂政治課。

    在蘇玨又逃出來兩次之后,安氏痛定思痛,給她也請了個教導嬤嬤。

    ‘嬤嬤風’好像刮起來了似的,許多大戶家也紛紛托人從濟南府或者京城請了些來,沒有人知道是誰家先開始請的,他們唯一知道的是我家的閨女自然是不能比別人家的差了的!

    沈清聽聞后朝著西方作了個揖,嘴里念念有詞的在說著什么。

    蘇玨憤怒的瞪了她一眼:“你不說安慰安慰我,還在這兒幸災樂禍!”

    沈清回過身來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哎呀,不是年后才過來嘛!”

    “年后來也還是要來啊!我一想起你剛開始學時那悲催的樣兒……我就想哭!”蘇玨說著抱了抱胳膊有些恐懼的說道。

    沈清氣得咬了咬牙,對著她說道:“那可要恭喜蘇四小姐了!”

    蘇玨一下子靠了過來,抱著她的胳膊說道:“清清,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沈清無奈的攤了攤手:“我有辦法能讓那老嬤嬤折騰到現在!對了,你娘不是把你關屋里了嗎,怎么還能逃出來?”

    蘇玨聞言嘆了口氣,端過茶來喝了一口說道:“我這次是正大光明的出來的……”

    “哦?”沈清聞言來了興趣:“你娘發慈悲了?”

    蘇玨撅著嘴望著她欲哭無淚的說道:“我娘說我是秋后的螞蚱,讓我再蹦?兩天!”

    沈清聞言‘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丫鬟們也在旁邊偷偷掩著嘴笑。

    蘇玨一下子撲到了沈清身上:“讓你再笑!”說著又看向了丫鬟:“再笑就把你們全都發賣出去!”

    丫鬟們聞言馬上就停止了笑,戰戰兢兢的站在旁邊低著頭。

    沈清好不容易讓她從自己身上起來,邊整理著衣服邊笑望著她道:“我們的蘇四小姐別這么嚴厲嘛!都把人家給嚇著了!”說完望著若初說道:“我和四小姐聊聊,你們先下去吧,去把二小姐叫過來,再把廚房新做的梨花酥和菊雪餅拿過來些。”

    “等等,葵花籽也拿過來些!”蘇玨大聲說道。

    若初哎了一聲,領著丫鬟們退了下去。

    “說吧,還想說什么事?”沈清揶揄的望著她笑道。

    蘇玨笑呵呵的給她遞了杯茶:“沈大人明察,小女子有一事不知當說不當說……”

    沈清作態的接過了茶,拉下臉來沉聲道:“堂下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小女子蘇氏,家住本縣槐樹胡同,有冤情啊!冤情啊!!!”蘇玨抹著淚悲凄的說道。

    “有何冤情,速速講來!本官定為爾等做主!”沈清憋住笑沉聲道。

    蘇玨聞言甩了一把袖子:“小女子年芳十歲,母親就為奴家定下了一門親,奴家連對方的面都沒見過,這,這……”

    “什么!伯母為你訂了親?”沈清聞言驚訝的問道。

    蘇玨嘆了口氣道:“是啊,她說這親一年前就定下來了,不過是沒有和我說罷了,還有信物為證呢!這次請教導嬤嬤我不依,這才給不小心說出來的。”

    蘇玨今年才十歲啊,有些太早了吧。不過現在的女子大多數都是十五六歲就成親了,待到十八歲沒成親的那都是老姑娘了。

    “哪里人氏?”沈清端過若初手里的點心和葵花籽問道。

    蘇玨抓了一把葵花籽道:“聽安太太說是平陽戴家大房的三兒子,比我小一歲。”

    蘇玨一不滿她母親,就會稱安氏為安太太。

    “說什么呢?”念好打開門笑著走了進來,若初忙從外面關上了門。

    沈清看蘇玨無謂的表情,轉頭對念好說了一遍。

    念好驚訝的看了她一眼:“說沒說什么時候嫁過去?”

    “等我及笄后就嫁。”蘇玨托著腮嗑了一顆葵花籽道。

    “說了多少遍了別用牙嗑,小心以后成凹槽牙!”沈清嗔了她一眼說道。

    “這樣也太小家子氣了,莫得讓人煩心!”蘇玨用手剝了一個皺著眉說道。

    沈清笑道:“自己剝覺得煩心,讓丫鬟剝覺得沒樂趣,我看你還是別吃了!”她望著蘇玨正在和葵花籽奮斗的煩躁表情道:“那戴家是什么人家?”

    蘇玨聞言把剝好的葵花籽一下子扔到了嘴里說道:“原來也是個大商戶,后來家里的子孫有幾個考上了舉人,就把自己標榜為書香門第了。”

    頗有些不樂意的情緒。

    “那,那個三公子是個什么樣的人兒?”念好充滿興趣的問道。

    蘇玨無奈的嘆了口氣:“聽安太太說是個才德出眾的人物兒,模樣好,脾性好,讀書好,前途好……總之,哪里都好。”

    世間哪有十全十美的人。

    念好和沈清對視了一眼,笑道:“說不定真就是這么個妙人兒呢!”

    “你都說了是說不定了……”蘇玨趴在桌子上頭磕得桌子咚咚作響。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如果事先不告訴你,等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也就是那樣了,但是如果事先告訴你你何時會死,恐怕你一直都會活的不安生。

    沈清笑著拍了拍她的背:“你要相信伯母的眼光,你是她親女兒她還會害你不成?”

    “問題是這親事我爹定的……”她說著又充滿希望的望向了沈清:“清清,你說我找到那戴時新讓他退親行不行?”

    “先不說你沒時間去找他,就說你就算是找到了他,他聽了你的話就一定會退親嗎?你父親……等等,你們沒有互換庚帖對不對?”沈清忽然停住問道。

    蘇玨聞言眼睛馬上就亮了起來:“是啊!我們只是交換了信物啊!只要趕在互換庚帖前……”蘇玨說著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別這么急嘛!萬一人戴小公子真的是個如意郎君呢?那你豈不是后悔藥都沒地兒吃去!”沈清調笑的看著她說道。

    “不害羞不害臊!”蘇玨笑罵了沈清一句又說道:“這還不好說,我提前去看看不就行了!”

    沈清聞言和念好抱著哈哈大笑了起來:“某人這臉皮啊!”

    蘇玨快正午的時候就帶著丫鬟回了府,畢竟今天是臘月二十三,小年。

    安氏正在她院子里等她,見她回來迎上去道:“玨兒,娘明天準備回你外祖母家一趟,要不要一起回去?”

    蘇玨徑直走進內間躺在了床上:“我這秋后的螞蚱可蹦?不了兩天了,就不陪您回去了!”

    安氏笑著走進了內間,拿著一個五彩陶人兒向她搖了搖:“看,這是什么?”

    蘇玨看著眼睛一亮,不過又馬上控制住了想拿的沖動,轉身朝向了里側。

    “哦,對了,進哥兒上次來信說,他得了個好玩意兒,就等你去了送給你呢!”安氏忽然想起來似的說道。

    蘇玨聞言一下子坐了起來:“小進子來信了?說沒說是什么好玩意兒?”說完又反應過來似的,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安氏看著碰了碰她:“玨兒,快別和娘置氣了,那親事是你爹定下來的,娘還能再退回去不成?況且那戴三公子小小年紀學識淵博,都已經開始讀了,以后必定是國之棟梁……”

    “我不聽!我不聽!”蘇玨捂著耳朵說道。

    “玨兒……”安氏嘆了口氣喚道。

    蘇玨一下子坐了起來:“您不是說過嗎?金溪民方仲永,世隸耕。仲永生五年,未嘗識書具,忽啼求之……?”

    “玨兒,戴三公子和那方仲永是完全不一樣的……”安氏苦口婆心的勸導。

    蘇玨聞言搶過了話來:“可是他現在這樣子以后也未必是這樣子,這可是我一輩子的事情啊!”

    安氏看著蘇玨的表情,剛要說什么,卻又被蘇玨給堵住了口:“您上次和我說的那遠方表親,不就是因為嫁了個不投脾性的,最后郁郁而終了嗎!”

    “這世間又能找著幾個投脾性的,娘還不是嫁過來了才識得的你爹,才了解的你爹,那戲本上的情啊愛啊就只能看看,你還當真啊!”安氏說道。

    蘇玨定定的望著安氏:“所以您就……那樣子?難道想我以后也……唔唔……”蘇玨使勁兒掰下了安氏的手才覺得呼吸暢快了些。

    安氏看到蘇玨這樣心里一陣內疚,輕聲說道:“這事以后可不能再提了!”

    蘇玨不悅的看了她一眼,說道:“反正以后我不嫁!”

    “你這丫頭怎么這么死心眼兒呢,你爹能害你嗎!再說了,這個你不嫁以后嫁的還不知是個什么人兒呢,難不成你還想和人了解了再成親不成?”安氏嬉笑的望著她道。

    蘇玨反而認真的望向了安氏:“為什么不成?”

    “你和娘說說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繞到胡同里去了呢?孩子,你現在才十歲,過了年也就十一歲,嫁去戴家起碼也還要四年,你現在怎么就鉆進去出不來了呢!”安氏無奈的道。

    “現在不反對以后還能反對的了嗎……”蘇玨悄悄地嘀咕了一聲。

    “什么?”安氏問道。

    蘇玨馬上搖了搖頭:“沒什么。”

    *****

    ?注解:此段選自王安石的。方仲永本是一個農民,從沒學過知識,五歲時卻忽然問其父親討要筆墨等物,自此后見物就會作詩,被金溪一帶稱之為神童。有很多官宦商賈聞名來找他作詩,他父親見此有利可循,就讓他一直應酬而沒有學習。后來方仲永搜腸刮肚都作不出詩來了,又做回了一介農民。

    ****

    不好意思的再次求收藏推薦票票啦~~

    (*^__^*)……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