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室家 > 第二百二十二十章 最終
    六月十八日新皇登基,改年號為順德,大赦天下,施行新政。

    當日,永樂帝榮登太上皇,純貴妃冊封為純元皇太后。

    六月二十一日,永樂帝崩。

    舉國哀慟,新帝下旨:皇室守孝三百六十六天,三品以上守孝一百八十天,三品以下及平民九十九天內不得結婚嫁娶。

    沈清對此倒無所謂,因為她距離及笄還有兩年,但林芳語的婚期卻被耽誤了下來,改為明年的十月份。

    朱覲均和彭彭也將婚期推遲了,為此朱覲均還悶悶不樂了好幾天,弄得大臣們還以為他對先帝的逝去悲痛不已,順德帝都安慰了他好幾次。

    林芳語因為是未來的皇后,林大夫人已經不許她邁出家門半步,真真兒成了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小姐。

    沈清無聊,約了未來嫂子和念好去清越茶樓聽書。彭彭因為婚期推遲,又在家里呆不住,便偷偷的溜了京城來,平日里住在敏王府,時不時的出來和朱覲均約個小會,日子過得樂哉樂哉。

    “清越茶樓,怎么以前沒聽說過?”念好看著上面幾個筆鋒飄渺的大字,忽然笑了起來,在心里描摹著那字的形態,“真是筆好字啊……”

    彭彭點點頭,“據說是新科榜眼孫如歸的書法。”

    沈清調侃的瞪了念好一眼,“沈小姐,咱還繡花兒呢?”

    “去你的!”念好削了她一眼。

    沈清和彭彭大笑,大搖大擺的進了茶樓。

    “……只見那兩眼似銅鈴,張著血盆大口,哇得一聲朝武松撲了過去……”一樓大堂中央的平臺上站著個女先生,長得甚是嬌媚可愛。只聽得口齒伶俐,形態逼真,讓人一不小心就隨著她的動作繞了進去。

    “這是誰啊?”彭彭疑惑的問道。

    沈清皺緊了眉頭,剛要答話就見旁邊的小二迎了上來,語氣夸張的道:“三位小姐沒聽說過?這位是咱京里如今最熱門兒的女說書先生,名字叫流年,我們都稱為流年先生的!這一場。銀子就得這個數兒!”他又夸張的比了兩巴掌。

    “十兩銀子?”念好驚訝的道。

    “這可是一場!半個時辰!”他說著搖了搖頭,“流年先生一天就說四場,可這一天就四十兩銀子啊!”

    沈清卻望著臺上的人久久沒反應過來,臺上的那個正說得眉飛色舞的人卻讓她直感覺到了四個字:世事造化。

    她是怎么落到如此田地的呢?雖說財富滾滾,衣食無憂,可這真是她想要得生活嗎?

    曾經的皇帝,三皇子,對她寵愛有加,她一直是皇子里面的開心人。怎么會落得這般地步?

    “姐,你怎么了?”念好疑惑的問道。

    沈清搖了搖頭,笑道:“沒事,就是感覺她像個故人。”說完長舒了口氣,轉頭向小二扔了塊銀子,“給我們找個雅間!”

    “得嘞!”小二高興的拿著賞錢領她們上樓。沈清回頭看了臺上的人一眼,又馬上轉過了頭去。

    “這茶樓是新開的吧?不知你們東家是誰?”沈清問道。

    小二領著她們剛上樓,還沒等回答的。對面就有一行人走了過來,小二忙笑著招呼:“東家,孫公子!”

    “感覺裝潢挺不錯的……”念好笑著靠著沈清道,聽見小二喚人兩人同時笑著望了過去。

    沈清忽然一笑,望著小二喊東家的那個人一陣搖頭。

    “巖子,你什么時候開始做生意了?”

    被小二喚作東家的那個人正是林耀巖,他看著沈清也一陣驚愕:“朱公子,您這今兒怎么成女的了?”

    “您這也不成男的了么?我也不能落后不是!”他倆在這侃著嘴,彭彭那邊是一頭霧水。

    對面這男子長得當真精致的很,看交情還和蓁蓁很不錯的樣子。是誰呢?

    她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了念好,想必念好會認識的吧。

    她一看卻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念好已經愣住了,正看著對面的另一個男子愣住了,臉上似笑非笑的樣子,眼里已經水盈盈一片。

    她順著念好的目光望了過去,那男子也正望著念好,不過是眉頭緊蹙,似是在想著什么。

    她暗地里搗了搗沈清,沈清這才停下了和林耀巖的瞎侃,笑著和她介紹:“這是林耀巖。”又笑著和林耀巖介紹:“這是我未來嫂子彭姑娘,那時我妹……”她說到這里忽然停住了,擔憂的喚著念好:“阿好,你怎么了?”

    對面男子忽然一下子睜大了眼睛,眼里滿是不可置信,手都有些顫抖。

    沈清順著念好的眼神望了過去,他感覺有些似曾相熟,卻始終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等等,不會是……

    再一細打量,一身石青色湖綢素面直裰,右手拿著把竹骨的雅扇,身量頗高,此時眉頭緊鎖,嘴唇緊緊地抿在了一起。

    林耀巖也朝這兩人望了過去,笑著拽了拽那男人的胳膊,“思南,愣住了?”

    念好忽然笑了起來,嘴唇起合間吐出了兩個字:“阿哥……”

    男人深呼吸了一口氣,臉上的激動的無以復加。

    “阿哥,是你嗎……”念好的淚水順著臉頰不停的流著,臉上卻笑得燦如夏花。

    男人忽然走過來將她抱進了懷里,眼睛緊緊地閉著,呼吸有些急促,“阿好,是阿哥……是阿哥……”

    林耀巖稍稍朝沈清靠了靠,低聲道:“這是什么狗血?”

    沈清瞪了他一眼,待兩人平復些后一起進了雅間。

    他們背后的小二卻忽然松了口氣,急忙跟了上去。

    “在下孫如歸,字思南。”男人自我介紹。

    沈清挑了挑眉,思南,是思念江南。還是思念濟南?

    大家都互相打了招呼,他這才開始說:“找了好長時間,在濟南也找了好幾遍,但當初沒有記下你們的姓名,就如同是大海撈針……本以為要找一輩子的……”他感慨的望著念好,笑了起來。

    “可不是!我四叔要將霜兒嫁給他,都給婉拒了!”林耀巖嘖嘖搖頭。

    沈清忽然抽了抽嘴角。霜兒,林芳霜嗎……

    她也緊接著幫忙添油加醋:“我們阿好也等了你好些年呢,我娘一直想給她說親,她卻死活不同意。”

    “姐!”念好嗔了她一眼,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去。

    彭彭總算是搞明白了這些人的關系,她笑嘻嘻的坐到了林耀巖旁邊,“林公子,我一直沒著機會找林元帥討教武藝,聽說你是他老人家教出來的。咱比試比試如何?”

    林耀巖連忙擺手,“不用了不用了,這我要再把你打壞了,承靖可就永遠不站在我這邊了!”

    他現在和陸紹齊還是勢如水火。

    “沒事啦!”彭彭非常大方的擺手,“有我呢!”

    林耀巖一個勁兒的搖頭,搖得像只撥浪鼓。

    最后彭彭也沒和林耀巖比成。因為朱覲均直接來抓人了。

    回去沈清就和陸紹齊說:“真是無巧不成書。”

    “沒想到阿好還有這段歷史。”他笑著搖頭,將沈清抱到了懷里,“無巧不成書。咱們也是無巧不成書啊……”

    ※※※※※

    光啟八年。

    “祖母,故事就這樣完了?”床邊的小人兒梳著倆丫髻,小嘴撅得能掛只吊壺。

    沈清點了點她的小鼻子,嘴角一片慈愛,“不然呢?”

    “先帝最后也只有林皇后一位,真算是癡情的了……嘻嘻,當然祖父也是!”小人笑嘻嘻的道,嘴邊的小酒窩像極了她小時候。

    是的,那位張家的五小姐最后也沒有入宮,而朱遵堂終其一生也只有林芳語一位妻子。

    陸紹齊也沒有違背他的諾言。雖然這一生也有數不過來的大坎小坷,但兩人最終還是幸福的牽手到了最后。

    但他還是違背了最重要的那個諾言,那就是——他并沒有陪她走到最后。

    他去年的時候便逝去了。芳語也是前年便逝去了,順德帝更是已經逝世了八年。

    八年,過得真快……

    這一輩子,又怎么不快呢……

    這些熟悉的人中,只剩下她一個了,現在也是她去見他們的時候了,和他們說說這些年發生的事情,挺好的……

    “祖母,你困了嗎?”小人聲音糯糯的,小手搖著她的胳膊,“祖母陪昭兒一起玩好不好?”

    沈清又稍稍睜開了些眼睛,“昭兒,去把你爹娘和伯伯們叫過來吧。”

    “老夫人啊……”若聽走過去強忍著淚水,像極了當初那個機靈活潑的小姑娘。

    若初最后還是嫁給了陸良,但前些年已經老去了,而若聽嫁給了陸府里的另一個管事,如今也已子孫滿堂。

    “若聽,再叫我聲姑娘吧。”

    “姑娘……”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轉過了頭去,頭上的白絲直直映入了沈清的眼簾。

    沈清微微嘆了口氣,感覺再也忍不住腦中的那股困倦,眼睛緊緊地閉了上去,朦朦朧朧間看到兒子媳婦們一起沖了進來,哭聲震天,還有若聽直直跪下去的身影。

    ※※※※※

    “清晨?清晨?”耳邊傳來夢般的回聲。

    她使勁全力睜開了眼睛,眼前卻是滿是文件的辦公桌,還有林宜一充滿擔憂的臉。

    “你可嚇死我了!”林宜一不停的拍著胸口,手上艷紅色的指甲油刺得她眼疼。

    “叮鈴鈴,叮鈴鈴……”

    桌上的手機在不停的響著,她卻忽然有些陌生,有些笨拙的接了起來,喊了聲:“喂?”

    “清晨啊,是媽。這個星期回來嗎?媽給你做三鮮餡的餃子,韭菜可是剛下來的呢……”是陌生中又熟悉非常的聲音。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回,回家……”

    (完)

    ***

    待會兒來個感言o(n_n)o~~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