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繼承者們]Rachel重生記 > 第六十八章 醉酒
    第六十八章醉酒

    這次的秋冬季服裝系列發布會選在戶外舉行,地點定在露天的高爾夫球場,因為這次服裝發布會的主打是休閑運動,來的人除了一些特邀的記者媒體外,都是些經常相交的貴婦人,這次的服裝主要是針對這類人而設計的。

    esther站在臺上,一身風姿、淺笑妍妍。

    “聽聞trunk show是為極少數的貴族,打開行李箱展示產品而來的。今天邀請來的各位,不正是當今時代的貴族嗎。”

    “女人總是會一心追求完美,所以這一次的秋冬季系列,我們在功能上有做了特別的考量,增加了服裝的設計性……”

    人群里更是發出善意的笑聲和啪啪的鼓掌聲。

    esther一說完開場白,準備好的模特便依次走出。

    rachel穿著紅白相間的運動服、黑色長褲運動鞋,一身休閑的站在一旁。她看著臺上風姿卓卓的esther,明明將近四十,卻一點兒也不顯老,反而更顯成熟女人的性感和韻味。

    esther很快就走下臺,端著香檳招呼客人,rachel微笑著跟在esther身側,話沒說什么,香檳的卻是喝了不少。

    李夫人笑著對esther說:“你們家rachel已經開始幫著媽媽工作了啊。”

    rachel笑著說:“總有一天會是我的工作嘛。不過我媽媽她好像不打算那么無條件的把公司的交給我,我正想好好表現,多掙些表現分呢。”

    這話逗得李夫人和esther都笑了起來,又是一陣說笑聲。

    ……

    又一會兒過后,rachel到一旁空地上接電話,是金嘆打來的。

    “我這邊還沒完呢,可能還有一會兒……什么?你離家出走了?……你現在在哪!”

    rachel和esther說了一聲就快速走了,然后在十分鐘后見到了金嘆。因為金嘆離家出走的地方很巧妙,和esther服裝發布會在一個地方。

    1025號房門前。

    rachel呼吸不穩、還有些喘,冷著的小臉紅撲撲的,眉間微蹙。相對于她面前的金嘆就輕松愜意多了,裹著明顯是洗浴后的浴袍,額上的發絲微微濕潤,手上端著葡萄酒,一點兒也沒有離家出走的愁眉苦臉。

    rachel眉頭皺得更緊了:“怎么回事?”

    金嘆牽著rachel進了房,將金會長可能派人跟著他和他哥的事說了,他詢問過尹室長,雖然他沒明確的和自己說什么,但他也猜了個大概。然后他忍不住去問了他父親,可他父親的掌控欲太強,容不得人有一絲違背,最后也鬧得不歡而散。

    “……于是我就來找你了。”

    “你在這里休息一會兒,晚點再回去吧。”rachel松了口氣,又被室內熱乎乎的空氣蒸得脫了背心外套。

    “嗯,我知道。”金嘆點頭,他也不是真的離家出走,只是當時實在太過氣憤、心有不甘。不過,“今天我見到我哥哥的女朋友了,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哥哥并沒有那么討厭我,或許還有點喜歡我……”

    金嘆咧著嘴角笑得開心:“茜茜,你知道嗎,我哥哥他喜歡我!”

    rachel摸摸他的頭:“傻。”

    金嘆高興得不行,給rachel倒了杯葡萄酒:“來,我們慶祝慶祝:我哥哥他真的喜歡我!”

    一杯葡萄酒下肚,rachel覺得頭暈乎乎的,渾身更熱了,額頭都冒起了小小汗珠。

    金嘆總算發現了rachel似乎不對勁:她臉上是不正常的紅暈。金嘆抹去rachel額際的汗珠,掌心覆在她額頭:“怎么這么燙?!茜茜,你發燒了,我們去醫院!”

    “沒有啊,我就是有些熱。”rachel一本正經的反駁,她只覺得渾身又熱、又好像被緊捆著很難受。

    金嘆很不相信的問:“可你額頭這么燙!有沒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頭痛不痛?”

    rachel搖頭:“不痛,就是有些昏。”

    金嘆捧著她紅撲撲的臉頰,看著她似迷著一層霧氣的雙眸,不確信的說:“不會是喝多了吧?”可只一杯葡萄酒怎么會多?

    “好熱,你別抱著我……”rachel推他。說完又想要脫衛衣,可她還記衛衣里面就只剩下保暖衣了,在這個男人面前脫衣服好像很不好,又好像脫了也沒什么……

    rachel揪著衣角苦惱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好:脫不脫呢?

    金嘆抱緊著她不松手:“茜茜,你剛才在外面是不是喝酒了?”

    可rachel快熱瘋了,又被緊緊壓著,那種被束縛的感覺更強烈了,胸口憋得難受,簡直要命,額上的汗珠又冒了起來,紅撲撲的小臉滾燙。

    她難受得低低的哼,腦子里一團漿糊:“走開啊,你快走開……”——她要脫衣服嘛!

    金嘆親了下她滾燙的臉頰,將她抱起放到臥室的床上去了,叮囑了好幾聲“別亂動”,才快速的去到了杯溫水,又把房間的溫度調低了些。

    也難怪rachel會喊熱,她本就從露天的寒風中過來,穿得多、又喝了酒,而他房間溫度又太高,如今醉酒的rachel只會喊熱了……

    金嘆無奈笑著回了臥室,然后被床上的小女人驚得蓬勃的欲.望往身下竄。他又覺好笑,心里都軟綿綿的。

    此時rachel身上的衛衣早就不在了,黑色的保暖衣也脫到了頭頂,露出大片白皙無暇的肌膚,被包裹的圓潤呼之欲出……

    可rachel還滾在床上痛苦的哼唧著要扒下這可惡的衣服,可她又怎么都脫不掉,這破東西捂在她腦袋上、難受極了,她要告它謀殺!嗚……折騰到最后她都快哭了。

    金嘆趕緊上前幫忙,一下就給她扒下來了。

    rachel可算舒服了,然后頂著一頭亂毛發脾氣:“給我扔掉!”太可惡了!她再也不想看到它了!

    金嘆趕緊扔一旁的沙發上。

    rachel脾氣更大了:“扔出去扔出去!我不要看到它!”

    金嘆又趕緊把衣服關進一旁的衣柜里,哄著說:“我們把它……”他說不下去了,咕咚咕咚的咽口水,眼冒綠光盯著自己脫下胸.罩、露出兩只小白兔小女人,她正躺在床上舒服哼哼,哼唧完又開始蹬褲子……

    金嘆再也忍不住化身禽.獸撲了上去:“寶貝兒,我幫你脫好不好。”

    rachel很認真的想了想:“好吧,那你快點兒!”

    “但有條件哦~待會兒你要坐我身上自己動~”

    “坐你身上干什么?”

    金嘆深吸了口氣,口出狂言:“干你!”

    “干我?”

    “嘶~妖精!”他再也憋不住深深的吻了上去,壓著rachel又親又揉,還不忘把她脫得光.溜溜的。

    精瘦結實的腰上擠進去,挺著腰在她濕漉漉的地方找了幾下,一下便頂到了底,將她堵得滿滿的。熟悉的脹滿和酥麻感撲面而來,rachel高高的仰起頭,微張的紅唇發不出一絲聲音,竟是小小的到了一次。

    金嘆喘息著悶笑,她里面又緊又燙,緊緊的吸咬讓他頭皮發麻,舒爽不已。他強忍著快要出來的沖動,將她的腿扛到肩上、掐著腰就是一陣狂亂的頂弄……

    rachel緊緊的摟著金嘆的脖子,嫣紅滾燙的小臉上眉目舒展,表情迷醉,嘴里發出歡愉而嫵媚的好聽的叫聲,不似以前隱忍壓抑的呻.吟,聲音里全是舒服的滿足和愉悅。

    金嘆牢牢的壓著她動,總算挺過了最初的快意。他粗喘著從她身體里退出來,rachel迷蒙著眼看他,雙腿夾在他腰上不讓他走,聲音難受又委屈:“要。”

    “別急小妖精!乖乖趴好!”金嘆啞聲低咒,啪啪在她雪白的小屁股上拍出幾道紅痕,將她擺成跪趴的姿勢,尋著溫軟之地重重的狂抽猛送。

    他一手掐腰一手扣住她的軟綿的一團揉弄,力氣大得她由剛開始舒服的哼唧到后來的低泣,“輕點……輕點兒嘛……慢啊……”

    她聲音又嬌又媚、又軟又糯,叫得他魂都快沒了,只盡情的按著身下的小女人沒完沒了的做,哪知道輕點慢點,他只嫌自己進得不夠深不夠重。

    到最后結束的時候,金嘆悶哼著趴在她身上喘息,爽到極致的歡.愉讓他身心舒暢。

    ……

    不過一會兒,金嘆驚訝的發現,他身下的小女人居然四肢并用的巴到自己身上,紅潤的小嘴在胡亂的親他,雙手更是在他身上來回撫摸,小屁股也一扭一扭的。而他還在她體內的東西又開始蠢蠢欲動,一下子將她塞得滿滿的。

    rachel舒服的哼:“要,快動動……”

    金嘆深吸了口氣:我也很想就這么再來一場啊寶貝兒!

    “寶貝兒乖,等等啊。”金嘆強忍著從她身體里退出來,重新拿了個套套換上,哄著不滿哼唧的小女人坐上去,讓她自己動。

    rachel通紅著臉,撐在他小腹上坐了好幾次才坐了下去。金嘆又痛苦又舒服,直到自己一點點被她吞進去才忍不住重重的往上一頂,女人舒服的長吟和男人粗重的悶哼交織在一起,空氣滾燙發熱、全是濃濃的麝香味和翻涌的淫.靡.情.欲。

    rachel被哄著動了半場就顫抖著趴在他身上、舒服的不動了。金嘆被她絞得不行,翻身把她壓在身下狠狠的弄,完全無視了她的低泣求饒,等結束的時候rachel已經徹底暈過去了,臉上濕漉漉的掛著淚珠,紅腫的小嘴緊緊的抿著,鼻尖紅紅,小模樣委屈可憐得不行。

    金嘆愛慘了這小女人,黏糊的在她粉嫩的臉蛋兒上親親蹭蹭,寶貝兒乖乖親親的喊不停,喊醒了又哄著溫溫柔柔的做了一次,才心滿意足的抱著軟成一團的小女人睡著了。

    ***

    作者有話要說:打滾求留言~~t^t 不然人生沒動力 。

    ╰( ̄▽ ̄)╮快來撒朵花……作者君會繼續努力的握拳!

    ————我什么都沒寫啊,千萬別留xxx什么的(⊙o⊙)盯!————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