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王妃當道 > 第6章 流年醉
    “一碰到南宮懿的事便六神無主,孟大小姐的戾氣在似水柔情中冰消瓦解。”左思思似真非真地說著,語聲帶笑,眼底卻無絲毫笑意,“這么半大的人兒,倒像個孩子似的,躲在屋里淚流滿面,跟一個姬妾爭風吃醋。”

    “誰說我喜歡他了?只不過瞧他對胡蘊蓉俯首帖耳,恨不得把心窩子陶給那小蹄子,我就氣不打一處來。”孟嫣然語聲低弱下去,最后幾個字竟成呢喃。

    “小蹄子?”左思思眉毛一揚,嗤笑一聲,當初她剛入府時,也曾有人罵她小蹄子,女人怎么就和這兩個字脫不了關系?她干咳一聲,“世子妃,用詞文雅一些。”

    一句話,提醒了出身市井的南陽王世子妃。

    “是我欠管教。”南陽王世子妃承認自己的過錯,但話里卻有漏洞。

    左思思心中了然,知悉世子妃后悔將財政大權交與他人,府中之人輕視她,南陽王世子更是瞞著她在外尋花問柳,金屋藏嬌。

    “今日爺一下朝回府用早飯,有意無意嘆邊疆戰事吃緊,國庫空虛,今日海賊縷縷犯禁,朝堂左右為難,無多余之力撥糧餉,打算向民間征集善款,主要針對富商之流。”世子妃話鋒一轉,溜回到了南陽王世子攜世子妃造訪晉王府的原因上。

    左思思微微一笑,并不驚訝,似乎早就猜到其中另有乾坤:“世子讓你為難了?”

    “你也知道我娘家人一直反對我嫁入世子府,當初是我執意要嫁他,家人拗不過我,才點頭同意這門親事。”世子妃側著身子看緘默不笑的左思思,左思思起身立在窗邊,凝睇著庭院中悄然挺立的梧桐樹,枝上悉數的落著幾只飛鳥。冬寒將盡,春已近。

    “你如今后悔了?”左思思一笑,數著枝上的飛鳥。

    “思思,我從不做后悔之事。”孟嫣然一字字道出,這些字是從她心里說出的,益發顯得真實而不矯情。

    左思思淡笑,回身坐到胡床上,玉石棋子擺在桌面上,這是一盤未下完的棋局,擱在桌面上許久,玉石棋子蒙著一層灰。左思思輕輕一觸,灰塵便沾染到指尖上,鉆入肌膚,點在心頭。她緩緩開口,“若是改變不了,便認了,別做委屈自己之事。”

    孟嫣然側眸,眼底凄惶之色隱去,默然執著白子,與左思思對弈。

    紅軒小筑重又落入冷寂,雅室燃著清心寧神的檀香,一縷沉沉幽香在偌大的室內彌漫開,室內靜寂,只聽到棋子落盤的聲響,清晰入耳。

    兩人對弈許久,靜心靜身,打算廝殺一番。

    “王妃好雅興。”溫潤語聲從水晶玉簾晃動處傳了進來,紫色紗袍映入眼簾,剪裁合身、質地高貴的紫紗袍襯得南宮燁身材愈發好。他身側立著藍衫男子,容顏如雪,瓷娃娃似的一人。兩人并肩而立,不分昆仲。

    左思思和孟嫣然起身相迎,南宮懿落落大方地向左思思請安,左思思斂衽道:“世子來接世子妃?”

    左思思話一出口,便覺多余,臉上只淡淡笑著,掩飾自己的尷尬。

    “賤內打攪王妃多時,實有愧。”南宮懿彬彬有禮,溫潤如玉,一時看不出當年大鬧皇城時,滿身囂張氣焰,“天色漸晚,該回府了。”

    孟嫣然搶著說道:“我不回去。”

    重又坐下,鼓著腮幫子賭氣,理也不理一臉尷尬的南宮懿。

    “世子妃這不是你說笑的時候。”南宮懿語聲低沉,屏在腔子里的一口氣慢慢散了,輕聲軟語哄著和他抬竹杠的世子妃。

    “在世子面前,賤妾怎敢造次。世子真想要一個溫良賢淑之人,府里不就住著一人?”孟嫣然不動聲色地反唇相譏,毫不留情面。南宮懿頓時臉色漲紅,跳起三丈,指著世子妃冷冷道,“好,你既然不領情,就莫怨我翻臉無情。我這就去找蘊蓉,至少她比你溫柔,比你懂得讓我開心。”

    南宮懿一甩袖,廣袖垂落似流云,輕輕地來,輕輕地走。

    兩人是吵翻了天,孟嫣然終究女兒家臉薄,當著眾人之面被世子輕侮和拋棄,她怎不憤怒,一動氣,她就什么都不顧了。

    孟嫣然沖上去,拽住南宮懿的廣袖,南宮懿回身瞧著面容凄婉的孟嫣然,冷冷道:“世子妃,可想好了?”

    “想好了。”孟嫣然笑得凄涼,語聲暗啞,神容恍惚,她猛地抬手掌摑世子南宮懿,“啪”地一聲,南宮懿臉上五指印盡顯,紅得像二月花。

    這一打,不僅南宮懿怔住了,孟嫣然也驚呆了。

    孟嫣然遲疑的回神,瞧著那只手發呆,她踉蹌地倒退幾步,堪堪跌落進胡床,目光茫然。

    南宮懿不曾想孟嫣然潑辣至此,語聲輕微:“世子妃,好好保重。”

    南宮懿走了,明日便是上元節,宮中盛宴在等著世子和世子妃,讓世子頂著紅腫的臉頰參加宮宴,委實讓他難堪。

    南宮燁臨走時交代了一句話,左思思早已拋到腦后。自南宮懿拂袖走后,似已將孟嫣然的靈魂抽走,孟嫣然木人似的伏在棋局上痛苦,玉石棋子跌落在紅磚上,鏗鏘有聲。

    “嫣兒。”久違的暖語左思思脫口喚出,卻喚起孟嫣然心底最柔軟的隱秘處,孟嫣然一怔,微抬首,對上明如秋水的眸子,重又埋首,益發泣不成聲。

    左思思不再安慰孟嫣然,索性讓她哭個痛快,最好將心中的千千結也哭出來,她的心才暢快,精神振奮,不似這般頹靡。

    許是哭得累了,孟嫣然抬首,爽性用袖子擦淚痕,越擦越像花貓。左思思笑了,親自去擰了一把毛巾,為她輕拭臉,臉上淚痕一去無蹤影,神容卻枯槁,半日前還流光溢彩的世子妃,已然換了個人。

    左思思嘆息一聲:“癡情人總是被多情傷。”

    已是掌燈時分,婢女點燃銅燈臺,屋里亮如白晝,照亮了孟嫣然心中一角。

    孟嫣然駭笑,語聲因凄婉而破了調:“沒想到,我被趕出世子府,還能睡在鴛鴦錦被里。”

    “情真語真。”左思思淡淡說著,一絲悵然笑意噙在嘴角。

    婢女吹熄了銅燈臺,一點清淚掠過眼中,屋子瞬間黑暗,旋即歸于寧寂。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