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HP]如何正確喂養救世主 > 第14章 魔1法石14
    萬圣節之后,赫敏就成了他們這個小團隊的常駐成員。當哈利提起尼克·勒梅這個名字的時候,赫敏表示會在課余時間幫忙查查,但她的方向還局限在近現代巫師身上——從時代來講,這位法國瓦盧瓦王朝的煉金術士怎么都該算是中世紀的巫師。

    讓赫敏對這件事認真起來的,是格蘭芬多的第一場魁地奇比賽。哈利的掃帚在比賽時被人下咒,有人試圖用這種方式來謀殺哈利,這是赫敏他們的看法。在他看來,有眾多教授監場的魁地奇比賽里,僅僅是給掃帚下咒是不足以干掉哈利的,別的不說,光是坐在主席臺的麥格教授就能把下方的地面變成一灘軟泥,至少保住哈利的性命是不成問題的。下咒的人或許僅僅是想要阻止他們插手、或者吸引他們插手魔法石這件事。

    如果是后面這個目的,那么對方已經成功了。

    認真起來的赫敏讓哈利和羅恩都吃不消,她每天抱著一摞一摞的大部頭書在格蘭芬多的休息室里翻閱著,并且還念叨著要去*區看看。“如果尼克·勒梅是鄧布利多教授的朋友,那么他的名字怎么都不會只出現在*區里吧?”他一句話就打消了赫敏的念頭。

    哈利和羅恩一開始還對這事兒挺上心,但久了就不耐煩了。哈利堅持認為自己在什么地方看過這個名字,就是想不起來了而已,并且堅定地相信這個名字總有一天還會自己跳出來的。他不知道為了加快他們的進度是不是應該去大量采購巧克力蛙——因為哈利是在火車上閱讀鄧布利多的卡片說明時看到的尼克·勒梅,在那之后,哈利對收集卡片的興趣就迅速被持續涌出的新事物轉移了,他都有點想從哈利那里把莫佳娜的卡片要回來了。

    不過考慮到他的資金緊缺,巧克力蛙的計劃就作廢了。

    他們的新興趣是巫師棋,和國際象棋沒什么區別,就是棋子會動,可以互相攻擊,以至于他懷疑interplay的設計師會不會是個巫師(他們在1988年于多個平臺上推出了戰斗國際象棋的游戲,看上去和巫師棋一模一樣)。羅恩的棋藝很高明,自從把西莫打得再也不愿意玩了之后,宿舍里就只剩下哈利還樂意跟羅恩下棋了。不過鑒于羅恩對勝利的享受打過其他一切,哈利也從來沒有勝利的希望就是了。

    “都是因為西莫的棋子吵吵嚷嚷,不聽指揮。”又一次,哈利的棋子被羅恩的殺得片甲不留,那孩子抱怨著,“我本來可以下的更好的。”

    “安德,你要不要也來試一下?”羅恩樂不可支地朝他招著手。

    “不要,我才不想被你蹂躪。”他一口回絕。國際象棋對他來說沒什么難度,即使換成會動的棋子也是一樣。羅恩的棋藝應該是跟韋斯萊家的那一大群孩子練出來的,他們的頭腦都不差,但他的棋藝是跟彼得練出來的。

    “你可真沒意思。”話是這么說,羅恩的注意力已經被重振旗鼓準備再來一局的哈利吸引走了。

    三樓走廊的布置已經接近了尾聲。針對哈利在魁地奇球賽中的出色表現,弗立維教授設計了類似于尋找金色飛賊的關卡,只不過這次哈利的目標是一把鑰匙。羅恩的巫師棋才華被他報告了上去,麥格教授變出了一個巨大的巫師棋盤,他們可以代替棋子作戰,就像真正的戰斗一樣,非常刺激。赫敏的加入讓斯內普寫了一道分析推理題,只有喝掉正確的魔藥才能穿越火焰,抵達最后一關。

    今晚,麥格教授讓他去看下最后一關。

    “現在他們將斯內普教授當成了懷疑對象,因為斯內普教授在魁地奇比賽里給哈利的掃帚念反咒被發現了。另外,我不確定他們還要多久才能查到魔法石,但這是可以控制的,因為答案就藏在哈利的巧克力蛙卡片里。”一路上他低聲向麥格教授報告著哈利他們的進度,“倒是通過路威的辦法不太好辦,我們很難確定海格什么時候會走漏口風。”

    “放心,敵人比我們更著急。一旦海格不小心說出去一次,第二次也就不遠了。”說到這里,麥格教授皺起眉頭,“你確定不參與到他們的冒險中嗎?”

    如果加入到冒險中,他和哈利的關系可以進一步鞏固,但如果哈利的最終使命是對抗伏地魔,他就不認為自己應該參與進去了。“我的魔法能力無法瞞住他們很久,我已經暴露了太多的疑點,總有一天,哈利會發現我是很有用的,如果我和他關系太近了,他會理所當然地將我算作他的助力之一。然而面對神秘人,有些決定是哈利必須獨自去完成的,別人無法幫他。要讓他能夠做出最好的選擇,就必須在那一刻到來之前讓他先適應孤立無援,讓他相信,在最關鍵的時候,永遠不會有人幫他。”

    “這是非常殘忍的。他還那么小,而且在一個糟糕的家庭里長大,那么渴望別人的陪伴,收獲真正的感情。”麥格教授的聲音聽上去沉郁而悲傷,“在他被德思禮一家收養之前,我觀察了那家人一整天,沒有比他們更不適合收養小孩的家庭了。當我第一次見到哈利,我就能看出過去的創傷在他的身上留下的痕跡,多么可憐的孩子,他只是想要一個家庭,想要有人愛他。”

    “他會有的,在他戰勝了神秘人之后。”他何嘗不理解哈利的愿望?“我想那時他應該已經成年了吧?”

    “那正是我們的責任,不是么?盡量推遲神秘人復活的時間,讓哈利不要過早地面對殘酷的戰爭。”

    他們到了一間空教室,鄧布利多教授已經在里面等著他們了。

    “所以這就是最后一關,一面鏡子。”擺在教室里的是一面裝飾得非常華麗的鏡子,差不多和這間教室一樣高,鏡子的上方用鏡面文字寫著“我展現的不是你的面容而是你的渴望”。他小心地避免直接站在鏡子面前,“它有什么用么?”

    “我會給它施法,將魔法石放在里面,只有迫切想要獲得魔法石卻又不想利用它的人才能將其從鏡子里取出來。”校長向他們解釋道。

    “這樣的話,就只有哈利能取出來了。”他點了點頭,明白了校長的用意,“敵人也不會輕易殺死哈利,因為他們還需要利用他來獲得魔法石。”

    “非常正確,可惜我不能因此給格蘭芬多加五分。”校長開了個玩笑,“不過我們得先測試下魔鏡的效果,維京先生,你能站到鏡子前看看么?”

    測試魔鏡?還是測試我?看樣子校長對他還是不夠放心,是因為他做錯了什么嗎?也許是他表現得太有主見,讓校長覺得他不太好控制。他警惕起來,打定主意不管他在鏡子里看到了什么,都跟校長說他看見他的家人們和他站在一起,來表達他對家庭以及對長輩的認可的渴望。鄧布利多會喜歡的,一個渴求長輩愛撫的小孩,沒有比這更好對付的人了。

    他站在了鏡子的正對面,卻差點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他在鏡子里看見了自己,不是現在的他,而是小很多的,大概只有五六歲,他都快忘記自己曾經看上去那么瘦小,好像個一推就倒的布娃娃。鏡子里的他在哭泣,小的時候他不怎么哭的,因為不想讓彼得看見他軟弱的一面。他走近了一些,看到了另一個人,一個稍大一點的孩子,和他現在差不多身高,走過來安慰著小時候的他。他聽不到那個人的聲音,卻能夠從對方的動作和自己的反應中讀懂那種溫柔,發自內心的關愛,這就是他想要的么?一個真正愛著自己的人,不帶任何利用和操縱的意味。走到了鏡子前面,幾乎可以伸手碰到鏡子里的人了,才看見那個人是彼得。

    不,那不會是彼得。

    他接連著倒退了幾步,心中的驚駭卻怎么也退不下去。

    無數次他在夢中見過這個年紀的彼得,大約十歲,個子已經很高了,臉上總是帶著冷酷的笑容,眼神里充滿了惡意。彼得恨他,每時每刻都想弄死他,卻又迫于社會的制度而不敢對他出手,就只好通過毀壞他所擁有的一切來發泄這種徹骨的恨意。但他從來沒見過這個樣子的彼得,心態平和,內心圓滿,像一個真正的兄長那樣愛護著他。他看見彼得笑嘻嘻地揉亂他的頭發,又在他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吻,讓他終于止住了淚水,撲倒在對方懷里,好像那就是他最安全的避風港。

    他再也看不下去了,眼淚已經模糊了他的視線。

    “你看到了什么?”麥格教授攔住了想要奪路而逃的他。“鏡子里有什么?”

    他又看了一眼鏡子,注意到里面的自己并沒有戴監視器。這是在他殺死史蒂生之后,被if錄取之前,那時的他做出了影響他一生命運的決定,從彼得身邊逃離,去戰場,去參加那場罪惡的侵略戰爭,并且犯下他永遠無法彌補的錯誤。如果那一天,彼得不是想要謀殺他,而是安慰他,告訴他沒事了,一切都結束了,他可以留在家里,這里有人愛他,有人會保護他,無論世人對他如何非議,都會有人擋在他的前面。

    他抬起頭,瞅著麥格教授眼中的焦急,和焦急背后對他的愛惜和保護的意愿,然后又轉過頭望著鄧布利多教授,校長的目光被擋在半月形的鏡片后,諱莫如深。

    “我看見了伏-伏地魔,”他用帶著哭腔的語氣回答,麥格教授拽住他的手臂抖了一下,“還有哈利。我看見他們在一起,沒有爭斗,他們看起來挺好的,像是朋友……這是不可能的對吧?這面鏡子顯示的東西都不是真的,是不是?”

    “那只是面愚蠢的鏡子,”麥格教授將他摟在懷里,“別去相信它,它只會告訴你謊言。”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