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醫妃傾城 > 一百四十八章 江山美人
    古若雅不動聲色地給他滿斟了一杯酒遞過去,淡淡地笑道:“怎么了?有什么煩心的事兒嗎,連飯也不吃了?”

    上官玉成不敢對視她那雙明媚雙眸,只是搖頭,低低地道:“還能有什么事兒?無非就是天下初定,大小的事兒還沒上手而已!”

    古若雅自是不信,給他夾了一筷子菜,才道:“我們是夫妻,有什么事兒可以和我說說,不要悶在心里才是!一個人走投無路,說不定兩個人就能有辦法呢!”

    上官玉成默默地端起酒杯仰頭而盡,并沒有應聲。

    “是因為我的事情吧?”古若雅又給他滿斟上一杯,繼續問著。

    “你,都知道了?”上官玉成愕然。

    “這事兒還能瞞得住嗎?遲早不得讓我知道?”古若雅見他又去端酒盅,忙一把按住了,笑道:“何必這么急?先吃些菜再喝。”

    上官玉成雙眼赤紅著望著古若雅,半天才怔怔地說道:“都是我不好,害你跟著遭罪。你放心,我這輩子后宮里不會有別的女人,若是他們還不同意立你為后,那就冊封你為皇貴妃!到時候宮里就只有你一個女人,誰還能耐你何?”

    “這樣啊。”古若雅面上還是淡淡的笑容,可是那笑有些牽強。

    她給他遞了一個竹節小饅頭,自己也斟滿了一杯酒,和他碰了一下,夫妻兩個干了一杯,古若雅只覺得嗆得喉頭酸澀,眼眶有些發紅,有什么東西想要溢出來。

    她連忙用手掩飾了一下,上官玉成正心煩意亂的時候,自然也沒有察覺到她的異常,還以為被這辛辣的酒給嗆到了呢。

    他吃了一口饅頭,呵呵笑道:“你們女人家還是得多喝幾次才行!瞧瞧,就這一口,就嗆成這樣。”

    “是啊,女人家,能做什么呢?”古若雅拿出帕子拭了拭嘴角。

    見他吃得香甜,就把自己面前的菜往他那邊推了推。

    上官玉成一邊大口吃著一邊贊道:“嗯,好吃,許久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飯菜了。”

    “那是你心煩,連飯都吃不安生,才覺得不香甜!”古若雅抿了抿唇,狀似無意地試探道:“你說若是我為皇貴妃,咱們的兒子怎么封?”

    “咱們的兒子當然是太子嘍,這還用問?”上官玉成抬起眼瞥了她一眼,笑道。

    這個問題真是太幼稚了,他的雅兒怎么越發不明白了呢?

    他這輩子打算就她這么個女人了,兒子自然是他們倆的,當然毋庸置疑地就是太子了。

    “哦?皇貴妃的兒子又不是嫡長子,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吧?”古若雅不經意地又問道。

    “你生的就是嫡長子!”上官玉成臉色微微地有些漲紅,脧了古若雅一眼,見她依然面色平靜,這才笑道:“你盡瞎想些什么?安生待在后宮里就行!”

    安生待在后宮就行?

    古若雅好笑,她怕是做不到。這偌大的宮殿不過是個金絲籠子,日子久了,誰知道還會有什么鳥兒飛進來?

    雖然她極力掙扎不想住進來,可是不能保證其他的鳥兒不會來。

    今兒這些大臣可以以她身份地位低賤阻止她為后,等明兒還會以不是嫡長子廢了她的兒子,等以后更會說中宮虛設還會逼著上官玉成迎娶貴女為皇后。

    今兒上官玉成妥協了封她為皇貴妃,他日,這些人再逼迫他,他就不會再妥協嗎?

    她不敢想象下去,只覺得這皇宮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獸,說不定哪一天,她們母子三個連性命都不保了。

    越想也可怕,憑空里,古若雅后背上竟然出了一層白毛汗,渾身冰涼!

    她趕緊把剩下的酒一口灌了壓壓驚,喝得有些猛了,嗆得咳嗽起來,差點兒喘不過氣來。

    上官玉成連忙起身站在她后背給她輕輕地拍著,埋怨道:“你看你,想喝酒也不在乎這一時,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還這么著急?”

    古若雅好不容易才平復下來,輕笑道:“還是那句話說得好啊,‘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是我太急了。”

    又喝了一杯溫茶,她才算是好受了一些,心也慢慢地平靜下來,示意上官玉成坐回去,問他:“將來我是不是連出宮都不能隨意了?更別提我想到廣元堂行醫了?”

    “自然!”上官玉成不假思索地點頭:“你貴為中宮之主,雖然沒有皇后的名分,可實際上還是相當于皇后的。自然要母儀天下的,這行醫問藥的事兒,你怎么能拋頭露面地去做呢?”

    果然不出所料!

    古若雅無聲地笑了,當了皇帝,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呢。

    不是他這個人變了,而是形勢變了,心境變了。

    看著上官玉成又自己去摸酒壺,古若雅并沒有阻攔。

    見他已經喝完了三杯酒,古若雅也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裾,笑道:“孩子該醒了,我回去看看去。”

    上官玉成不置可否地笑了,“你如今身份地位不一樣了,孩子還是得交給乳娘和嬤嬤來帶。哪能你一個人帶呢?”

    “我是他們的親娘,帶一帶有什么不好?”古若雅不以為然,撇了撇嘴。

    “不是不好,而是不合規矩!”上官玉成啪地一下把手中的的空酒盅放在桌上,輕微的響聲倒是嚇了古若雅一個哆嗦,只是他沒有注意到!

    古若雅失望地搖搖頭,規矩如此!

    呵,好一個不合規矩啊?

    再過幾年,等孩子大了,就要分開教養了,還是規矩如此!

    說不定以后兒子女兒的事兒她都不能插手了,到時候自己若是有一點兒異議,那依然是規矩如此!

    其實她心里還有一個問題想問,若是當她們母子真的因為這樣那樣的規矩,最后逼迫地只好遠走高飛的時候,他是否還會堅持這個規矩?

    話到嘴邊,她不知道如何問他,怕自己心軟,到時候依然離不開他。

    但是不問,她又不死心。

    為了讓自己日后能不后悔,她決定再艱難也要問出來。

    她就那么靜靜地站在他面前,淡淡地笑著,笑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上官玉成有些不解,抬頭道:“你不是要去看孩子嗎?怎么還不走?”

    “那,你不想去看看孩子嗎?你這都有七八天沒有看過他們了?”她說著,心里有些發酸。

    孩子這么小,若是再不看一眼的話,也許過一段日子就認不得他們了。

    “不了,朕還有事兒,今晚上就不回你宮里了。你早點兒歇著吧。”上官玉成心煩意亂地說道,他沒有解決封后的事兒,就沒有臉面去見古若雅和孩子。

    今兒已經和古若雅說了,封她為皇貴妃,雅兒一向寬宏,不會在乎這個虛名的。

    日后,外有他的寵愛,內無其他女人,雅兒的日子定會過得舒舒服服的。

    古若雅不死心地俯身笑問:“若是有朝一日,讓你在我們母子和你的皇位之間做一個決斷,你會怎么選?”

    問完了古若雅又覺得自己有些幼稚,就像前世里聽到的故事一樣,若是母親和媳婦都掉河里了,先救誰好?

    這不還沒到那一步呢嗎?她這么逼著他做什么?

    上官玉成聽了就愣住了,半天才拍著后腦勺道:“你到底想說些什么?朕不是說過了,你只管在后宮里好好待著就行了?別瞎想那些有的沒的!”

    古若雅的心慢慢地沉到了谷底,他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女人看待啊,讓她待在后宮里不管不問,一直到老死才好!

    因為沒有希望,所以也沒有什么失落。她只是點頭笑道:“是我多想了。我這就走了!”

    裹了裹身上的大氅,又看了一眼上官玉成,她方才邁步出門!

    身后,響起了吱呀的關門聲。

    她只覺得自己的心猛地一縮,就好像這一道門是條無法逾越的鴻溝一樣!

    她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坤寧宮,寢宮里,兩個孩子睡得香甜,還沒有醒來。

    春意帶著兩個小宮女守候著,聽見門簾行動,連忙起身行禮。

    古若雅坐定之后,還是覺得心疼得要命。

    她抖索著接過晚晴遞過來的一杯茶,喝了半杯,才覺得好些。

    晚晴在一邊看著古若雅失神落魄的樣子,不由有些擔心,就問道“娘娘,您身上可是有些不適?要不奴婢去傳個太醫吧?”

    “無妨,我就是大夫要請什么太醫啊?”古若雅擺手止住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

    好半天,她才覺得心情平靜了下來,就問晚晴:“你年歲也不小了,可有看中什么人?說給我我替你做主!”

    晚晴頓覺自己的小臉漲得通紅,沒想到娘娘竟然問她這個。

    一時,她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良久才跪下磕頭:“娘娘,奴婢生是娘娘的人,死是娘娘的鬼,這輩子都不嫁人!”說著,緊緊地抿著唇。

    “起來,快起來。”古若雅連忙扶起她,嗔道:“我只不過多問了一句,你就要死要活的?其實女大當嫁,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兒。你若是有喜歡的人,盡管和我說,我給你做主。”

    晚晴有一段心思,可是她還不知道風影心里有沒有她?風影現在已經是皇上面前的帶刀侍衛,領著正三品的俸祿,她一個丫頭出身的宮女,哪里配得上人家?

    所以,她死死地咬住下唇,搖頭說自己沒有什么喜歡的人,只想跟著娘娘一輩子。

    古若雅也不知道她心中的這段隱情,聞言只好作罷。

    只交待她趕著收拾一些細軟,第二日好到廣元堂去。

    晚晴不疑有他,以為娘娘還惦記著要行醫呢,答應著就去了。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