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瘋狂的軍團 > 第一八九章 (最后的戰役(五)
    瘋狂的軍團轟隆隆————

    轟隆隆————

    第聶伯河方向不停的傳來狂雷般的爆炸聲。這種恐怖的轟鳴連成一片滾滾而來,哪怕是隔著十幾公里,也給人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來自西雅圖的年輕士兵安東尼躲在防炮工事里,手里握著那位第四機械化步兵師的軍官送給他的那個十字架,面色發白,念念有詞,似乎是在祈求上帝保佑。這種行為無疑是軟弱的,面對那鋪天蓋地的炮火,上帝都得連滾帶爬的逃開,還談什么保佑他們?不過,沒有人去嘲笑這個新兵蛋子,整個營里起碼三分之一的人都在默默祈禱,有一些膽子大一點的把腦袋探出工事外面瞅著第聶伯河方向,想看個究竟,可惜除了那一堵堵矗立的火墻和彌漫的硝煙之外,什么都看不見,一無所獲不說,還招來軍官一頓臭罵。

    罵死活該,這幫家伙純粹就是活膩了。就在剛才,一枚403毫米口徑火箭炮炮彈砸在彩虹師一個步兵連的陣地上,嫣紅耀眼的火霧以每秒鐘數千米的速度席卷一切,當場吹飛了二三十個跑到工事外看熱鬧的蠢貨,這個悲劇告訴彩虹師:別以為呆在蘇軍炮群打不到的地方就安全了!蘇軍的bm-30龍卷風式火箭炮有效射程達到七八十公里,而華軍的“鐵錘”式403毫米四聯裝超遠程自行火箭炮更加變態,射程達到三四百公里,虧華國還好意思理直氣壯的稱這貨為火箭炮,這完全是在侮辱北約聯軍的智商嘛!這些變態的武器讓北約聯軍整道防線根本就沒有一處是安全的,前線縱深三十公里內在短短一夜之間落下了上百萬發炮彈,不少高地被生生削平了數米,鋼筋混凝土筑成的防線被打成粉了。幸虧北約聯軍只在第聶伯河岸邊防線部署了少量部隊,不然此時恐怕早已血流成河啦!

    北約空軍正在拼盡全力摧毀蘇軍的火炮群。他們在空戰中占了上風,戰斗轟炸機得以突破蘇聯前線航空兵的防線,把成噸的炸彈扔到蘇軍的炮兵陣地上,炸毀了很多火炮。但是打擊效果并不明顯,蘇軍的炮火一如既往的猛烈,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倒是f-111和狂風被蘇軍的防空火力一批批的撕碎,第聶伯河東岸上,機體殘骸隨處可見,極為慘烈。排長一遍遍的鼓勵大家:“蘇軍沒什么可怕的!他們的坦克比我們的差遠了,只要一炮,他們的炮塔就會飛出幾百米開外!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在蘇軍的炮火停止之后馬上沿著既定路線穿插到坦澤高地上,痛毆蘇軍的渡河部隊,將他們趕下河之后又在炮兵的掩護下撤下來,整個戰斗就跟度假一樣輕松······”他們甚至繪聲繪色的講了幾個兄弟部隊痛毆蘇軍的戰例,逗得士兵們哈哈大笑,陣地上總算多了一絲輕松的氣氛。不過那些笑著譏諷蘇聯人愚笨不知變通的士兵似乎忽略了一個事實:整個波爾塔瓦戰役幾乎是一邊倒,北約聯軍被蘇軍打得潰不成軍!

    彩虹師總算是吸取了一些兄弟部隊的經驗教訓,主動劃出三十公里的防御縱深,進行彈性防御:完全讓出河岸陣地,任由蘇軍渡河,等他們過得差不多了,師屬炮群馬上發難,對兩岸渡口進行無差別覆蓋式炮火打擊,裝甲部隊趁機插上去大開殺戒,消滅那些被炮火打得一團混亂的蘇軍渡河部隊,摧毀他們的浮橋,等打得差不多了,趕緊撤下來,躲開蘇軍的炮火報復······他太清楚蘇聯炮兵有多恐怖了,炮口所向,一切都將化為齏粉,死守河岸渡口的話,再多幾個師都不夠死的!計劃雖然巧妙而縝密,但是現實卻沒有這么完美,蘇軍的炮兵都轟了一夜了,也沒見他們停下來,那幫老毛子似乎有打不完的炮彈,發泄不完的精力!他們的炮群一旦開火就不打算停下來了,談何炮火間隙?

    天已經亮了,但是第聶伯河連綿兩百公里的河面上卻看不到一絲光線,白色的、紫色的、紅色的,各種顏色的煙霧從東岸蘇軍陣地騰起,混合成一團,蠕動著,膨脹著,無邊無際的,朝著西岸移去,遮住了一切光線。英聯邦第七師、澳大利亞第一步兵師、加拿大第17機械化步兵旅、法國第二集團軍第16步兵師、雙頭鷹第二師、第三師······駐守在西岸的北約聯軍一支接一支被煙幕籠罩,伸手不見五指。所有人都知道,蘇軍渡河行動在即,他們即將迎來一場空前慘烈的廝殺,但是眼睛卻讓人給蒙住了,這種感覺令人發瘋,還沒有看見敵人,北約聯軍就開始有點混亂了。

    在連綿兩百公里的戰線同時釋放煙幕,好大的手筆。

    咻咻咻咻————

    尖銳刺耳的呼嘯聲接連響起,無數火箭炮炮彈飛越第聶伯河,在半空中爆炸,一個個圓碟狀黑點從中迸射而出,釘入地面。熟悉蘇軍的戰術的人都知道,這是蘇軍在利用bm-21和bm-30火箭炮往北約聯軍防線縱深布撒反坦克地雷,以阻礙北約聯軍裝甲部隊的調動。炮火也變得空前的猛烈,似乎要將地球打穿一樣!在前方的兄弟部隊是什么感覺不知道,反正呆在離渡口足有二十公里遠的安東尼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被震碎了!該死的北極熊,他們的炮彈都是樹上結的對吧?隨手一搖就有一大車掉下來是吧?操!

    正在腹誹不已,連長吼了起來:“前線觀察哨報告,蘇軍開始渡河了!行動!插上去,把他們打回去!”吼聲如雷中,他的指揮坦克率先沖了出去。全連官兵有些緊張的對視一眼,紛紛跳出掩體,一輛輛悍馬越野吉普車、m1a1主戰坦克、裝甲車、步兵戰車、反坦克導彈發射車紛紛去掉偽裝,沖了出去。安東尼跳上一輛悍馬吉普車,暗叫一聲“上帝保佑”,跟在坦克后面沖了上去。沖上去的可不僅僅是他們連隊,好幾個營都行動起來了,車輪滾滾,裝甲轟鳴,無數滾動的鋼鐵生生堆砌出一種排山倒海所向披靡的磅礴氣勢,令人熱血沸騰。這股可怕的洪流沿著師部事先劃定的路線,形成一個巨大的鐵箭頭,飛速插向他們的防線————坦澤渡口。

    坦澤渡口有一個小鎮,小鎮被十幾個六十米到一百米不等的小山頭包圍著,面朝第聶伯河的那一面則是一片平坦的農田,還有一片小沼澤。這一帶的河面比較寬闊,水流平緩,可以泅渡,蘇軍自然不會放過這么理想的渡河地點,就它了!彩虹師在這里只放了一個連,分散在那十幾個小山頭的反斜面上,蘇軍開炮的時候他們就躲在防炮工事里,等到炮火停止了就鉆出來盯住蘇軍的一舉一動,當真把敵進我退敵打我溜的戰術發揮到了極致。蘇軍打過來的炮彈大多被小山的正斜面給擋住了,可即便是這樣,這個連在一夜之間也傷亡了二十幾號人,絕大多數都是被震傷甚至被活活震死的,蘇軍的炮火實在太猛了!僥幸沒有被震死震傷的也覺得肚子里翻江倒海,差點就把胃都給吐出來了,要命,真是太要命了!好不容易,炮火總算停了,連長又呆了一會兒,等耳邊的嗡嗡聲響消停一下了才一揮手,帶領幾名士兵沖了出去,三步并作兩步爬上山頭,眼前的情景讓他們倒抽了一口涼氣:

    十幾個小山頭的正斜面全部讓炮彈給犁了一遍,地面生生打成了焦黑的浮土,一腳踩下去直沒腳踝,巖石變成了灰白色的粉末,大風一吹四處飛揚,叫人無法呼吸!到處都是滾燙的硝煙和升騰的熱浪,到處都是尖銳的彈片,看不到一絲生命的痕跡!樹木要么被連根拔起,要么樹冠被削得一干二凈,變成了一根根光禿禿的黑漆漆的炭柱,隨手都能在樹身上挖出幾塊彈片!最最嚇人的是,一些蘇軍士兵那濕淋淋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被夷為平地的小鎮外圍了,而在他們身后,成群的輕型坦克嘟哮怪叫著開過寬闊的河面,爬上了河岸,兩道浮橋正在舟橋部隊的努力下迅速成型,可怕的t-72和t-80正整裝待發!連長抄起話筒,聲音微微顫抖:“雷神,雷神,這里是尖兵,聽到請回答!”

    電波那頭很快就有了回應:“尖兵,這里是雷神!”

    雷神就是師直屬炮兵群的代號。聽到回話,連長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氣,叫:“旅鼠渡河了,請他們吃大餅!他們的坐標是······”再次掃了一眼正在對面渡口集結的蘇軍部隊,很快就算出了坐標:“他們的坐標是xxx,距離兩萬五,角度四十,建議采用高爆燃燒彈······喂,雷神,你在聽嗎?雷神,請回話,雷神,請回話!”

    電臺里傳來沙沙作響的電流噪音,除此之外再也沒別的聲響了。連長一連吼了幾聲,那頭都沒有回應,該死的,電臺該不會壞掉了吧?他用力拍了拍電臺,還是沒用。一名士兵叫:“連長,我的單兵對講機失靈了!”

    “我的也失靈了!”

    “見鬼,這些電子設備總是在最要緊的關頭壞掉!”

    連長擰起眉頭,這么多士兵都抱怨對講機失靈了,這恐怕不是產品質量問題了。他拿起望遠鏡,望向夜幕翻滾的對岸,憤怒的看到兩架米-26直升機正在五百米低空中盤旋,兩個巨大的外置式電子吊籃十分顯眼。不用說,正是這兩個瘟神那野蠻粗暴的電磁干擾,掐斷了a連與炮兵部隊的聯系,更把分布在十幾個高地上的a連部隊變成了孤軍!

    該死的老毛子!

    事先制訂的戰術就這樣失效了,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蘇軍的電子戰水平可不比北約差。眼看著越來越多的輕型坦克和水陸兩棲裝甲車開上了被打成月球表面的渡口,連長一咬牙,叫:“打出旗語,讓迫擊炮和反坦克排開火,給點顏色這幫北極熊瞧瞧!”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