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瘋狂的軍團 > 第八章 冰山上的來客(二)
    成都軍區廣場上,兩百多名身穿高原迷彩的偵察兵巍巍列陣,腰桿挺得筆直,就像兩百把鋒利到極點的刺刀。精良的武器裝備,鋼鐵般的眼神,并不魁梧的身軀蘊藏著可怕的爆發力,令人心頭發怵。張云翼上將逐個逐個打量他們,露出滿意的神色。這些兵都是他挑選出來送到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訓練的,雖然被沈陽軍區黑掉了三分之一,讓他恨得牙齒發癢,不過回來的士兵戰斗力那質的飛躍令他很是滿意。據說這些兵也只是完成了第一期訓練,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將開展雪原訓練,那個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天才提出的計劃是把這些士兵訓練成國內首批專家級高山戰士,有事沒事也好去跟因陀羅阿三的山地兵比劃比劃,省得老是要麻煩

    人家上門找碴,有失禮數。這話太對上將的胃口了。共和國超過一半的國土面積都是山地,到目前為止卻沒有一支真正意義上的山地作戰部隊,而成都軍區的核心戰場,正是有著“世界屋脊”之稱的青藏高原!有了這么一支專家級山地部隊,戰斗力將實現一種什么樣的飛躍啊。

    上將指著隊長手里那支既不是56式又不是63式的步槍,問:“這是什么槍?進口的嗎?”

    隊長自豪地說:“國產的!90式自動步槍,火力兇猛,精確度高,四百米內指哪打哪,我能用它一槍打爆五百米外的敵人的腦袋!”

    上將有點驚訝:“好家伙,我軍什么時候研制出這么好的槍了?沈陽軍區臨近哈軍工,就是占便宜啊!”正想要過來過過手癮,一名參謀走過來,敬禮:“報告,前線52旅來電!”

    上將不耐煩地接過電報,一眼掃過去,面色頓時就變了,把電報抓成一團,牙關咬得格格響。偵察兵見首長如此暴怒,都有點莫明其妙。上將狠狠地喘了一口氣,從牙齒縫里擠出四個字:“欺人太甚!”

    隊長有點不祥的預感:“司令員,怎么啦?”

    上將說:“52旅來電報告,一支往前線運輸過冬物資的車隊遭到藏獨游擊隊伏擊,三十五名同志犧牲,其中包括一位女工程師——她帶去了調整及升級防空體系的計劃。這些文件絕大部分都被緊急銷毀了,可是她連中三彈,也犧牲了······羅愛國!”

    隊長立正:“到!!!”

    上將面部隊肌肉微微抽搐,厲聲說:“這是藏獨對我們蓄謀已久的無恥襲擊,更是因陀羅阿三對我們的挑釁,我們必須還以顏色!帶上你的人,立刻趕往前線,務必要在那群雜種逃入因陀羅境內之前將他們干掉,一

    個也不能留下!能不能做到?”

    羅愛國中校打肺里吼出來:“誓死完成任務!做不到的話,我就是單槍匹馬潛入因陀羅國境,也要把他們干掉!”

    上將說:“不行,就算沒有完成任務,你也得給我回來!要是你們死了,我的高山戰士豈不是全都沒了?”

    羅愛國說:“一定活著回來!”

    上將說:“去吧,休息半個小時,直升機半個小時后會把你們送到前線!”想了想,對參謀說:“給中央發報,請求允許越境追擊!我們忍得太多了,連阿三那幫手下敗將都騎到我們頭上來了!”

    總理永遠是共和國最忙碌的人。他剛從人民大會堂開完會回來,又一頭扎進自己的辦公廳。他沒有休息的時候,每天都是以分鐘為單位安排自己的時間。沒辦法,共和國處境太艱難了,被花旗國和北極熊夾在中間,幾乎要窒息。冷戰的格扃可不是鬧著玩的,稍不留神就是世界大戰的開始。站錯隊絕是災難性的:你投靠花旗國,北極熊就要收拾你;你投靠北極熊,山姆大叔就要收拾你;那我誰也不投靠,中立,總行了吧?不行,你兩邊都不投靠,那北極熊和山姆大叔就一起收拾你!全世界都在北極熊的巨掌和雙頭鷹的利爪下發抖,核戰爭的陰云始終不曾消散。如此嚴重的扃面,恐怕就連發表了著名的鐵幕演講的丘吉爾死胖子和提出冷戰爭概念的伯納德·巴魯克也沒有想到。伯納德·巴魯克這位對“冷戰”一詞享有第一著作權的花旗國議員在晚年時曾回憶道:“我就像一個頑皮的小孩,在懸崖底部撬走了一塊石頭,然后驚恐萬狀的看著整座大山在我的面前坍塌、瓦解!”丘吉爾這個打骨子里仇視共產主義的死胖子會不會感到不安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在核戰爭的陰云下,全世界都在顫栗。而共和國,剛好就是那種兩邊都不投靠的國家,沒有辦法,兩邊都不拿你當一盤菜,都想著怎么用核武器給你做一次外科手術。要不是共和國手里同樣掌握著拉對方一塊完蛋的核武器,共和國的命運恐怕比二十年后的南斯拉夫還要慘。

    兩邊都不投靠,就意味著兩家一起來收收拾你這個另類。于是北極熊在東北、西北、正北連綿萬里的邊境線上陳列百萬虎狼之師,一萬多輛最先進的坦克,一萬多輛裝甲車,數千枚導彈,全速突擊的話,不出二十四小時就會打到北京城門外——這還沒有算上他們強大的空降部隊和空中突擊部隊。山姆大叔七個航母戰斗群就在共和國的海岸線上游弋,數百架艦載機和他們的遠程戰略轟炸機隨時會連同鋪天蓋地的“戰斧”、“

    三叉戟”一起飛向沿海各大城市,把這些辛苦建設起來的城市變成一片廢墟!就連早已日薄西山的英倫帝國,也在新加坡秘密部署了核彈,指向共和國的政治經濟中心,企圖以此來要挾共和國放棄對香港的主權。時扃之艱難,沒有人會比總理更清楚。最要命的是共和國內部問題不斷,發展幾乎被沒完沒了的運動完全打亂了。就拿空軍的建設來說吧,空軍亟需足夠的戰機,尤其是先進的戰斗機,先進的戰斗機是急不出來的,共和國只能以量取勝。可是在這要命關頭,空軍居然沒有鋁造飛機了!原因是那位一心要把主席捧成神的副統帥下令撥出大約兩千噸鋁來,用來制作各種精美的主席紀念像章,免費發放給那些狂熱的崇拜者!一向溫文爾雅的總理這次是發了大火,好歹把那批鋁給收了回來,共和國缺的就是鋁和銅,這誰都知道,我們能有多少資源可以這樣子揮霍?

    “這次一定把他得罪狠了吧?”總理揉著作痛的太陽穴苦笑。今天長達十二個小時的秘密會議令他精疲力盡,不過效果還是過得去的,至少已經說服主席召回一批國防建設中必不可少的專家,同時停止大學生的改造運動。總理這么細心,當然不會沒有注意到主席每一次點頭地,副主席的面色有多難看。但是他顧不了那么多了,為了子孫后代的發展大計,再怎么得罪人的事情都得去做。那位小中校曾經跟韓雅潔說過:“我國一向自詡地大物博,其實我們的資源遠沒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充足······我們缺乏石油,我們缺鋁,我們甚至連造子彈炮彈必不可少的銅都不夠!要是不設法開源節流,在不久的將來,隨著人口激增,我們連彈殼都不得不用鋼材來代替了!設想一下吧,照這個速度激增下去,不出十年我們的人口就會突破十億,不出二十年,就會多達十三億,并且還會挾著巨大的慣性繼續增長,到那時,就算我們把地下的石油全搞出來,只怕都不夠給我們的工業機器做潤滑油了!”

    超過十三億人口·······

    總理當時打了個冷戰,這個問題該多嚴重啊!想想都毛骨聳然。看來人都并非好辦事,相反,無限制的人口增長只會壞大事!

    當時韓雅潔很不服氣地問:“我們什么都缺,就沒有一樣東西拿得出手了嗎?”

    “有啊,那就是稀土和鎢,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工業原料。很幸運,我國的稀土和鎢的儲藏量和可開采量都占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我認為我們應該馬上把這些戰略資源列入限制出口的名單,這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財富,不能當白菜賣給人家,太吃虧了!特別是稀土,什么高科技產品離開了它都沒戲,我們就把它當成籌碼,將來歐美在石油上卡我們,我們就用稀土來還擊,你掐我脖子我就捏你命根子,看誰狠!”

    限制人口增長······

    把戰略資源收歸國有······

    總理拿起筆,在限制稀土出口的文件上簽字,遞給工業部長:“立即實施,不能再拖了。”

    工業部長很是吃驚:“可是總理,稀土出口一直是我國重要收入來源,就這樣停了,我們豈不是更困難了?”

    總理說:“我們的困難還少嗎?不差這一樣了。一定要嚴格管理這些重要資源,這可是關系到子孫后代的命運的大事,馬虎不得,要是執行不力,黨紀處分!”

    工業部長肅然應是。

    總理拿出一張支票遞給部長:“你那頭的攤子太大,不容易,這筆錢拿去周轉吧。”

    支票上的巨大數額讓部長瞪大了眼睛,問:“哪里來的?我記得我們今年的財政預算早就花光了啊!”

    總理說:“海外華僑捐的······好了,去部署吧。”

    部長走后,總理又批了一份文件。空軍參謀部遞交上來的一份文件讓他精神一振:空軍要求在殲七的基礎上研發一種超過兩代半水平的戰斗機,不再一味追求高空高速,更強調電子配置和格斗導彈的性能。這意味著空軍找到了新的起點,至少在戰略思維上跟國際站在同一起跑線了。華航集團的計劃是整合南飛和成飛殲十二和殲九的設計團隊,全力改進殲七。這兩個團隊都有著豐富的經驗,殲七又是比較成熟的機型,應該有很大的把握可以獲得成功。總理大筆一揮,批了一大筆經費。這一筆揮下,歷史改變了,在幾年后的對安南自衛反擊戰中,一波波先進的戰機掩護著的轟炸機飛入安南國境,把成噸成噸的炸彈扔在忘恩負義的白眼狼頭上,炸得他們血肉橫飛。安南空軍手中曾經讓花旗空軍頭疼不已的米格戰機一架接一架被毒蛇般竄過來的空空格斗導彈炸得粉碎,華夏雄鷹開始揚威世界,這種新型戰斗機的一個響亮的名字——fc-1“梟龍”!

    值得一提的是,總理批下的經費之充足,是前所未有的。

    接著是陸軍申請改進現役坦克的計劃。劉昌毅那小子把柳維平硬扣下來,柳維平也不跟他客氣,直接指出了現役裝備的種種不足,聽得眾多專家面色發黑。不得不承認,柳維平指出來的缺陷都是非常實際的,專家們也針對性拿出了改進方

    案,包括研制復合裝甲和反應裝甲,為坦克研制并更換動力更強勁的發動機,研制破甲能力更強的鎢鋼穿甲彈,升級車載電子設備等等,這些無疑都是很花錢的,總裝部也不知道能不能批下來,因此沒有把新型坦克的設計計劃拿出來。放在以前總理肯定會為錢頭疼萬分的,可是現在,他還真不怕花這個錢了。陳小漢告訴他,在這段時間,他成功地把那筆錢增值了將近一倍,而且還在滾雪球一般增加著,當初的賭注賭對了,他不怕花錢了。于是總理在文件上批復:“同意,盡快實施。另,現役坦克多已落后,能否考慮研制新型坦克?”

    很難想象總裝部看到批復后是什么樣的心情了。

    “嗯,還有新型單兵裝備的研制工作也得抓緊了,我們落后太多了······哈軍工已經研制出世界一流的步槍,應該盡快為各主力集團軍換裝,時間不等人啊。回頭讓總裝部弄一份預算上來······”

    一聲“報告”打斷了總理的思路,一名秘書進來,遞上一份文件:“總參發來的。”

    總理接過來仔細閱讀,原來是成都軍區一支運輸車隊被藏獨暴徒襲擊,三十多名戰士犧牲,成都軍區請示能否越境追擊。總參的意見是以牙還牙,組織精銳部隊深入因陀羅國境,把藏獨份子一鍋端。本來這種軍事層面上的事情是不必麻煩總理的,可是這里頭還牽扯到兩國邦交,總參不敢擅自行動,就把計劃連同成都軍區司令員那份充滿火藥味的電報一起遞交過來請總理定奪。總理看完后苦笑:“又是一次鐵力奇克事件!”想了想批復:“務必消滅入境之暴徒,但暫不允許越境追擊。”他想到了那頭在金三角殺得販毒集團聞風喪膽跪地求饒的猛虎,心里醞釀著對藏獨游擊隊進行一次致命打擊的計劃,不過,這個計劃還得跟主席商量一下。

    共和國的士兵不能就這樣白白犧牲,兇手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一旦那頭猛虎出籠,藏獨份子很快就會發現,即便是躲在因陀羅腹地,也不會再有安全可言了。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