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瘋狂的軍團 > 第一五四章 命懸一線
    咻咻尖嘯劃破天空,迫擊炮炮彈三三兩兩的從空中栽下來,化作灼熱的火光和彈片。這伙躲在黑暗中的敵人用的迫擊炮制式與德國山地兵使用的相似,但射速更快,精確度更高,炮彈幾乎是圍著柳維平和柳哲爆炸。當然,已經被殺人蜂給蜇成豬頭的德國山地兵也沒有受到冷落,不斷有炮彈打在他們頭頂的樹冠上,彈片和鋼珠呈一百八十度濺落,恰好處于殺傷半徑之內的山地兵一個個被打得血肉模糊,慘叫著倒了下去。道根少校極力瞪大眼睛,但是由于眼皮被蜇了兩口,兩只眼睛腫得跟水蜜桃似的,只剩下兩條小縫了,怎么瞪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嘶聲狂叫:“是誰在朝我們開炮?我要殺了他!”

    科爾警長很幸運的沒有中招,他拖著道根少校就跑。也難為這位警長大人了,體重都超過九十公斤還跑得這么快!那些山地兵現在也撐不住了,連滾帶爬的逃跑,放在平時他們倒還能跟那群躲在黑暗中的敵人戰上幾個回合,但是現在一個個被殺人蜂蜇成了豬頭,渾身忽冷忽熱劇痛難當,好多士兵連睜開眼睛都成問題了,戰斗力跌到了谷底,哪里是這伙冷血屠夫的對手!

    “報告少校,那伙德國山地兵逃走了。”

    在一片灌木叢里,一名身披綠色偽裝網,與叢林融為一體的狙擊手通過步話機,向上級報告。

    伊霍諾夫斯基少校淡淡的說:“好極了。呵呵,紅蝎子真不愧是北約最令人聞風喪膽的黑編制部隊,殺起自己人來一點也不手軟。謝苗諾娃同志,繼續盯住他們,不要開槍。那三個家伙可不是好惹的,先讓北約特種兵去承受他們的怒火和彈藥,等他們打得差不多了我們再動手,給他們來個一勺燴。”

    英氣勃發但眼神冰冷的女狙擊手回答簡短而精確:“明白!”

    咣咣咣咣!

    又是一個齊射,四發炮彈炸翻了一棵大樹,炸得一塊磨盤大小的石頭飛上半空,但是始終沒有看到斷手斷腳什么的飛上半空。紅蝎子中隊指揮官艾倫·李少校笑了笑:“真沉得住氣啊,挨了幾十發炮彈都沒有作出任何反擊!”拉對耳麥,沉聲說:“炮兵排停止射擊,突擊組上,狙擊手給我盯死戰場,絕對不能讓他們逃跑了,還有,要提防蘇聯人突然冒出來捅我們一刀,雖然他們直到現在都還沒有露面,但是我敢肯定,他們就在附近!”

    “明白!”

    “明白!”

    猛烈的炮擊戛然而止,十幾名雙頭鷹特種兵幽靈般冒了出來,朝著柳維平和柳哲

    襲殺過去。這些家伙一般都是在海狼突擊隊、游騎兵以及綠色貝雷帽中挑選隊員,而且是專挑那種以戰爭、殺戮為樂,手里沾滿了平民的鮮血的家伙。他們的訓練強度比海狼突擊隊還要高,像拆彈、體能訓練以及武裝泅渡這類危險性較高的訓練,死亡指標也高得嚇人,每十名參加紅蝎子選拔的隊員中,至少會有兩個死在訓練中,兩個在訓練中致殘!高傷殘高淘汰率的訓練換來了極為強悍的戰斗力,他們是一群隱藏在黑暗中的毒蝎,挖地三尺都找不到它們的蹤影,但一旦被它的毒刺蜇中,見血封喉!像這種往友軍開炮的事情紅蝎子已經不止一次了,他們一旦上了戰場就六親不認,比如說游擊隊的重要人物藏進了村民中間,普通特種部隊肯定會將村子包圍后挨家挨戶的搜,他們則直接血洗山村,殺個雞犬不留,雖然手段殘忍,但是效果顯著。現在這只魔蝎冒了出來,揚起了那根令人生畏的毒刺,狠狠的蜇了下去!

    看到紅蝎子們瞬間逼近到了三百米,柳維平露出一絲苦笑,扔掉了那支十二點七毫米口徑反器材狙擊步槍。這么近的距離,沖鋒槍都打得到,再堅持用這種威力巨大但是射速極慢的狙擊步槍,死有肯定是他!他拔出g-3自動步槍,扣動板機,一串子彈在浮土中射中,兩名正在沖刺的紅蝎子突擊隊員倏地一閃閃到了大樹后面,子彈打在樹上,樹皮木屑一團團的炸出。他剛掃出這么一梭子,嗵嗵嗵!一連三枚榴彈就砸了過來,他的臉頰被一塊彈片劃了一下,鮮血直流。

    轟!

    沉悶而兇猛的槍響,那名像公熊一樣強壯的扛著榴彈發射器的突擊隊員諾大的身軀連同沉重的裝備一起往后飄了出去,反器材狙擊步槍的子彈打穿了他的防彈衣,在他身上鑿出一個窟窿,打爆了他背上的彈藥,整個像顆空爆彈一樣爆炸開來,紛飛的榴彈四處亂竄,給其他人造成了巨大的威脅。柳哲端著反器材自動步槍竄了出去,在叢林中像一縷輕風般快速移動,數名紅蝎子突擊隊員前后夾擊,m-4卡賓槍和班用輕機槍掃出道道火鏈,子彈在他前后左右劃來劃去,卻沒有一發子彈打得中他。他手里的反器材狙擊步槍每一次開火,紅蝎子突擊隊必然心里一陣狂跳,我的娘,拿反器材狙擊步槍當突擊步槍用,猛人啊!最令人崩潰的是,他扛著如此沉重的狙擊步槍跟幾名突擊隊員戰作一團,卻始終不落下風!

    黑衣少校不管不顧的往回跑,把一串串子彈甚至炮彈狠狠的甩在了身后。他必須回到柳維平的身邊保護他,柳維平腿部的傷勢剛剛有點好轉,行動困難,又帶著個大累贅,必定

    是北約特種兵進攻的重點!但他同樣被幾名紅蝎子突擊隊員給截住了,數支突擊步槍和一挺班用輕機槍還有一具40毫米榴彈發射器構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線,逼得他連連后退。身后又傳來了狙擊步槍的脆響,他猛的趴下,狙擊步槍子彈貼著頭皮飛了過去。他擎起g-3自動步槍,一記點射,一百米外那挺藏在草叢之中巖石之后,打得又刁又猛的機槍啞了,子彈射穿了機槍手的咽喉。再猛的一滾,滾出十幾米遠,避過一枚直砸下來的榴彈,自動步槍再次點射,榴彈手被打得身體搖搖晃晃,防彈衣上的防彈陶瓷噼噼啪啪的爆裂,痛得那家伙臉一片蒼白。但是這支自動步槍畢竟是軍警用的玩意兒,大路貨,跟特種部隊專用的那些把暴力美學應用到了極致,殺傷力喪心病狂的裝備沒法比,盡管對方就在一百米開外,他一梭子過去至少有六發子彈打到了那頭棕熊身上,可就是打不穿他的防彈衣,相反還給自己招來了一梭子特種子彈,陷些被打了個對穿!黑衣少校咬牙卸下打空了的彈匣,取新的彈匣裝上的時候卻摸了個空————連番苦戰耗光了他的彈藥,沒子彈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打空了彈藥,基本上被判了死刑。黑衣少校望著地上空空如也的彈匣,發出一聲狂嗥,甩出最后兩枚手雷炸起大片灰塵,獵豹般竄撲出去,目標是離他最近的一具德國山地兵的尸體。當他撲到那名德國山地兵的尸體附近的時候,愣了:這個倒霉鬼身上的彈藥已經讓迫擊炮打來的高爆燃燒彈燃起的大火給燒爆,整具尸體炸得支離破碎,連一發臭彈都沒有給他留下來!

    ————剛才紅蝎子那一輪炮擊,除了要將礙事的德國山地兵驅趕出戰場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目的就是摧毀德國山地兵和黑騎士組織遺留下來的彈藥,讓柳維平他們無處補充。這一招很卑鄙,卻最簡單最直接,效果顯著。黑衣少校非但沒能獲得彈藥補充,還把自己暴露在了敵人的火力網之下,好幾支自動步槍從至少三個方向朝他開火,把他死死釘在一堆燒焦的碎肉之中,連頭都抬不起來!

    正如黑衣少校所料,柳維平現在的情況很不妙。六名黑蝎子突擊隊員從三個方向包抄過來,他擊倒了一個,代價是肩部被子彈犁出一條血槽,鮮血噴濺。他顧不上止血了,以最快的速度更換彈匣,朝越逼越近的紅蝎子開火,自動步槍的后坐力撞擊著他的肩膀,每開一槍,傷口里都要噴起一道血箭,娜塔莉婭驚呼:“再這樣下去,你會死掉的!”

    柳維平咬牙說:“那就死罷!”

    娜塔莉婭用顫抖得厲害的手拿出繃帶

    想給他包抄,結果被他一按到底,啃了一嘴泥,也幸虧如此,她才避開了一串子彈。她奮力打掉柳維平的手,摸了一下撞得又酸又痛的鼻子,摸到一手血,憤怒地瞪向他,卻看到他半邊身子都讓血給染紅了成了血人,一肚子火沒處發泄,沖他大吼:“你們中國軍人都是那么要面子的嗎?打不過就投降,跟敵人談判,接受日內瓦公約的保護不好嗎?為什么非要賭上自己的性命跟敵人死拼到底?”

    柳維平冷笑:“日內瓦公約?大概你還不知道他們是什么角色吧?他們是影子部隊,沒有番號的部隊,過去、現在、將來都不會存在的部隊!屠村滅鎮這種暴行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日內瓦公約在他們眼里算哪棵蔥了?”一甩手把一枚燃燒型手雷扔給她,“拿著!我死了你馬上拉響它,不要有絲毫的猶豫,否則這群沒有女人就活不下去的家伙肯定會讓你后悔自己為什么要來到這個世界的!落入他們手里比落入黑騎士組織手里還要慘,黑騎士只是想把你當成一棵搖錢樹,而他們則把你當成了發泄工具————”話還沒有說完,他身上又濺起了朵血花,悶哼一聲,一記三連射,一名取下手雷正準備投出去的紅蝎子突擊隊員的手臂爆出一團血霧,手腕以上被一槍打碎,整條手臂變成了光禿禿的樹枝。那個家伙也是個硬骨頭,吭都沒吭一聲,一腳把落在腳邊的手雷連同斷手一塊踢飛,這一幕看得娜塔莉婭肝膽俱寒————這到底是人還是野獸啊!

    剩下四名紅蝎子突擊隊員藏在天然掩體后面,其中一個用流利的漢語叫:“將軍,不要再作無謂的抵抗了,你以為你還逃得掉么?放下武器走出來吧,我們保證你的人身安全,你是我們總統點名要見的客人,我們不會對你無禮的!”

    柳維平吸著涼氣,說:“里根總統點名要見我,還破天荒的讓紅蝎子留活口?不勝榮幸。不過,我跟他沒什么好聊的,恕難從命!”

    那名小隊長說:“總統對這些年來華國乃至全世界發生的一些不可思議的怪事感到困惑,而這些怪事都是因華國因你而起,他很想解開謎團,而將軍是唯一一個能解開總統心中困惑的人,否則,將軍,你認為身受重傷、孤立無援,連唯一可以給你提供幫助的大使館和海外諜報縱隊都讓我們盯得死死的的您,真的能在我們的追殺下堅持這么久么?放下武器,我們的耐心是有限的!”

    柳維平說:“想要我的命,拿你們的命來換吧!”

    紅蝎子小隊長說:“你是死是活,你自己說了不算,我們說了才算!俘虜他!”

    小隊長說:“這話你說了不算,我們說了才算!”一枚手雷掄過去,迫使柳維平抱著娜塔莉婭從藏身之處滾了出來,完全暴露在紅蝎子隊員的火力之下了,“用麻醉彈擊倒他!游戲結束了!”

    無線電里傳來一個像西伯利亞的風一樣冷,能瞬間將一杯開水變成冰粒席卷而去的聲音:“不,游戲才剛剛開始。他當誰的俘虜你們說了不算,我們說了才算!”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