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莽荒紀 > 第四章 相遇
    “大莫永恒界?”紀寧暗暗吃驚。

    三界其他人可能不太懂‘永恒界’意味著什么,可是紀寧卻非常清楚,因為北休世界神當初所在的非常強大的‘天蒼宮’就是占堊據了一方‘永恒界’。

    每一個永恒界……都足以讓混沌中的修行者們爭破了腦袋。

    “紀寧。”崔府君又是一招手,木屋內飛出了一卷玉簡,直接遞給紀寧,“這上面記載了我們知道的外界的訊息。”

    紀寧連接過,心力滲透迅速掃了一遍。

    “好家伙。”紀寧倒吸一口涼氣。

    和自己猜測的一樣。

    天蒼宮,是占堊據的‘天蒼永恒界’。

    大莫院,是占堊據的‘大莫永恒界’。

    按照玉簡上的詳細記載,紀寧也能推斷出這個占堊據‘大莫永恒界’的勢力的實力。

    “沒想到這是一股媲美天蒼宮的勢力。”紀寧暗暗道,“至少在這一片廣闊的疆域……大莫永恒界就是核心,嗯嗯,將來,我一定得去一趟這大莫永恒界,相信大莫永恒界中的一些厲害強者,像世界神、混沌仙人們,應該去過更遙遠的地方,或許就有知道天蒼宮的。”

    女媧陣營斬殺的,也就是祖神祖仙罷了。

    實力越強,知道的越多!

    大莫永恒界內,或許就有知道天蒼宮的。

    “看到了吧。”崔府君感慨,“按照上面記載來推斷,那一片廣闊的疆域,得有多少世界神、混沌仙人啊。和他們一比,我們三界還真是偏僻弱小。”

    紀寧輕輕點頭。

    正常情況下,平均每十個混沌世界就有一個世界境存在!這是較為常見的情況,由此可以想象那一片廣闊的疆域,有多少世界神和混沌仙人。不過那一片疆域太廣闊了……甚至沒法靠飛行、穿梭虛空彼此來回。必須靠‘時空傳送陣’才能抵達一些區域。

    因為龐大,加上惡劣環境眾多,所以一批批世界神、混沌仙人們割據一方,使得那一片疆域混亂的很。

    與之相比……三界卻算上世外桃源了。

    對刺修大魔神、萬物之主等而言,三界這種沒有被世界神、混沌仙人統領的混沌世界,簡直就是天上掉的餡餅,當然拼了命的去拼一把。畢竟一顆‘世界之心’的價值,比他們倆的小命都要貴重的多的。

    “混沌,當真無盡廣闊。”

    “天蒼宮是在遙遠的另外一片疆域,而大莫院是在這一片疆域。不知道何時才能抵達天蒼宮。”紀寧暗暗道,“算了,多想也是無用,這最終決戰能不能活下來,能不能贏,還難說。”

    *******

    坐在木船內離開了女媧仙境。

    紀寧還在思索著。

    知道己方有‘燧人氏’‘共工’兩位祖神,紀寧剛開始是興堊奮,現在卻開始有些擔憂起來。己方實力這么強,無間門呢?須知這次的浩劫,是無間門主動挑起的!他們主動破壞六道輪回,主動令三界不得安寧。

    敢主動挑起,無間門就沒點底氣?

    “不管怎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紀寧眼中隱隱有著一絲厲芒,“這一場戰爭輸不得!輸了,我的女兒親人們就算逃過追殺,也必須在無盡混沌中闖蕩了。”

    戰敗。

    菩提帶著殘余逃之夭夭!可是紀寧很清楚混沌中多么危險,就算是祖神祖仙,都隨時可能身死,女兒明月實力太弱了,根本沒法保護自己。

    “輸不得。”

    這是陣營之戰,是生存之戰。

    “必須在最終決戰前,悟出水行天道來。”紀寧暗暗道。

    “紀寧,你去哪?”菩提看向紀寧,“是回斜月大世界,還是……”

    “我暫且不回斜月大世界。”紀寧搖頭,“我想要在三界中多走走,多看看,多看看這一片天地,希望能夠在最終決戰前悟透一條天道吧。”

    “對。”菩提也微笑點頭,“你劍力一道上是很了得,可是要成祖神,成道祖,都是必須要悟透一條天道的。”

    紀寧點頭。

    隨即伏羲、菩提、紀寧就暫且分開了。

    ……

    紀寧的本尊開始在三界中行走。

    或者坐著船,看著河流流水的流動。

    或者站在山頂,抬頭看著天空的烏云密布風雨欲來。

    或者在破敗的廟宇內,看著外面暴雨傾盆。

    或者騰云駕霧,看著海洋中洶涌的浪濤漩渦。

    水,有溫柔時,就仿佛母親的撫摸。

    水,有冰冷時,冷徹心骨。

    水,有狂暴時,毀天滅地。

    水,有歡快時,飛舞飄揚。

    ……

    第二元神在窺天太皓塔中不斷參悟,本尊則是觀看這三界天地中一切‘水’所顯現出的模樣。

    霧氣、柔水、寒冰,都是水。

    “咦?”

    在一江岸旁,正悠閑坐著拎著一條魚竿的白衣少年忽然露出一絲喜色,連拉起魚竿,嘩,一條大魚劃過一道弧線落到旁邊岸邊,白衣少年連伸手將魚取下,爾后放入桶內,桶內已經有六條魚了。

    “熬點魚湯不錯。”白衣少年放上點魚餌,又一甩,魚鉤飛入江水中。

    當仿佛凡人一樣劃船、釣魚、捕魚,紀寧卻發現了水的另一面,對凡人而言,水是生命所必須的,且水又是充滿危險的,過著凡人的生活,感受凡人和水之間的關系,令他很受觸動。于是紀寧便開始了當凡人的日子。

    “嘩~~”遠處一條渡船慢慢的過江了,江河廣闊,無風也有大浪,隨著一陣陣江風,江心的海浪越加洶涌,這條渡船都晃悠了起來。

    “啊。”

    “救命。”頓時一片驚呼,渡船的船老大則是竭力的想要保持船的平衡,可隨著一晃悠,坐在船上的一名孩童就跌入了水中,頓時旁邊一中年人連喊著也飛撲入水。

    在江岸邊上聽到遠處的哭喊聲,紀寧也抬頭看去,見狀輕輕嘆息,隨即一伸手。

    “嘩~~~”

    仿佛一只無形的大手,忽然托住了那艘渡船,甚至連水中的中年人和孩童也都飛出了水面。渡船、孩童、中年人都飛在半空中,他們一個個都彼此相視,渡船上的人們更是震驚看向四周,一時間他們都有些發蒙。

    渡船、中年人、孩童飛到了遠處岸邊落下。

    “謝龍王。”

    “謝龍王大慈大悲。”

    這些凡人們都對江水跪拜著。

    ……

    在遠處的紀寧依舊釣魚,心中卻忽然有些嘆息,生命就是這么脆弱,如果不是自己碰巧在這,恐怕渡船上這些人怕是幸存下來的極少。

    忽然江河水流涌動,江水自動分開了一條通道,只見從水底中劃出了一條木船,劃船的是一名有著紅鼻子的老者,他悠悠的將木船劃向了紀寧身前。

    “紀寧,好久不見了。”這紅鼻子老者笑著道。

    釣魚的紀寧則是露出一絲喜色,當即起身:“我總覺得今天運氣不錯,魚都釣了六尾了,比前些天都多多了,我還在想……運氣這么好,會不會有些事發生,沒想到見到了源老人你。”

    源老人待自己也算有恩,畢竟當年出手救過自己,還贈送過《心典》。

    可如今陣營之戰……源老人至今沒做抉擇,也讓紀寧面對他,還是有著一絲芥蒂。

    “可否上老頭子我這船上聊聊。”源老人微笑道。

    “這魚能帶上去吧。”紀寧笑道。

    “當然。”源老人點頭。

    紀寧拎著魚鉤木通,直接邁步上了木船,源老人看到紀寧這宛如凡人的一面,卻隱隱感覺到紀寧一舉一動中自然內斂的意蘊,暗暗感嘆:“果真是不凡。”

    咚,木桶和魚鉤都放在了船頭,紀寧隨即盤膝坐下,和源老人相對而坐,他們倆面前則是一木桌,木桌上有著一壺酒,兩個酒杯。

    無彈窗小說網www.Biqugew.Com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