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成仙傳 > 第九章:下湖
    聲音剛落,一把長劍已經從蔡天明的背后直接穿刺而破,點點的鮮血從劍尖緩緩的滴落,咕嚕的一聲,鮮血直直的涌到喉嚨處卻是卡在原處,緊接著,身體從半空中落下,狠狠地甩在地面上,抽搐了下,最后在沒有任何的反應。

    收了長劍,體內那股強橫的力量猛然消失,沒有了支撐,陳語忍不住軟倒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喘著渾濁的氣息。

    “前輩,你在晚醒過來一段時間,我們估計就在地府相見了。”過了半晌,陳語才稍微恢復了一點點力氣,苦笑著對洛斯卡說道。

    “嘿嘿,那倒不是,其實我早就醒了,你跟那女子在洞里面的時候我就醒了。”洛斯卡嘿嘿一笑道。

    聞言,陳語臉色頓時變得通紅,沒想到這從靈界下來的人也六根不靜。

    仿佛看到陳語的尷尬,洛斯卡馬上轉移話題,驚嘆道:“沒想到,二十年的時間,你竟然已經突破到金丹期的修為,這一點倒是我小看你了。”

    “呵呵,機緣巧合罷了。”陳語笑著說道。

    “機緣,有時候也是經過奮斗才來的。”洛斯卡說道。突然頓了下,猛然說道。“小朋友趕緊離開這里,我感覺到有幾頭魔獸正從不遠處趕往你所在的地方,不論是其中哪一頭,你都不是它們的對手。”

    魔獸?陳語有點奇怪側耳傾聽,但是四周卻依然如此平靜,心中也是詫異非常,為什么自己在這里一天一夜,并未發現有什么魔獸,如今這些魔獸到底是哪來的?

    不過對于洛斯卡的話,陳語倒是沒有任何的懷疑,勉強的掙起身子,步伐蹣跚向蒙羅灣走去。

    果然,洛斯卡并沒有恐嚇陳語,陳語的身影剛消失在森林當中,幾頭長相猙獰的魔獸突然出現在那片場地上,看到那里落死的兩個人,雙眼中猛然發出興奮的表情,緊接著,猛然沖撲而過,半晌后,尸體被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太陽光射,此時已經接近晌午,蒙羅灣處,依然散發著淡淡的冷意,青色的湖水卻是閃耀著耀眼著光芒,微風徐徐吹過,那點點光芒微微震蕩,煞是好看。

    一路上,陳語跟洛斯卡說了下這二十年來的經歷,最后也講了自己來到這里的目的,洛斯卡聽完也只是一直沉默,并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步行在蒙羅灣的沙灘上,陳語昂望著遠方的高山,看不清南北,無奈,只得掏出了地圖查看。

    蒙羅灣只是北澤雪域的外圍,相要進入其內,必須從蒙羅灣的底部通過,歷經三道關卡才能夠到達。而根據地圖顯示,蒙羅灣之中,地勢非常的險要,而且水中的魔獸非常的殘暴,只要一聞到血腥味,那便是猶如瘋狂了般。

    看完地圖,與其描述,陳語不由地怔了下,看來想要達到北澤雪域,還真是要費不少工夫啊。如今站在蒙鑼灣的沙灘處,便可以感覺到此湖水冰冷的氣息,如果真要潛到低部,那溫度可想而知。也得多一些準備才得,陳語暗暗地道。

    長長了松了口氣。陳語決定先找個隱蔽的地方療養一下傷勢,畢竟這兩天所消耗的真氣不少,加上又連連受傷,要不是自己的身骨子里奇特,估計早就喪命在此了。

    輕輕柔了下手指,指尖當中還傳出來淡淡的幽香,陳語不禁又迷失了起來,此時的她怎么樣了。

    半晌后,陳語才搖了搖了頭,苦笑的閃身進入森林中,他相信,一時半會魔教一定不會再出現,再找個一個隱身效果不錯的地方,布下了幾層結界,這才開始安心的療傷。

    兩天后,陳語才從森林處走了出來,太陽的光芒依然萬丈。微微活動了筋骨,陳語慢慢地走到了蒙羅灣沙灘上。

    “小朋友,這灣里面的湖水并不是單純的冰水而已,里面仿佛有一股冰冷是從灣低下面爆發出來的,你下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不行的話就跟我說一聲。”見到陳語執意要用自己的力量下湖,洛斯卡也是無奈,最后說道。

    “前輩,我知道該怎么做。”陳語點了點頭,看著青色中閃耀著點點金光的湖水,最后深深的呼口氣,猛然一頭插~進湖水中。

    剛踏足蒙羅灣,那便是一股淡淡的冰冷的冷,四周八方的水不停地浸襲著陳語軀體,雖然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是驟然而撲過來的冷依然讓陳語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稍微的換了個姿勢,真氣在那瞬間已經開始在體內流轉著,陳語才略感舒適了些,于是急忙劃動雙腳,繼續向深出潛去。

    下潛的深度越深,四周的氣壓越來越大,陳語微微地向上昂頭,才發現,陽光已經在那一瞬間被湖水的完全的隔絕,再往下,下面就要失去了光芒,猶如黑夜般的朦朧。

    真氣聚集在雙眼之上,淡淡的光芒直接穿透湖水,陳語已經不知道自己下潛有多深,只覺得四周到底都是冰一般的氣息,從來沒有感受如此冰冷的氣息,陳語只覺得自己的肌肉在那瞬間都緊緊地收縮著,而那冰冷的氣息就像是千把冰刺一樣,刺進他的五腑六臟中,讓他膨脹難忍。

    “看來才用那么幾層的真氣顯然不能夠完全地抵抗這冰冷的湖水啊。”陳語心中不禁搖頭道,還好當時下來的心理上也做了充分的準備。

    瘋狂的真氣就在那一瞬間擴散全身。

    “恩,這該死的湖水。現在終于好受多了。”陳語裂著牙狠道。

    噶拉~一個破碎的聲音。陳語微微一驚,卻發現身上的衣服竟然再也抵抗不住如此溫度,加上深度里面撲過來的壓力,陳語微微一動,衣服竟然破碎開來。

    這等溫度,這等壓力,陳語心中卻暗自打了鼓,這湖水到底還有多深,如果再這樣下去,估計連自己也會被壓得破裂。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