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手術直播間 > 0039 去醫院開直播
    <!--go-->    商城菜單上倒是出現了購買手術集訓的選項,價錢……太貴了,3600經驗值一小時。

    四小時手術訓練時間,就可以購買一套系統手術器械。

    計算了一下一套器械值多少錢,鄭仁的心都要碎了。仔細一算,一秒鐘一點經驗值,系統可真會算賬。

    鄭仁度過了心疼期,很快注意到系統商城里的改變——除了肝膽胰外科手術之外,介入手術也出現在視野里。

    介入手術,對于鄭仁來說是很陌生的項目。

    他對介入手術只有膚淺的理解,比如說冠心病可以通過介入手術放置支架,比如說膽管堵塞也可以放入內支架改善患者黃疸癥狀等等。

    至于其他的,鄭仁就不知道了。

    市一院曾經有過介入專業,沒有科室,只有放射科的幾個醫生捅咕。

    開始做了幾例肝癌破裂出血、骨盆骨折破裂出血之類的手術,后來開展了子宮肌瘤的介入手術治療。

    但是在一名四十五歲的醫生得了血液系統惡性腫瘤之后,其他人也都放棄了這種接受x光射線照射的手術方式。

    畢竟只有四十五歲,可以說是外科醫生最好的年紀,卻因為承受過多輻射得了惡性腫瘤,誰聽了都會害怕。

    學習這種手術有什么用?鄭仁只想再多做做膽囊切除。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手術也不是一天學會的。2083個小時不間斷做膽囊切除術,鄭仁才剛剛熟練掌握普通急性膽囊炎的切除、腔鏡下膽囊切除。

    只是熟練而已,遠遠沒有達到做闌尾炎的那種完美程度。

    真是雞肋呀,他一點手術時間都不準備投入到介入手術訓練中。

    鄭仁很遺憾,現在自己的水平倒是可以切膽囊,能達到普外科副主任的水準。

    可他怕呀,萬一哪天系統再次抽風,讓他做十例完美級別的膽囊切除術……

    那就嗶了狗了。

    鄭仁想了想,最后還是放棄了購買介入手術學習的機會。

    從小窮苦慣了,一分錢都要掰成兩半花。一下子拿出一萬經驗值去學習暫時用不上的介入手術,鄭仁的心會碎的。

    關鍵是現在想學也沒有“錢”不是。

    那就先這樣吧,鄭仁準備離開。在這之前,自然是要了解自己的水準。

    查看技能樹,普外科技能已1067大幅度增長到1360,應該和集訓闌尾切除術一樣,是系統集訓提升了技能熟練度導致的。

    鄭仁有些欣慰,在專家層面上又邁進了一步,他還是很向往巔峰水準的操作,幻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站上巔峰,睥睨四方。

    順著技能樹看,鄭仁忽然發現有一個細小的分支出現。

    分支像是深埋在地下的樹根一樣,從普外科蔓延出去,連接內科系統技能樹、血管外科技能樹、婦產科技能樹、神經外科技能樹等等。

    咦?這是什么情況?

    鄭仁楞了一下,馬上仔細查看。

    竟然是肝膽介入手術分支……又特么是介入手術,跺腳!

    不過想想也有道理,肝膽介入手術做好了,再了解一下下其他科室的解剖結構,順理成章的就能上手做手術。

    原理都是一樣的么。

    但鄭仁還是沒有興趣,他的目標很局限,暫時只有膽囊切除這一塊。

    就在鄭仁準備離開的一瞬間,一向高冷的系統忽然說話了,嚇了鄭仁一跳。

    呃……這是買一送一?還是清倉大甩賣?

    天下沒有不要錢的午餐,鄭仁堅定的抹殺了自己腦海里出現占小便宜的念頭,甩了系統大明神大人一個白眼,然后離開。

    ……

    ……

    出了系統,鄭仁也不覺得自己很累。

    市一院30個小時的急診手術,系統手術室里20個小時的集訓,到現在鄭仁竟然覺得自己精力充沛,元氣滿滿。

    看樣子系統空間的確能回血回藍,鄭仁心里愈發確定這一點。

    去上班還是繼續休息呢?鄭仁最后打算先洗個澡,然后去醫院看看。

    普外科幾十個術后患者,自己還沒看呢。作為一名外科醫生,術后不看患者,連飯都吃不香。

    “當當當~”敲門聲響起,聲音不大,似乎在問鄭仁睡了沒有。

    一定是小趙,鄭仁站起來給他開門。

    “哥,還沒睡呀。”小趙一臉諂媚。

    兩人合租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了,原本鄭仁在租房子前還有一絲幻想,比如說書里面經常說的與美女合租的橋段。

    但不知道是美女都很矜持,還是自己長的太過于普通,房東帶過幾個女孩子來看房,一見鄭仁,直接拒絕,跑的比兔子還要快。

    最后小趙成了鄭仁合租的室友。

    這人還算不錯,每次吃客直播后吃不下的東西,都分給鄭仁一部分,讓鄭仁能順利積攢下一部分飯錢。

    “什么事兒?”鄭仁問。

    “你累不。”小趙眼神閃爍,一看就有事情。

    “有事兒說事兒,看你的樣子就居心叵測。”鄭仁笑罵道。

    “我進去說。”小趙也不客氣,從鄭仁身邊擠了進去,坐到床上,擠出一臉愁苦,“哥,最近吃客直播的熱度在緩慢下降,我想開新的直播項目。”

    “開唄,我可沒錢投資。”

    “不用你投資。”小趙連忙撇清,“昨天有一個直播,瞬間火爆。”

    “嗯?”

    “是一個播主去醫院開藥,正好看見你做診斷,他開了直播,效果很好呢。”小趙直接說出來意。

    兩人很熟,藏著掖著就沒意思了。

    “醫院不允許的。”

    “不用允許,我去看病還不行,每天就在急診科外面坐著,有八卦的事兒我就直播一下,沒有我就刷小說看。”

    看來小趙已經做了明確的規劃,鄭仁也不好說什么。

    “那你就去唄,反正我不能從醫院的角度給你開綠燈,一切都是私人行為。”

    “我就想問問,醫院這些八卦的事兒多不多。要是兩天不開張,我就得喝西北風去。”小趙真的開始愁苦起來,底層人都一樣,說起心酸事情來,一天都講不完。

    “哥,你也知道我處了個女朋友。我連去見她的錢都沒有,日子過的真難啊。”

    “別,你哥我連女朋友都沒有,跟你一起住出租屋,你說你是不是比我強?”鄭仁連忙打住小趙的話頭,以免昨天謝伊人無意中捅了自己幾刀的傷口迸裂。

    “醫院這種事情還是比較多的,尤其是急診科,各種人都有。你要是想去做直播,我教你一招。”鄭仁笑呵呵說到:“你得先和保衛室的人處好關系。”

    一般情況下,像是做直播這種小事,醫生護士是不會去管的。

    笑話,急診科忙起來一晚上看一二百患者,哪有時間去管這些事兒,反正和醫療安全也沒關系不是。

    小趙興奮起來,連忙道:“當然,當然,江湖規矩我還是知道的。”

    “我要去醫院看術后患者,要不要一起?”鄭仁問到。

    小趙有一輛電動摩托,要是一起,還能節省點車費。

    鄭仁盤算著。<!--over-->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