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手術直播間 > 1221 診斷——腸系膜裂口疝
    兒外科,一般縣市的醫院根本不會有。

    偏遠的省,整個省也就一到兩家兒科醫院,還大多以內科為主。真正能上兒科手術的醫生,數量也是很少的。

    全國都缺兒科醫生,就不要說技術含量更高的兒外科醫生了。

    但912的兒外科卻是全國頂尖的。

    鄭仁很少接觸兒科,雖然孔主任習慣性的讓他來一起參加全院會診,卻沒想著要說什么。

    剛接近兒外的病房,里面嚎哭聲音就遠遠的傳了出來。

    鄭仁心里有些難受,40天的新生兒,說沒就沒了,放誰家能受得了?

    雖然沒有接觸過兒外科,但畢竟上一個救贖的任務給了點經驗值與手術訓練時間,要是……估計夠嗆,具體再說好了。

    他知道兒外和普外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概念,想要精通,達到巨匠級別,沒那么容易。

    從前給孫主任的小孫子做手術,孩子已經算是大兒了,情況和新生兒截然不同。

    走進兒外科的走廊,一對看樣子60歲左右的夫婦二人在抱頭大哭。一名中年醫生站在他們面前,愁容滿面,也有些悲戚傷感。

    孩子估計很難救了,鄭仁馬上判斷。

    “大夫,不管有什么風險,我們都承擔。只要有一絲機會,求求您救救我孫子。”老爺子還算是清醒,一邊嚎哭著,一邊拉著那名兒外科醫生的衣袖,苦苦哀求。

    “大爺,現在院里找了全院會診,好多專家來給您孫子看病。我們找到最合適的方式,馬上通知您。”兒外科醫生連連說到。

    “求求您,求求您。”老太太一邊說,膝蓋一軟,差點就跪了下去。

    這是要折壽的啊,嚇的兒外科醫生馬上把老太太給扶了起來,好言好語的安慰著。

    “老板,做過小孩兒的手術么?”蘇云問道。

    “沒做過,一些孩子經常發生的情況我不清楚。但要是有人在一邊指導,估計沒問題。”鄭仁思考了一路,蘇云問,他直接脫口而出。

    “不知道咱們有沒有機會上臺。”蘇云道。

    “兒外科的技術力量很強,要不是什么罕見病,估計沒機會上去。”鄭仁道。

    兩人說著,已經來到醫生辦公室門口。

    屋門是關著的,一看就知道里面坐著十幾位專家、教授,正在共同討論小患兒的病情。

    輕輕敲門,鄭仁推門進去。

    林格坐在里面,見鄭仁來了,先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在這種場合下,太親熱了不好,林格的分寸把握還是很到位的。

    內外兒科十幾名主任、教授坐在辦公室里,一名住院醫正在匯報病史。

    鄭仁觀察到她沒有拿病歷,所有事情脫口而出,包括院外、院內的各種檢查化驗結果。

    兒外科真是訓練有素啊,他心里想到。

    找了個地兒,兩人坐下,仔細聽住院醫匯報病史。

    原來這個醫生并不是兒外科的,而是nicu(新生兒重癥監護室)的醫生。現在孩子并發室顫,正在nicu里由主任牽頭搶救。

    患兒送來就已經很重了,現在狀態不好,所以緊急找了全院會診。估計時間不會長,大家說說意見與建議,那面病情只要稍微穩定一點,就直接上臺了。

    病情重,根本拖不得。

    有可能十幾分鐘,就會決定一條小生命的生死存亡。

    住院醫簡單匯報了病史,所有人的臉色都極為嚴峻。患兒的片子插在閱片器上,兒外科吳主任開始說他們的意見。

    不知什么原因導致的腸梗阻,腸腔積氣很明顯,難怪蘇云會說孩子的肚子鼓的跟氣球一樣。

    鄭仁注意到患兒發病時間有28個小時了,是外地縣市無法治療,家里這才急匆匆的送到帝都來的。

    估計腸道會有大量的壞死段,需要切除。術后小患者的恢復,是很難的。

    想到這里,鄭仁嘆了口氣。

    不是疑難雜癥,手術不成問題。但問題在于術后,即便是能救活,怕是未來幾年內要營養上要出現大問題,需要不菲的花銷。

    當然,這是患兒能挺過室顫,能上手術為前提的。

    全院會診,來的主任、教授都簡單說了幾句。診斷很明確——腸系膜裂口疝,腸梗阻。

    必須要急診手術,只要nicu那面病情穩定,直接送手術室。

    林格馬上和手術室的徐主任聯系。

    40天的患兒,無論是手術還是麻醉,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一旦有什么閃失,一個室顫,患兒就不行了。

    徐主任接了電話,馬上去準備。這面胃腸的魏主任一定是要上臺的,畢竟和胃腸有關系,上去能幫著掌一眼。

    全院會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無關的人散去,鄭仁隨著孔主任離開。

    走廊里,那對老夫婦還在哭泣著,另外一名醫生留在辦公室里,飛快的打印術前交代,準備馬上讓患者家屬簽字。

    “鄭老板,不上去掌一眼?”孔主任問道。

    “嗯……去看一眼吧。”鄭仁只是心里有些塞塞的,他知道自己上不上去意義不大。

    診斷明確,912的主任可不是吃白飯長大的。要是連腸系膜裂口疝和腸梗阻都診斷不了,那就和海城市一院沒什么區別了。

    至于手術,難度也不大,問題還在于術前心跳驟停與術后的營養康復。

    “孔主任,梅哈爾博士那面什么情況?”蘇云借著這個機會湊了上去。

    “醫務處有專人和梅哈爾博士的助手聯系,術前一天博士來醫院住院。”孔主任倒是比鄭仁這個術者還要熟悉。

    “術前的片子之類的東西,我什么時候能看見?”鄭仁問道。

    “說是下午梅哈爾博士帶著資料來,你不知道這事兒么?”孔主任詫異的看著鄭仁。

    “……”鄭仁無語。

    類似于梅哈爾博士的這種患者,自己處理的經驗還是少,查完房就認為沒事兒了,直接把他老人家給忘得一個干凈。

    而梅哈爾博士那邊,也沒想過會有人這么不重視自己。912的袁副院長出面安排這一切,那面以為鄭仁會知道。

    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鬧成現在這樣。不過好在鄭仁在梅哈爾博士來之前知道了,一切都不是問題。

    “鄭老板,來手術室幫忙掌一眼?”魏主任從兒外科對面的nicu走出來,急匆匆的在身后說到。

    。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