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第三日
    楚鐘心中一驚,就看到韓立渾身上下籠罩著的白色光芒仿佛燃燒了起來,當中散發出一種幾乎令他興不起對抗念頭的強大氣勢。

    恍惚之間,他甚至覺得眼前沖擊而來的,不是一個人族修士,而是一頭戰力逆天的遠古兇獸。

    楚鐘深吸了一口氣,略一定神后,雙手一掐法訣,十指彎曲朝著虛空左右一扯。

    “丑”字臺四周頓時響起陣陣尖銳聲響,左右兩片虛空中黑光凝聚,竟然浮現出陣陣褶皺漣漪,使得那片空間都隨之朝著中央塌陷了下來。

    在重力法則的影響下,演武臺上的空間已經徹底扭曲,韓立身形下落之際,只覺得身前憑空出現了一道強大無比的虛空屏障,身外更被一股強大至極的力量擠壓。

    他雙目一凝,體內《天煞鎮獄功》暗自運轉,體表玄竅光芒再一暴漲,籠罩在其周身的星辰光芒驟然一縮,凝如實質般地化作一柄鋒利長劍,朝著下方虛空驟然一穿。

    “咔”的一聲脆響!

    黑光凝聚的虛空,頓時裂開一道縫隙,韓立的身影一沒而入。

    “轟隆”一聲驚雷炸響!

    天地之間重歸寂靜,楚鐘的靈域空間光芒一散,水墨山峰也如煙一般消散開來。

    眾人遙遙望去,就見一片廢墟之中,楚鐘還保持著仰頭望天,雙手拉扯之姿,僵立在原地,而韓立則以倒立俯沖之勢懸在他頭頂正上方。

    韓立的一雙手指,則正點在楚鐘的眉心處,凝而不動。

    “我輸了……”楚鐘嘆了一口氣,認輸道。

    “楚道友,承讓了。”其話音一落,韓立翻身落了下來,沖其一抱拳,說道。

    廣場上圍觀眾人意猶未盡,一番喝彩之后,又將目光落在了別處演武臺上。

    “怎么樣?趙山主,我這常師弟還真是總能出人意料啊?”周顯揚看了一眼身旁一臉郁悶的趙元來,笑著說道。

    “再勝一輪,貴宗就能得到一枚菩提令了,這可是前所未有之殊榮,就看常道友還能不能挺過去了。”趙元來不無酸意地說道。

    兩人說話之際,主持長老已經前去核驗了一番,隨即宣布了勝者為顯山宗“常戚”,韓立與楚鐘互相抱拳致意后,離開了演武臺范圍。

    這一次,韓立沒有立即返回顯山別院,而是來到環形石臺邊,圍觀起其余演武臺上的打斗。

    與楚鐘一戰,讓他明白在只能使用玄修身份戰斗之時,只有越清楚對手的法則特點和手段,才能更有獲勝的把握。

    眼下這輪過后,能夠勝出的,便都是實力強勁之輩,必須更加小心應對才行。

    一番查看過后,韓立發現“亥”字臺那邊已經人去臺空,只留下了一地狼藉,竟是先于他們一步,已經結束了戰斗,而之前在那里參與交戰的,正是孤陽峰峰主司空建。

    與此同時,其余各演武臺的戰斗也都已經接近尾聲,處處都是虹光飛閃,轟鳴不斷,打得異常激烈。

    在那些人當中,令韓立印象頗為深刻的人不多,其中青悔林的駱元山,聳天門的聞長天和天幽湖的紫洛仙子都令他頗為在意。

    其中聞長天修為最高,顯然已經到了大羅中期瓶頸,只要斬過一尸,便可一躍成為大羅中期修士,紫洛仙子法則之力最為特殊,乃是頗為罕見的紫晶法則,脫胎于本源的土屬性法則,卻兼有晶光迷幻之功效。

    而三人中的駱元山,則是一名面部生有青色胎記的人族修士,其令韓立注意到的地方不是修為也不是法則,而是交戰時的狠辣。

    與他對戰的修士,據說往日與他并無宿怨,卻被他打得幾乎斷絕了修行路,若非主持長老出手,他極有可能會將其暴打致死,才會收手。

    等到最后一場戰事落幕,已是傍晚時分,韓立這才離開此處,返回了顯山別院。

    一夜無話。

    第三日,韓立隨著顯山宗眾人來到擂臺賽場。

    今日是比斗的最后一日,賽場附近觀看之人比前兩日多了許多,而環形石臺高處上除了純鈞真人等五人,也多了一人,正是赤夢。

    韓立看到此女,心中不禁一突。

    他和此女前不久剛剛大戰一場,此女實力強大,心思更加精細,今日要在其面前與人交手,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別給其瞧出什么問題。

    韓立一念及此,閉上眼睛,慢慢調息養神。

    不多時,主持長老的聲音響起“請各宗修士上前,進行第三回合的抽簽輪選。”

    韓立聞聲睜開眼睛,站了起來。

    “常師弟,這最后一場,一切便拜托你了。”周顯揚也站立而起,對韓立鄭重說道。

    只要再勝一場,就能拿到一枚菩提令。

    “師兄放心。”韓立微微一笑,似乎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

    周顯揚看到韓立的神情,心也定了下來。

    韓立站了起來,不著痕跡的朝周圍望了兩眼。

    比斗已經進行了兩輪,很快就要出結果,不知武陽,蛟三等人如今又在做些什么,還有輪回殿接下來究竟有什么行動。

    韓立傳音讓啼魂,小白暗暗警戒,千萬不可掉以輕心,然后和其他二十三人再次登臺。

    “好,請各位開始選號。”主持長老對韓立等人略一點頭,隨手一拋。

    二十四枚閃爍著耀眼光芒的圓珠飛入高空,落到韓立等人頭頂。

    眾人紛紛抬手一攝,各自抓取了一枚圓珠。

    韓立也抓取了一枚圓珠,上面寫著八的字樣。

    一聲輕笑從旁邊傳來,卻是那司空建,他手中圓珠上寫著十七兩個字,正含笑看了過來。

    韓立眉頭微皺,但立刻便又舒展開來。

    “糟糕,竟然是司空建!”臺下周顯揚心中一沉。

    他雖然知道韓立的真實修為,也達到了大羅之境,但是其要模仿常戚的戰斗方式,隱藏真實身份,實力恐怕無法盡數發揮。

    而司空建乃是資格極老的大羅修士,成名已久,在前面兩場比斗輕松就贏得了勝利,實力比之過去似乎更有精進。

    韓立在有如此多的顧忌的情況下和其對上,能贏嗎?

    顯山宗其他人并不知道韓立的真實實力,眼見此景,面色更是難看。

    “呵呵,看來常道友的運氣用光了,竟然在這最后一輪撞上了司空建。不過以常道友的強大實力,區區司空建應該不在話下吧?”旁邊的趙元來揶揄一笑道。

    周顯揚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此刻只剩下二十四人,擂臺足夠分配,十二場比試同時進行。

    韓立和司空建的比試,在“未”字號擂臺舉行。

    “嘿,這司空建身為孤陽峰峰主,竟然親自參加比斗,臉皮之厚,也算是厲害了。”高臺之上,天星尊者嘿了一聲說道。

    “此番比斗可沒有規定不許各派掌門參加啊,我等修煉之人,行事當取務實一途,只有一些目光短淺之輩,才會為了些許顏面,放棄爭奪眼前的利益。”霍淵冷哼道。

    顯山宗,孤陽峰等宗門雖然明面上保持著獨立,但暗地里,早已或多或少和日月盟,百造山等巨派有些牽扯。

    如今的大金源仙域也紛亂漸起,若無靠山,極難存活。

    顯山宗和日月盟關系頗佳,日月盟正在圖謀收服顯山宗,而孤陽峰則和百造山走的很近,天星尊者和霍淵自然話不投機。

    “二位都稍安勿躁,以規則上來說,確實沒有各派掌門參加比斗的規定,不過我觀顯山宗的常戚實力不凡,未必就會輸給司空建。”純鈞道人打著圓場。

    “哦,以純鈞觀主之見,常戚和司空建這一戰,誰勝誰負?”一旁金源仙宮宮主陸川風也看了過來,含笑問道。

    純鈞道人看了陸川風一眼,暗罵對方笑里藏刀,這場比斗看似是常戚和司空建的一戰,實則牽扯到了日月盟和百造山兩大巨頭之爭,處理不好便會得罪二者之一,甚至兩個都得罪了。

    “這二人實力都很強大,難分高下,更何況陸宮主你的‘玉虛神目’乃是能洞察幾微的大神通,若論眼力,在場的諸位也只有鳳天仙使,還有赤夢道友可以和你相比吧,這個問題應該老道我問你才是。”純鈞道人哈哈笑道。

    鳳天仙使聽聞這恭維之言,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區區‘玉虛目’,何足掛齒,純鈞觀主的‘三才望氣術’精妙無比,絲毫不在我這‘玉虛目’之下,我等都想聆聽您的高論,純鈞觀主何必推辭。”陸川風呵呵笑道。

    “非是老道推辭,在陸宮主和鳳天仙使面前,實在不敢班門弄斧,鳳天仙使和赤夢道友,你們二位以為如何?”純鈞道人搖頭笑道,然后向鳳天仙使問道。

    “這二人實力不凡,其他人戰力都是不俗,比起天庭培養的一些修士也不遜色多少。”鳳天仙使一掃擂臺上二十四人,避重就輕的說道。

    “鳳天仙使過譽了,天庭乃是萬域之主,我們金源仙域的這些人如何能夠和天庭麾下的精兵猛將相提并論。”純鈞道人笑道。

    “天庭麾下修士自然不凡,不過金源仙域資源豐富,并不比天庭遜色多少,能培養出臺上這些精英也是理所應當。只是這些戰力要當真為天庭效力才好啊。”赤夢悠然說道。

    其他人聽聞此話,神情都是微微一變,臺上頓時一片寂靜。

    鳳天仙使眉頭也是一皺,望向純鈞道人等人的視線多了一絲異樣。

    “赤夢道友說哪里話,我等雖然不歸天庭直接管轄,但一向以天庭和鳳天仙使馬首是瞻,若有任何吩咐,我等定然萬死不辭。”純鈞道人急忙正色道。

    其他人也紛紛表態,言道一定謹遵天庭號令。

    “咯咯,小女子一時戲言,諸位道友不必如此當真。”赤夢掩口咯咯笑道。

    其他人眼見此景,也笑了起來,臺上氣氛才恢復過來。

    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