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官場 > 第二十七章 把這王八蛋到煉鋼爐,扔進爐子給我燒了!
    天空揚起了大風。料場飛砂走石,打得人睜不開眼睛。楊總氣呼呼從車上下來,直奔原材料收購處。隨行的人員不顧風沙迷眼,亦步亦趨地跟著跑過來。

    鋼鐵公司的料場分東西兩片。東片堆放的是煉制變通鋼材的礦粉;西片是堆積的是煉制特殊鋼材的廢鋼料。往昔,鋼鐵公司興盛時,料場的礦粉和廢鋼料堆積如山,煉上幾年都用不完。公司效益下滑之后,銷售回款不力,原材料采購困難,昔日的廢鋼料山夷為平地,進一點料都要拆東墻補西墻似的籌集資金。尤其是這廢鋼料,價格昂貴。進一批廢鋼料。就象是窮人家買點兒細糧吃,金貴得很哪!

    料場上機車轟鳴,一輛輛滿載的汽車緩緩的駛近料場大門,等待檢斤計量。場長老謝接了楊總的電話,立刻帶領機關人員趕赴料場來了。

    “楊總,你來了!”看到楊總神色不悅,身后又跟了一群人,覺得事情嚴重了。

    “這就是進爐的那批料嗎?”楊總指了指眼前的廢鋼料堆。

    “是的,就是這一批。”老謝解釋著,“哦,都是宏發物資公司送來的。”

    “宏發公司,那個‘廢品王’?”

    “嗯哪。”

    “哼!”楊總冷笑一聲,隨后使勁揮了揮胳膊,“走,看看去!”

    料場入口處,滿載廢鋼料的卡車,排成了一條長龍,依次駛向檢斤的計量磅上。質檢人員們拿著錘子等器械跳上車,仔細地檢查來料的成色和質量。待他們一揮手,室內的計量人員便報出稱完的噸數,將單子交給司機,讓他們以此為憑去財務部結帳領錢了。

    看到總經理朝料場走來,工期們干的更起勁了。他們跳上跳下,認真地敲打著來料的堅硬度,生怕出現什么毛病。

    “停!”總經理突然喊了一聲。然后,他讓車上的質檢人員下來,讓自己帶來的人上車復檢。

    “沒,沒問題啊……”復檢人員敲了敲銹跡斑斑的廢鋼料,絲毫看不出什么破綻。

    唉!咱們的總經理,是不是太敏感了?名煙名酒有造假的,這廢鐵塊子,還有人弄假的?

    他們一面咕噥著,一面叮當叮當地敲打著、翻騰著,弄了半天,也沒發現可疑之處。

    “卸!”

    總經理似乎看出了什么門道兒,大喝一聲。

    “什么,卸?卸這兒?”老謝不解。

    “卸!”總經理又嚷了一聲,隨后告訴副總經理,“把裝卸隊那些膀大腰圓的好小伙子調幾個來!”

    聽到一聲卸,卡車司機的眼里閃出些驚慌的神色。在總經理鐵青的臉色里,他們乖乖地開動了卸貨裝置。隆隆的機械轟鳴里,車廂前部緩緩升起,隨著后擋車板的拉開,轟隆一聲,十必噸的貨物被掀落在地。頓時,一股濃重的灰塵飛揚起來,遮擋了人們的視線。

    剛剛調來的小伙子們手里拄著帶來的大鐵錘,一個個虎視耽耽,不知道總經理調他們來干什么?

    “喂,小伙子們,”總經理豁亮的嗓門兒帶著激動,“看到這些廢鋼坯了嗎?你們啊,拿出吃奶的勁,給我砸!”

    砸?

    人們面面相覷,一個個透出了驚疑的目光。

    咣當當,咔啦啦,幾聲巨響,震得人們心驚肉跳。

    眼前的一幕,看得人們目瞪口呆━━

    一塊塊花高價買來的廢鋼坯,重錘之下現了原形:在薄薄鐵皮包裹下,里面卻是建筑工地扔掉的水泥塊子。

    “老胡啊,”總經理回過頭,沖著特殊鋼廠的廠長心疼地說,“看,你們的鋼水,就是用這水泥塊子煉出來的……哼,你就就是煉上一萬爐,也不會合格!”

    “楊總,楊總……”坐在后面轎車里的“廢品王”聽說前面出了事,火燒火燎地跑過來。他身披一件價格昂貴的男式裘皮大衣,頭頂禮帽,戴一副墨鏡,酷似傳統電影里的反派人物,“別……別誤會,是我唔的收購人員馬虎,看走了眼,損失我們賠,我們賠……”

    此時的他,點頭哈腰的,人們不看還好,越看越來氣。

    “操你媽,你要砸我們工人的飯碗啊!”裝卸隊的小伙子瞪起血紅的眼睛,掄起錘,就要沖他砸下去。

    “啊,楊總━━”“廢品王”失聲喊著,急忙躲到總經理背后。

    “別亂來!”楊總舉起手,制止了小伙子們的沖動。但是,他的眼睛里,卻燃燒著熊熊怒火,“廢品王,為了賺錢,你就這么坑我們!?”

    “楊總楊總,是我錯了。我包賠損失……你罰多少錢,我都認了。”漏了餡的“廢品王滿臉驚慌,急出了一頭冷汗,“你說個數,我這就去取錢、取錢……”

    “賠?兩個億,你賠得起嗎?”楊總的眼里透著兇光。

    “兩個億?這……”看到對方的眼色,廢品王心里咚咚地打起了鼓。

    “告訴你‘廢品王’,你這些貨卉得這么逼真,肯定的不是收來的,是你們成批生產出來的。你要給我們說清楚,你們制假的窩點兒在哪兒?你給我們送了多少這樣的貨物?另外,你損害了我們剛剛進口的新設備,這是國家花幾千萬買來的。這損失怎么算?還有,你影響了我們新產品的質量和公司信譽,造成了公司效益下滑,這怎么算?我看,咱們應該算算總帳了!”

    “什么?”“廢品王”沒想到總經理這么認真,感覺很意外,“算總帳?”

    “是的。算總帳!”楊總板著面孔,堅定不移地重復了一句。

    “算什么總帳?”廢品王眼珠子一骨碌,使出了江湖上放賴的看家本領,“本人闖蕩江湖幾十年,一直就這么干。還碰到敢戳我眼睛的人呢?”

    “哼,你別叫號。今天,老子就非要戳你的眼珠子不可!”

    “好吧,你要治我,先找你們市委楊書記去。我的企業,就是他資助創辦的。”

    “媽的,你小子干了虧心事還‘拉硬’?”總經理氣得一跺腳,轉身沖小伙子一揮手,“把這王八蛋到煉鋼爐前,扔進爐子給我燒了!”

    說完,他拉開隨行而來的轎車門,鉆進車子揚長而去。

    “好嘍!”怒氣沖沖的小伙子歡呼著,一擁而上,把個廢品王按倒在地,劈劈乓乓,開心地練起拳腳來。

    “你們這些個‘臭苦力’,敢打老子?老子一個電話,把你們統統給抓起來!”廢品王被一個小伙子踩在地上。嘶啞著嗓子喊叫起來。

    “操你媽,今天,就讓你嘗嘗我們臭苦力的厲害。”廢品王一叫喚,工人們打得更歡了。

    這,這要出人命啊!老胡、老謝兩個廠長趕緊上去制止。可是,他們的力氣哪是小伙子們的對手。喊也不聽,拉也拉不開。老謝伸出一支胳膊,本想保護被打的人,卻不知被哪個毛頭小伙子誤擊了一拳,疼得他嘴里嗷嗷直叫喚。

    “嗚嗚━━”警笛叫響了,直到廠公安處的人趕來,這場惡斗才被平息。 </p>筆趣閣 www.msckkq.live 更新速度最快!
sg飞艇计划怎么看